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文化 > 更多... > 正文
编号:12270706
“虎栖”今昔谈
http://www.100md.com 2012年9月3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3769期
     一日到厦门采风,在文友的欢迎宴席上,有一道我似曾相识的褐色海藻。时下食用藻最走红,此菜着实诱人下筷。有食伴问:“这是什么菜?”东道主答:“虎栖,有名的保健海藻。”不消片刻,菜碟的虎栖早已被几个文友风扫残云般席卷入肚了。我只得再提出“申请”,要来一碟细细品味。真是丑小鸭变天鹅,虎栖怎么变得这么鲜美可口?我有点怀疑自己舌头的味蕾是否失灵。p/#r*, 百拇医药

    看着几位文友争先恐后吃虎栖,与上世纪困难年代我们皱着眉头吃虎栖,可谓天壤之别。虎栖,学名“羊栖菜”,是我们闽南沿海人熟悉不过的食用海藻。记得小时候家中八口人,吃饭问题总是一件让家长挠首抓腮的大事。在那没有隔宿之粮的岁月里,善于讨小海的母亲不时到海边采集虎栖,加一小撮捣碎的花生米炒一炒,充当菜肴下饭。那年头,肚子缺脂少油。我们隔三差五吃虎栖,吃的脸呈菜色,每见虎栖就反胃,但为了填饱肚子还得吃,闽南沿海的饥民们靠着海藻挣扎着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苦日子。p/#r*, 百拇医药

    我的表叔为了铭记这段历史,特意把两个儿子取名“阿虎”、“阿栖”。不知道阿虎、阿栖可曾尝到虎栖的滋味?可曾知道他们名字的不平凡来历?我知道,如今大多数沿海人只愁不瘦不愁缺吃,昔年的救命菜“虎栖”早已远离老百姓的餐桌。但是,虎栖独特的清香依然刻录在我记忆的磁盘中。常言:“慌不择路,饥不择食。”贫困年代,只要有可供“进口”的食物就感到很满足了。记忆中,人们知道虎栖可以充饥,不懂得可以疗疾。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记载:虎栖“味苦咸寒,主治瘿瘤结气、散颈下硬核痛、破散结气、痈肿症下坚气、腹中上下雷鸣、下十二水肿水气浮肿、宿食不消。”从这段记载中可知,虎栖的药用价值早已得到确认。现代医学研究表明:虎栖对预防甲状腺肿大,降低血液胆固醇,治疗高血压大肠癌胃癌,以及减肥、防衰老、软化血管、消除大脑疲劳等各种疾病都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在缺医少药的年代,虎栖在降服病魔方面发挥了虎威的作用,使无数贫民减少了痛苦。p/#r*, 百拇医药

    喜事节庆,闽南沿海人习惯制作一种饭碗大小,状似龟背,包有馅料的红色吉祥食品,谓之“红龟粿”。做“红龟粿”必须包馅料,但是,在上世纪困难年代,沿海人拿不出什么好馅料。人们为了象征性地过节,只好到海边去采集虎栖,洗一洗、炒一炒就权充粿品馅料。因此,诞生了一句至今仍在留传的俗语:“红龟皮虎栖馅”,其意与“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异曲同工之妙。p/#r*, 百拇医药

    恐怕造物主都不会想到,历经沧桑的虎栖在人们向小康生活迈进的餐桌上百倍受宠,居然登上星级酒楼。别说一碟炒虎栖比炒肉片的价钱要高出许多,一些空间技术发达的国家也使用虎栖制成宇航食品,国内外的科研机构还从虎栖中提炼出植物蛋白胶,称之为“长寿菜”。常言:“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如今的闽南沿海人,吃虎栖的花样特多,无论蒸、煮、炒,还是凉拌、做汤、包饺子等,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昔年吃虎栖是为充饥活命,而今日吃虎栖则是为了吃巧尝鲜。p/#r*, 百拇医药

    目睹虎栖被端上大雅之堂,成了餐桌上的“嘉宾”身价百倍起来,我便有一种天翻地覆之感慨。这是崇尚回归自然的返璞归真?还是猎奇寻趣的怀陈念旧?任由人们去评说。总之,虎栖已非贫困岁月人们所咀嚼的辛酸苦涩味道了。(林长华 福建省东山县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