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文化 > 相关资讯 > 正文
编号:11635510
红梅绿萼两相依 —— 方药中与许家松的爱情与事业
     上世纪80年代初,著名中医学家方药中与许家松一起合作完成《黄帝内经素问运气七篇讲解》的过程,也为二人由师生到相知相爱搭起了鹊桥。《运气七篇讲解》可以说是二人的琴瑟之作——当年,年轻而有文采的许家松将方老对运气学说的深刻见解执笔倾注成文字。在对中医最艰深的这部分内容的探讨、切磋过程中,二人彼此相互爱慕,此后一起走过近20年相濡以沫的日子。9xm, http://www.100md.com

    如今在方老故去的13年中,许家松仍处于对先生的深深怀念之中。怀着对方老绵绵不尽的爱与敬,她除了教学和临床外,全力潜心整理方老专著,希望真正留给杏林一方完璧而长存。9xm, http://www.100md.com

    “两心同一脉”是方药中和许家松的两方印章:一方阳文,一方阴文。这是他们的爱情信物,也是对爱情和生命的承诺:生死不渝,信守终生。如今,它已镌刻在方先生的墓前,成为两人同心弘道的见证。9xm, http://www.100md.com

    方药中:性刚气豪,才华横溢9xm, http://www.100md.com

    许家松先攻文,后改学医,是建国后第一批中医研究生,导师方药中已人到中年,夫人病故。9xm, http://www.100md.com

    方老在学术上高瞻远瞩,对中医有一整套的理论,融会贯通、落实临床运用并能推陈出新,自成一家。方老性格豪爽热情,睿智善辩,当然也有细腻体贴的一面,是一个侠骨柔情之人。9xm, http://www.100md.com

    许家松不仅为其才华打动,更深深钦佩方老刚正不屈、正直大度的人品。9xm, http://www.100md.com

    “文革”后期,方老邀请当时已是“摘帽右派”的江西名医张海峰来京讲课。于是有人说方老敢请一个老“右派”为中医革命接班人讲课,真是胆大妄为。当时的卫生部领导下达一个指示给方老:立即阻止张来京。方老把指示压了下来,亲自去机场接了张海峰,并设家宴接风。9xm, http://www.100md.com

    当时,面对批林批孔批五行的逆流,方老敢于挺身而出,奋笔疾书,发表了《评五行学说及其对中医学正反两方面的影响》。指出批五行、废五行实质是否定中医,将严重影响中医的存亡。9xm, http://www.100md.com

    方老早年与重庆著名的京剧艺术家厉慧良有交往。厉慧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武生名角儿,“文革”中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夫人过世,子女颠沛流离,生活极为困难。厉老太太找到方老说:“这个请求有些过分,也怕牵连你,就是能否收留厉慧良的女儿跟你学中医。”方老当即爽快答应。从此,方老不仅让厉女吃住在家,而且为她提供了各种学习机会,厉女也十分刻苦,终于学有所成,多年来一直称方老为“老爸”。

    正是这种刚正、侠义的性格,赢得了许家松对他的尊敬和爱慕。kj4|k, 百拇医药

    从师生到夫妻,两心同一脉kj4|k, 百拇医药

    方药中夫妇精神上有着难得的默契与共鸣。在学术上方老是师长,他给予许家松很多点化和关爱,许家松对方老爱恋中更充满着敬仰,她是方老的学术助手和生活伴侣,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关怀。kj4|k, 百拇医药

    方药中是建国后第一个出版辨证论治专著的人,也是第一个对中医天书——“运气七篇”进行全文讲评者。kj4|k, 百拇医药

    生活中的方老热情豪爽,他对落魄的朋友慷慨相帮,对学生也冬送棉袄夏送席。方老的京剧表演是票友水平,直到70 岁还能来个“鹞子翻身”的武生动作。方老也喜欢游泳和骑马,曾横渡昆明湖。方老家中人口众多,曾四世同堂,加之方老淡泊名利,疏于理财,生活经常捉襟见肘,寅吃卯粮,但夫妻二人从来没有因为经济问题而闹矛盾。kj4|k, 百拇医药

