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研讨 > 正文
编号:11511858
周易与医学
http://www.100md.com 2007年12月14日 网易博客
     《周易》是一部伟大的哲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融为一体的巨著,对中国的文化、科学产生着巨大的影响。中医学亦不例外,尤其《周易》是一部哲理性极强的著作,因此对《内经》有着纵深的渗透,《内经》中的许多认识论及方法论上的问题,皆朔源于《周易》。对中医理论的形成和发展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周易》唯物自然观与中医五行学说

    前已述及,《周易》的宇宙观是唯物的、尽管还是朴素的,但对形成的认识论已进入了客观唯物主义的范畴。《周易》认为与宇宙的发生最关紧要的莫过于天与地,《周易》用乾卦、坤卦代表天与地。如《易·系辞》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乾知大始,坤化成物”。八卦中的其余六卦也分别代表实实在在的物质,如巽风、震雷、离火、坎水、艮山、兑泽,形成了所谓八卦哲学,八卦哲学体现了《周易》对宇宙认识的唯物观。《周易》是以八种物质为宇宙万物之基本要素,其中水、火为五行学说中的两种主要元素。根据甲骨文记载,五行观念起源于殷商,记载于《尚书·洪范》,但《周易》中已有五行的主要元素--水、火等的萌芽。五行完整记载于《尚书·洪范》。如曰:“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爱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五行学说在春秋时期还是一种抽象哲学的概念,《内经》在当时《周易》、《左传》、《洪范》的影响下,把五行学说这一哲学观念的东西引进到中医学的领域内来,在宇宙唯物观的基础上,借助五行的归类,揭示中医脏腑经络、病理、生理间的联系,并应用五行生克理论,维持人体内外环境的平衡。五行学说被广泛地应用到中医学,长期以来被作为中医理论的说理工具。由于五行学说有认识论范畴唯物观的先进性,又具方法论中朴素的系统论思想,中医又独特地把五行学说和阴阳学说相结合,用以阐述中医理论,故使五行学说在中医学中跃居重要地位。因此,中医学中的五行概念已经比原始的五行概念有了本质的差别,它已经升华为哲学与自然科学相结合的典范之一。

    《周易》辩证法思想与中医“整体衡动观”

    丰富的辩证法思想是《周易》认识论的精髓。“阴阳不测之谓神”“一阴一阳之谓道”是《周易》著名的哲学论断,体现了“运动变易”的道理,《周易》认为宇宙在动,万物在变,而且运动变化是极其复杂,难以预测的。故《易·说卦》曰:“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即言万物的变化神妙莫测。《周易》还认为事物的变化是无止境的,故《序卦》曰:“物不可穷也。”《易传》并认识到事物的运动变化来自于事物的内部,也即来自于事物对立面之间的相互作用。具体指天地阴阳的对立统一,故《易·系辞》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及“刚柔相推,变在其中矣。”《系辞传》也曰:“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就是说没有矛盾便没有对立,也就没有运动变化和发展。故《易·系辞》曰:“变化者,进退之象也”。《周易》的辨证观不但已阐述到事物是运动变化着的、发展着的,而且认为事物之间不是孤立的,而是互相联系的,如既济卦之强调水火互济。再如《易·杂卦》曰:“有过物者必济,故受之以既济”,便可说明。

    《周易》泰卦、既济卦都体现了阴阳的和谐、平衡,如原文曰:“天地受泰,万物通也”(《易·泰卦》),“初吉,柔得中也”(《易·既济》)。

    《内经》和《周易》一样认为宇宙万物是运动产生的,运动是永恒的,互相联系着的,运动产生生命,运动停止,生命便要告终。体现了整体衡动观的重要意义。

    近代“整体恒动观”的提法,确应修正为“整体衡动观”。整体,指人体内外环境的相关性、统一性。动,指运动、变化,言人体的气化,气机升降运动是无器不有,无时不存在的。衡,指平衡,即人体内部脏腑组织之间,人体与外界环境之间,都保持着一定的平衡。中医整体衡动观是中医学认识论中的一大特色,是中医学的指导思想。

