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正文
编号:12372451
西游医话:行医岂是耍耍
http://www.100md.com 2013年1月13日 科学公园
     《西游记》自然是神话小说,神话并不等于虚妄,它是客观现实世界在古人头脑中曲折的、幻想的反映。与“红学”相比,“神话学”(Mythology)更是一种世界性的严肃的学问,派别纷呈,著名的有“语言学派”、“人类学派”,亦如红学之索引派、评论派。我今且以“医学派”混入其中,旨不在开山头,实为科普也,知我者必不罪我以狂妄也。i&vk, 百拇医药

    且说唐僧师徒五人历经风霜雪雨、虎豹狼虫、妖魔鬼怪,说不尽的坎坷艰险、苦辣酸甜,一路西行到朱紫国。那朱紫国国王自三年前金圣宫皇后被妖怪摄去后,就“沉疴伏枕,淹延日久难痊”,“从此君王不早朝”。其病如何?据唐僧远距离观察,“面黄肌瘦,形脱神衰”,说话间“忽作呻吟之声”。无非贫血貌、消瘦、虚弱之症,看来像个慢性消耗性疾病,若细细列来,无下数十种,且按下不表。i&vk, 百拇医药

    且说唐僧等到来,适逢国王出榜招医,榜上云,若治愈国王,“愿将社稷平分,决不虚示。”孙悟空看了榜,不由“满心欢喜”:“且把取经事宁耐一日,等老孙做个医生耍耍。”这泼猴劣性难改,医者关乎人命,岂是“耍耍”的事。知徒莫若师,三藏也喝道:“你跟我这几年,那曾见你医好谁来!你连药性也不知,医书也未读,怎么大胆撞这个大祸!”三藏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知道医生须经专业修炼,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行者笑道:“师父,你原来不晓得。我有几个草头方儿,能治大病,管情医得他好便是。就是医死了,也只问得个庸医杀人罪名,也不该死,你怕怎的!不打紧,不打紧,你且坐下看我的脉理如何。”猴头说的却是实话,世上医者,多数也不过记得几个汤头歌诀,总能混口饭吃,那时的医患关系须不像今天这般严峻。清名医徐大椿曾有一篇《行医叹》:“叹无聊,便学医。唉!人命关天,此事难知。救人心,作不得谋生计。不读方书半卷,只记药味几枚,无论臌膈风劳,伤寒疟痢,一般的望闻问切、说是谈非。要入世投机,只打听近日行医,相得是何方何味,试一试偶尔得效,倒觉稀奇,试得不灵,更弄得无主意。若还死了,只说道药不错,病难医。绝多少单男独女,送多少高年父母,折多少少壮夫妻。不但分毫无罪,还要药本酬仪,问你居心何忍!王法虽不及,天理实难欺,若果有救世真心,还望你读书明理。做不来,宁可改业营生,免得阴诛冥击。”说的俨然就是孙悟空辈,“不读方书半卷,只记药味几枚”,“若还死了,只说道药不错,病难医。”泼猴又怕什么“阴诛冥击”,阎罗王见了他还要作揖呢。i&vk, 百拇医药

    孙猴子行医,出场就露了本相。国王被他的“声音凶狠,相貌刁钻”唬得再也不敢见他。《大医精诚论》云:“夫大医之体,欲得澄神内视,望之俨然。”又云:“夫为医之法,不得多语调笑,谈谑喧哗,道说是非,议论人物,炫耀声名,訾毁诸医。”沐猴而冠,专业派头是装不出来的。但悟空却拿一篇大话掩饰了自己的忽悠,他道:“医门理法至微玄,大要心中有转旋。望闻问切四般事,缺一之时不备全:第一望他神气色,润枯肥瘦起和眠;第二闻声清与浊,听他真语及狂言;三问病原经几日,如何饮食怎生便;四才切脉明经络,浮沉表里是何般。我不望闻并问切,今生莫想得安然。”乍一听,还真吓一跳,正宗啊!专业啊!“望闻问切四般事,缺一之时不备全”“我不望闻并问切,今生莫想得安然”,强调的不是“四诊合参”吗?在《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三部名著中没有一个医生做到了“四诊合参”,难道一个猴子倒做到了?往后再看,原来不过是大言炎炎而已。

    国王讳疾忌医,不愿见医生的面,孙悟空也就把“四诊合参”的原则不当回事,而卖弄其“悬丝诊脉”来。这种口号叫得天响,实际浮皮潦草、敷衍塞责,原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也是中医文化的精髓。比如“上医治未病”、“大医治国”云云,谁见过这等“上医”和“大医”来?关于“悬丝诊脉”,除了孙悟空外,《封神榜》中的闻太师也干过,诊断出妲己是狐妖。野史中,孙思邈也曾干过。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其他正儿八经的医生干过。有人专门就此请教过北京四大名医之一的施今墨,他说悬丝诊脉亦真亦假,所谓真,确曾有其事;所谓假,悬丝纯粹是一种形式。医生给宫内妃嫔看病,一般总会设法先向贴身太监打听详情,到了悬丝诊脉时,不过做个样子而已。其实,又岂止悬丝诊脉,切脉本身就是做个样子而已,脉诊的祖师爷扁鹊诊断疾病靠的是透视眼特异功能,“特以诊脉为名耳”(《史记.扁鹊仓公传》)。今天的中医们诊断疾病靠的是现代化的化验和影像技术,也“特以诊脉为名耳”。其实质,古今一也。sd}t, 百拇医药