    方老又是个感情细腻的人。每次出差,他到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妻子打电话,“家松啊,这是我宾馆电话,你放下电话再打给我,如果打通了就说明我们联系通畅,我就放心了。”而且每次都要给妻子写一封信:“家松,我已到某某地,平安勿念,大约某某天回来。”有时候人回来好几天了,信才到许家松手里。在十几年的生活里,方老每一次出差都会这样做。kj4|k, 百拇医药

    尽管是大专家大教授,方老在生活上却长久地保持着尊重女性的习惯,方老常对妻子说:“家松你是我的爱妻,不是我的保姆!我不会做饭,就在厨房陪着你吧,这样你就不觉得累了!”后来方老学会了做标准的一荤一素一汤,他还不好意思地对妻子说:“做得不太好,凑合着吃吧!”kj4|k, 百拇医药

    当许家松顺利晋升高级职称后,方老显得格外地高兴和欣慰,赞贺道:“以前我带着你飞,现在我们就是比翼双飞了!”kj4|k, 百拇医药

    生于山城重庆的方老习惯爬山上楼,而生于山东的许家松在童年时曾得过严重的肺病,以致上楼登高就会喘促,故每次上楼方老都主动替夫人拿包。后来方老病重时连上楼都很困难,每到楼梯口,方老就难过地看着许家松,一脸的歉然:“家松啊,我不能给你拿包了!” 至今,许家松上楼时,都会伤感地回想起这一幕。kj4|k, 百拇医药

    许家松:无尽的怀念kj4|k, 百拇医药

    许家松虽然没有过多地讲述自己对方老的照顾,但她对方老的爱恋可想而知,当年那个温婉又有才情的知识女性预想到方老可能先她而去,可能要长久地忍受着孤寂,但她还是毅然嫁给了方老。kj4|k, 百拇医药

    在方老故去的三五年时间里,许家松精神受到重创,很难回过心神到正常的生活状态。她在方老的碑文中写到:“结恩爱夫妻,共著文弘道,两心同一脉,悲一人独去,痛断肝肠。”心情平静后,她把全部心思都花在整理方老学术文集之中。方老解放前的文章、未出版的论著有些是从图书馆书库和旧书店中找到的。字迹模糊,纸张破碎,许家松经常是小心翼翼地拿着放大镜、老花镜一点一点费力地整理出来。kj4|k, 百拇医药

    即使现在,许家松也仍然是言必及方老。在他们家里,记者能强烈地感受到空气中仍弥漫着方老宛在的熟悉味道——墙上是方老书赠妻子那首东汉“建安七子”刘桢的《赠从弟》:“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冰霜正惨怆,终岁常端正。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书桌上摆着二人的合影,书柜中是二人合著的书籍,各种书稿论文中有他们一起参加学术会议、出差、诊病的痕迹,抽屉里珍藏着方老送给许家松的礼物。许家松每年在方老的生日和忌日都要去墓地看望丈夫两次。kj4|k, 百拇医药

    方药中和许家松的这段完美婚姻,当年曾得到中医同道的支持和赞美。刘渡舟真诚地说:“这可是流传杏林的一段佳话啊!”万友生说:“你们的婚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远在浙江的何任、湖南的欧阳锜、山东的周凤梧都寄赠诗画墨宝表示祝贺。赵绍琴和夫人还提着刚出炉的“全聚德”烤鸭登门共贺。当时的卫生部部长、中医局局长也都表示了祝贺。西苑医院老院长戏称二人是“天仙配”。kj4|k, 百拇医药

    回忆起他们的婚姻,许家松深情地说:“我们虽未能天长地久,但曾经拥有的这一切,已成为最美好的回忆,铭刻并陪伴我终生,支持我把药中未能做完的事做下去。”kj4|k, 百拇医药

    2007年,250余万字的《方药中论医集》出版,书成之后,许家松把全书敬献到方先生的墓前,告慰先生:这是您眷恋的爱妻奉献给您的一个永不凋谢的花环!D4(常 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