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专业 > 理伦探讨 > 信息 > 正文
编号:11820839
“七日自愈”将经验上升为理论
http://www.100md.com 2009年11月16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3221期
     世界上许多国家及民族都把“七”视为一个神秘数字。王国维在《生霸死霸考》一文中,谈到中国出土的青铜器铭文中,有一种现存文献失载的记日法,按月亮盈亏,从月初至月末七天为一段,取名为“初吉”、“既生霸”、“既望”、“既死霸”,古人认为月死于东而生于西。《易经》中三次提到七,都表示先凶险后化吉。《易·既济·六二》爻辞:“妇丧其茀,勿逐,七日得。”是说妇人丧失了车子上的蔽饰,不用追觅,七天后便失而复得。《易·震·六二》爻辞:“震来,厉;亿丧具,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意思是雷击人,有危险;丢失丧具,不用追觅,登高于九陵之上避之,七天以后必将复得。《易·复》卦辞:“反复其道,七日来复。”说在路上走,七天打一来回。基督教认为,上帝七天内创造万物,因此以七天为一周,星期日为安息日。英国作家伦纳德·法拉曾写过一本《七的探源》,认为5000年前七个外星人乘坐七艘宇宙飞船造访地球,从而使地球上出现了七大奇迹,七种音符,致有《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中东各教派中也有七个天使分别来自七个天国的故事;玛雅人认为他们祖先是七个山洞的七个神仙等等。{k, http://www.100md.com

    中医学很早就认识到人体的一些时间节律,当代称之为生物钟。《内经》有年生物钟、月生物钟、周生物钟和日生物钟。《伤寒论》的“七日自愈”之说就是对《内经》周生物钟认识的发展。{k, http://www.100md.com

    《内经》中曾有以七日为疾病转归之关戾点的论述。《素问·热论》说:“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或愈或死,其死皆以六七日间”。《伤寒论》第八条称:“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言病气在经络中循行到了尽头,故其主证头痛到七日可以自愈。王叔和《脉经》继承了这种认识,又提出以针刺截断阳明经传经为治,《脉经·卷七·病可刺证第十三》文曰:“太阳病,头痛至七日,当自愈,其经竟故也。若欲作再经者,当针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七日见愈,把临床经验提升为理论,与《易经》的“七日来复”有关。按象数易学家们解说,“七”是“阳爻之象”,故《复卦》及其《彖传》的卦爻辞均有“七日来复”。如《复卦》曰:“复亨,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彖传·复》“七日来复,天行也”。认为阴阳变化有一个七日的小周期,说这是天道,是自然规律。《内经》“法于阴阳,得于术数”,以六七日间符应《易经》“七日来复”。《伤寒论》既为“述经叙理”之“论”(《文心雕龙·论说》:“述经叙理曰论”),仲景的此条可谓合《内经》、《易经》的经旨。汉魏时代以“七”为吉祥,《东方朔占经》和《岁时书》都以七日为“人日”,言天地初开,一日鸡,二日狗,三日猪,四日羊,五日牛,六日马,七日人,八日谷,把灵辰大吉的正月初七定为“人日节”。南北朝诗人薛道衡的《人日诗》名传千古,诗曰:“人春才七日,离家已一年,人归落雁后,思发有花前。”古代还开展“人日登高”的健身活动。《汉书·律历志》,用七为三才四时之始来解释七的重要性,说:“七者,天地人四时之始也。”晚清经学大师俞樾在《文体通释叙》中说:“古人之词,少则曰一,多则曰九,半则曰五,小半曰三,大半曰七。”汉魏学者自谦,言能通晓大半,故书名篇名多用七,如枚乘《七发》、崔瑗《七厉》、曹植《七启》、王粲《七释》、桓麟《七说》等等。仲景在《伤寒论·序》中言:“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也系自谦而又有数之喻。《伤寒论》著于素尚言“七”的时代,自愈之日的病情又与七日来复相合,便将“七日愈”写进条文,这也是文化情愫的体现。但更主要的是,古人认为“七”是气化规律的概括,这是对《易经》“七日来复”的发展。宋代戴侗在《六书故》中说:“凡自无而有,自有而无,皆曰七。气化曰七,形化曰变,《易》曰变化者,密移而迹泯,变者革故而其迹著。”明代郎瑛在《七修类稿·续稿卷三义理类·七数》中说:“天之道帷化,而气至六日有余则为一候,故天道七日来复;人身之气帷七,六日而行十二经络有余,故人之疾至七日轻重判焉。”无独有偶,古埃及在六千年前也有“七日神力”的七日周期的理念;在四千年前的巴比伦,也将一月分四段,每段七天;传至古罗马,在公元前即有七日为一周的历法了。{k, http://www.100md.com

    当代,科学家对七日节律的规律研究又有很多新认识,上世纪80年代,中国科协郑军和北京中医药大学傅立勤,分别在《太极太玄体系》和《干支经年、五运六气与太极》的论文中,各自通过天文计算,得知一年有53个月亮单位,每个月亮单位6.89天,近似七天。说明以七日制为一星期(周),其理论来源于近月点而非朔望月。一年有53个星期,从而认为人体的七天节律是月亮节律在人类进化过程中积淀的天文特征。七日愈是气化的转机也能取得现代病理学上的支持。一般来说,炎症的发热,经变质、渗出、增生的病理过程,大抵在七日左右。在美国曾报道一个患者,他的两个膝关节都按各自的七天周期浮肿和消退。丹麦生物医学家哈浦尔盖在十几年之中,经过大量的抽样数据分析,发现人体内的17-酮固醇数量,是以七天为变化周期的。近些年来,很多生化学家、医学家们发现,人体内有许多特质是以七天为周期循环变化的。可见《伤寒论》的“七日自愈”是临床经验、文化和科学三方面综合的结论。《伤寒论》中的七日自愈,是中医学“合于术数”的显例。可以用当代英美科学家提出的“人择原理”解释。“人择原理”是用人类的存在来解释自然界中一些基本常数之间的互相关系的巧合。既然人是认识事物的主体,那么他在认识客观事物中,首先便是选择那些与其相应的数字并将它作为规律了。(孟庆云 中国中医科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