    孙悟空于是表演:立于皇帝寝宫门外,将三条金线从里牵出,先后系在皇帝左右手腕的寸、关、尺三部上。孙悟空调停自家呼吸,细细辨别从三条金线上传来的脉搏信息,这信息来自桡动脉一小段的三个点,就用现代电子设备也难以区分,但孙悟空辨的明白:“陛下左手寸脉强而紧,关脉涩而缓,尺脉芤且沉;右手寸脉浮而滑,关脉迟而结,尺脉数而牢。夫左寸强而紧者,中虚心痛也;关涩而缓者,汗出肌麻也;尺芤而沉者,小便赤而大便带血也。右手寸脉浮而滑者,内结经闭也;关迟而结者,宿食留饮也;尺数而牢者,烦满虚寒相持也。诊此贵恙是一个惊恐忧思,号为双鸟失群之证。”这等神奇的技术只存在于神话之中,以今天的科技和医学水平判断,只能当是猴头信口胡说了。“双鸟失群之证”也无非是个“相思病”,皇帝三宫六院,群莺乱飞,岂止双鸟?丢个把皇后又怎会三年耿耿哉!sd}t, 百拇医药

    诊断明白,轮到治疗。孙悟空却并不会那高深的“辨证论治”,大约确实如他自己所说,只会几个“草头方儿”。他制做了一丸药,叫“乌金丸”,由大黄、巴豆为主药,均研成末,再用锅底灰(学名“百草霜”)和马尿调成三个大丸子。大黄和巴豆都是强力的泻药,“排毒”嘛,自来骗子都喜用泻药,二十世纪的大骗子胡万林就是用一把芒硝(泻药)治百病的。锅底灰起何作用?《本草纲目》说得明白“主治消化积滞,入下食药中用。”马尿亦有妙用,《本草纲目》中有的说:白马尿(可巧是白龙马,其他毛色不行)主治“消渴,破症坚积聚”凡腹中结块的病,古人叫做“症瘕”,李时珍举一个传说的例子来证明“马尿治症瘕有验”:“按祖台之《志怪》云:昔奴死剖之,得一白鳖,赤眼仍活。以诸药纳口中,终不死。有人缩。遂以灌之,即化成水。其人乃服白马尿而疾愈。此其征效也治之。”?总之这四味药是以泻下和消积滞为目的的,似与“双鸟失群”不相鸟干。

    凡中药须用引子。这药的引子比鲁迅碰到的“原配的蟋蟀”还要难的多,是“半空飞的老鸦屁,紧水负的鲤鱼尿,王母娘娘搽脸粉,老君炉里炼丹灰,玉皇戴破的头巾要三块,还要五根困龙须”,即使是皇帝也办不到,所幸还有第二选择,“无根水”,不落地的水,这就好办的多。于是动员“文武百官并三宫六院妃嫔与三千彩女,八百娇娥”,擎杯托盏,接了三盏多龙王的喷涕口水,也就当是“无根水”了。药为什么非要引子?这是中药的特色,无法用现代药理学原理解释,也许是一种“政治”需要吧,官员出行怎能没有鸣锣开道、交通管制呢?3o7, http://www.100md.com

    药物效果如何?正如想象的那样,“不多时,腹中作响,如辘轳之声不绝,即取净桶,连行了三五次。”“有两个妃子,将净桶捡看,说不尽那秽污痰涎,内有糯米饭块一团。”国王渐觉“心胸宽泰,气血调和,就精神抖擞,脚力强健。”这里的描述真假各半,大泻一场那是真的,要说立刻就精神抖数,脚力强健,那是不可能的。至于那个“糯米饭块一团”就大有文章。据国王回忆,是三年前妖怪摄去皇后,受了惊恐,当时吃的“粽子凝滞在内”。这个粽子在国王的肠子里呆了三年,出来后还可以辨认是“糯米饭块”,莫非国王的肠子具有冰箱的保鲜功能?不可能是“糯米饭块”,两个妃子在一堆臭气之中哪里辨得如此精细,只胡乱报上来交差罢了。那么,这团白色块状物是什么呢?3o7, http://www.100md.com

    我们回到病史分析来,国王比较确切的体征不是悬丝诊脉诊得的脉象,而是唐僧观察到的贫血貌(“面黄”),其懒于活动诸般症状是慢性贫血所致。中年男子慢性贫血的原因会是什么呢?最常见的自然是胃肠道的炎症、溃疡导致的慢性失血。但国王并没有慢性的腹痛症状,因此不像。肿瘤也可以表现为贫血,但三年之久没有经过手术、化疗等积极治疗,一般难以熬过。痔疮是慢性失血常见的原因,这病人自己都可以诊断啊,哪里用得着悬丝诊脉这种高科技?还有一种病最易忽略,就是钩虫病。钩虫经皮肤或生吃瓜果蔬菜而感染,朱紫国西域小国也,卫生条件不一定好,瓜果却多,即使是国王,感染的机会也不小。成虫寄生在小肠上段,以口囊吸附在小肠粘膜绒毛上,摄取粘膜上皮及血液为食,并分泌抗凝血物质,使吸附的粘膜不断渗血,从而引起慢性失血,导致缺铁性贫血。70%的成虫在1年内被自然清除,余者则可存活3年左右,也有长达15年的报道。与国王的病史相符。其成虫虫体细长,约1cm,半透明,肉红色。若抱成一团,混在大便之中,就难怪妃子会误认作“糯米饭块”了。经此分析,国王最可能的病因是钩虫病,缺铁性贫血。悟空虽然误打误撞泻下了一团钩虫来,究竟排虫是否干净,尚不可知。况且,补铁治疗也要跟上,不然,“精神抖数,脚力强健”终难持久。3o7, http://www.100md.com

    孙悟空以非法身份行医,不顾诊断原则,强以虎狼之药,误打误撞,虽貌似“治好”了病,过程中险象环生,事了后遗患未穷,实不足法,不足道。人命关天,怎能耍耍;医疗原则,岂容践踏!凡我同道,戒之勉之!(棒棒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