    《周易》与中医平衡论思想

    恩格斯说:“平衡是和运动分不开的”,就是说有动必有静,所谓静,即指相对的静止,也就是相对的平衡。

    《周易》在平衡观方面,已经初具平衡论思想的雏形,《周易》已对认识到有动必有静的动静平衡观,如《易·系辞》曰:“动静有常,刚柔断矣”。《周易》的平衡观还反映在卦的结构上,如无论八卦,还是六十四卦对于阴、阳爻的数量,位置其分布都是平衡的。体现了平衡是动态的、相对的原理,亦即是在发展中、变化中的平衡,《周易》六十四卦朴素地反映了这一观点。平衡的目的在于维持相对的静止,亦即相对的稳态,平衡是对立统一的产物,没有对立统一便没有任何平衡。《周易》的平衡现是建立在对立统一的基础上的,是在阴阳、天地、水火、日月、刚柔对立统一的基础上产生的相对平衡。《周易》的平衡观还表现在制约关系上,就是说有制约才有平衡,亦即对立统一的双方,要在一定制约的基础上才能维持平衡。如既济卦的水火互制,泰、否卦的乾、坤交感,都是平衡制约的朴素萌芽。平衡是为了维持整体的统一性。

    《易经》的“易”,其含义包括“变易”和“不易”,实际上也就是动和静的统一。有“变易”就必有“不易”,变易是绝对的,不易是相对的,有了“不易”,事物才可能有相对的静止,也才能保持平衡,所谓动中之静,动态的平衡。正所谓“易者,变易也,不易也,简易也”。上述皆体现了《周易》的平衡论思想,《周易》的平衡论思想,渗透于《内经》,促进了《内经》整体衡动观的发展。

    《内经》整体衡动观的一个主要内容便是平衡论思想。是整体运动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内经》的平衡观十分丰富,包括自然界的平衡及人体内的平衡,以及体内外环境的平衡。

    在自然界的平衡方面,运气学说的论述极为精辟,如《素问·气交变大论》说:“五运之政,犹权衡也,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化者应之,变者复之”。即太过者抑之,不及者举之的意思,运气学说的平衡理论主要包括胜、复、郁、发规律。这是自然界的自稳调节机制,是维持气候六气之间相对平衡的保证。实质上是六气阴阳的平衡。此外,《素问·六微旨大论》曰:“亢则害,承乃制,制测生化”。《素问·五运行大论》曰:“气有余,则制己所胜而侮所不胜;其不及,则己所不胜,侮而乘之,己所胜轻而侮之”。皆为制约,平衡理论的精辟论断。

    人体内部脏气之间以及人体与外界环境的平衡,是赖人体内部的自调机制实现的,有动必有静,大自然界具有充分自衡的能力,如生态的稳定自调,这是一种自然规律。人体的自衡、自稳能力也是惊人的。包括生理上的自我平衡及心理上的自衡。主要通过脏腑相关理论,脏象理论,气机升降出入,脏气之间的生、克、乘、侮关系,以及经络之间气血多少的调节来实现的,如以脏腑而言,其间的平衡协调、制约是通过十二藏之相使实现的。正如《素问·灵兰秘典论》所曰:“十二藏之相使……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肺者,相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则下安,……主不明则十二官危”。说明脏腑之间具有相互协调、相互制约的自衡能力。

    以经络而论,经络之间的制约关系以及气血的多少调节也是天赋的。如《素问·血气形志篇》曰:“夫人之常数,太阳常多血少气,少阳常少血多气,阳明常多气多血,少阴常少血多气,厥阴常多血少气,太阴常多气少血,此天之常数。”体现了经络之间的气血是自我协调的,表经多气少血,则里经多血少气;里经多气少血,则表经多血少气。经络之间诸经又主统于太阳。如:《素问·热论》说:“巨阳者,诸阳之属也……故为诸阳主气也”。说明太阳为六经的统领,掌握着六经的协调与平衡。

    《内经》平衡理论的特点主要以阴阳的相互关系来说明,在生理方面,《内经》认为,维持阴阳的平衡是生命机能的重要环节,从而提出“阴平阳密,精神乃治”(《素问·生气通天论篇》),在病理方面,提出“阴阳离决,精气乃绝”。(内经)认为疾病的发生与脏腑阴阳的协调被破坏密切相关,在养生防病方面顺应阴阳的消长平衡。在诊断方面以审查阴阳的变化为主要诊查原则,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提出:“审其阴阳,以别柔刚”。在治疗方面又以恢复阴阳的平衡为宗旨,故《素问·全真要大论》说:“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目的在于纠正阴阳的偏盛偏衰而达到恢复阴阳协调的目的。

    综上所述,《内经》大大地发展了《周易》的平衡观,并突出地发挥和应用了阴阳平衡理论,充实了动静观思想,使中医的整体衡动观更富于生命力。(caoliang5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