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专业 > 临床进展 > 正文
编号:11520887
取嚏法可温中散寒宣阳
     《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云:“夫中寒家,喜欠,其人清涕出,发热色和者,善嚏。”这里,仲景把“喜欠”与“善嚏”并论,显然并非无意。笔者认为呵欠与喷嚏是相对应的一组症状,其病机应当是相反的。就阳气的升降而言,前者趋于向下,而后者趋于向上。

    有《金匮要略讲稿》认为,“喜欠”是正气不足之象,但又说“由于呵欠尚表示其气有伸展之机,故久病而见此象,是病情有好转的趋势。”这两种说法有点自相矛盾。实际上,“阳入于阴谓之欠”,恰恰是说明阳气有下引之势,不能振奋,因而病情尚未见转机。另外,此处“发热色和”之“和”字,一般有两种解释:一为“面色红润”;二为“面色如常人”。笔者认为,如果与“发热”二字联系起来看应该是阳气来复之象,似应以略显红润为妥。至于“善嚏”,才是说明阳气有伸展布达之势,阳气宣布,阴阳自和,为疾病转愈之佳兆。而且“善嚏”不仅仅见于外感病程中,即使内伤久病者亦然。所以,仲景在该篇中紧接着又说:“中寒,其人下利,以里虚也,欲嚏不能,此人肚中寒。”这也从反面说明了中寒里虚者不能得嚏,病人只有在里虚有所改善,正气有所恢复或增长,即阳气上升和宣布的情况下才能得嚏。

    《医宗金鉴·订正金匮要略注》把喷嚏形象地比作雷声,云:“盖喷嚏者,雷声之义也,其人内阳外阴,阳气奋发而为嚏也。”“盖阳和则嚏。”

    《灵枢·口问》:“阳气和利,满于心,出于鼻,故为嚏。”喷嚏是由于阳气的作用,首先是心阳宣通;其产生的基础必须是“阳气和利”。“和”者,阴阳自和;“利”者,流通畅达之谓也。故喷嚏并非鼻之病,也非仅仅是由于鼻黏膜受到刺激而已。它是人体阴阳自和的自然表现,也是阴阳自和的必然趋势,虽欲制止之而不可得,从而发出一种猛烈带声的喷气现象。其音高亢响亮,令人头脑为之一震。这就是阴阳自和的力量,也是人体战胜疾病的征兆。

    《王孟英医案·卷二》载一医案:张雨农司马因病重,谈及其体气羸疲情形,“孟英忽曰:公其久不作嚏乎?司马曰:诚然,有年矣。此何故也?孟英曰:是阳气之不宣布也。古惟仲景论及之,然未立治法。今拟鄙方奉赠,博公一嚏如何?……遂以高丽人参、干姜、五味、石菖蒲、酒炒薤白、半夏、陈皮、紫菀、桔梗、甘草为剂,煎服后,驾舆以行。未及三十里,即得嚏。”以孟英这样的名医,竟然关心起一个病人是否打喷嚏的问题。这说明他临证思虑之广,辨证之细,从病人的一点一滴症状中马上就能捕捉到病机。正由于他平时对仲景学说深透的研究及体会,所以才能结合临床有所发挥和创造性的运用。观其在本案中所拟之方,正是本仲景之论述而拟出的治疗方法。本方以走心肺之药居多,据《本经》和《别录》所记,这些药大多有“温中”及补虚之效。尤其是薤白用酒炒,更能起到宣痹通阳之作用。全方振奋心阳,并温中散寒,宣肺化痰以开窍,且确实取得了“博公一嚏”的疗效,堪称神奇。从而弥补了仲景在此篇中有论而无治的缺憾,值得我们参考。

    总之,外感病得嚏,是阳气奋起抗邪,驱邪外出,是自卫的反应,甚至可不药而愈。内伤久病得嚏,则是阳气来复,得以宣布,病有转机而向愈之势。二者都是在人体阴阳自和的情形下才可能出现。(王昆文 四川自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