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文化 > 相关资讯 > 正文
编号:11635618
焦老助我研岐黄 —— 怀念焦树德教授
     6月14日,中国大地同时陨落了两颗医学巨星,一位是西医外科学奠基人裘法祖院士,一位是中医“尪痹”创立者焦树德教授,此时此刻医学界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作为杏林学子的我,多年来想追随焦老学习的愿望,将化为终生的遗憾,但老人家的谆谆教诲时时萦绕耳畔……/, http://www.100md.com

    记得2002 年已经参加工作12年的我,思想正处在迷茫、彷徨、困惑之中,对自己从事的中医药工作产生怀疑和动摇,满腔的“革命热情”不知如何才能化作给患者解除沉疴痼疾的灵丹妙药?带着满腹的疑虑和对中医学真谛的渴望,同年10月自费奔赴上海参加“全国名老中医专家临床经验高级讲习班”,会上见到诸多中医学界泰斗邓老、路老、焦老、裘老(裘沛然)等,他们均已八十高龄,但都精神矍铄,语音洪亮,授课时更是妙趣横生,充满了对中医药事业的无比执着,但也有一丝的忧虑。授课间息,大家踊跃地请前辈签名留念,焦老郑重地为我写下“精研岐黄,济世活人”八个大字,告诫我“好好读书,下苦功夫,不要怕别人说你笨,学中医就得下点儿笨功夫,卖点儿傻力气!”,“多读经典,仲景之方个个是灵丹妙药,就看你会不会使用了”,“不要说中医不好使,是你还没学到家,不会用”。 焦老一席话说得我满面通红,但也让我刻骨铭心,受益终生!/, http://www.100md.com

    学习结束之际,组委会邀请大家夜游黄浦江,焦老、朱老(朱良春)与我们同行,大家都不愿意放弃与大师们近距离接触的分分秒秒,再一次向他们提出工作和学习中遇到的难题,两位老人耐心地一一作答。焦老带着助听器,听不清的地方还让大家写在纸上,当得知我搞中医消化专业时,焦老告诉我,治疗难治性胃脘痛,可使用三合或四合汤,即丹参饮、百合汤、良附丸和失笑散合方,但特别要注意剂量大小以及加减配伍。此方是焦老的外祖父在他小时侯传授的,即“痛在心口窝,三合共四合”。的确四合汤治疗寒凝气滞血瘀型胃脘痛有特效,我随后临床使用中真是效如桴鼓。另外治疗慢性泄泻,焦老认为临床一定要辨证准确,久病不愈则脾肾俱虚;情志不随则肝郁乘脾; 过敏性腹泻多为肠风飱泄,治当健脾祛风为要,焦老创立了胃风汤即党参10g、煨葛根10g、炒白术9g、肉豆蔻9g、防风9g、白芍12g茯苓12g、土炒当归6g、荆芥6g、 桂心5g(或桂枝10g)、升麻5g。胃风汤临床治疗肠鸣漉漉,日泻数次,食已即泄有较好疗效。正如喻嘉言所说:“风邪伤人,必入空窍,而空窍惟肠胃为最。风既居于肠胃,其导引之机,如顺风扬帆。不俟脾之运化,食入即出,以故餐已即泄也。”故治疗当以祛风邪、调营卫、和肝脾、固肠胃为法。/, http://www.100md.com

    一个多小时的游览观光成为大师们答疑解惑的课堂,临别时焦老将自勉诗赠与我——“发煌古义,融会新知;继承传统,博采众长;突出特色,创新发扬;扬中撷西,与时俱进”。带着前辈的嘱托,回到日常工作中,使我信心倍增,仿佛看到中医学这条崎岖山路上,前方有一盏指路明灯,引领着我努力前行!/, http://www.100md.com

    几年来我铭记焦老教诲,不敢说日日青灯黄卷,也是一日不敢懈怠,研读经典,体悟新学,在临证、读书、再临证之中,努力为患者解除病痛,同时自己也享受到做一名中医生的快乐!虽然我在焦老生前未能得到他更多的指点,但是我努力在他的著作和医案中探赜索隐,汲取营养,为我所用。今后我将把对焦老的敬佩、怀念之情化作无穷动力,在古老而又奥妙无穷的中医学这座高山上不畏艰辛,努力攀登!(周正华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