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文化 > 中医文化 > 正文
编号:12363378
薇菜,历史的笔记
http://www.100md.com 2013年5月2日 中国中医药报
     《诗经·采薇》有这样一段历史场景。7vk, http://www.100md.com

    时光倒退到3000年前,寒风细雨夹着雪花的泥泞小路上,走来一位身形疲惫的男子,他是从边关解甲退役的征夫。7vk, http://www.100md.com

    他是幸运的,虽然身上伤痕累累,不能再打仗,比起那些一批一批倒在战场的同伴,他可以活着踏上归乡的路,这是多大的福气啊。他又是不幸的,年复一年的征战,在血肉横飞的战场,耗去了青春岁月,耗去了健康的体魄。7vk, http://www.100md.com

    此时,他累了,渴了,饿了。他坐在路边一块落了雨雪的石头上,破旧的衣衫,破旧的心绪,没有什么好讲究的。饥饿让他想起了薇菜,路边一种开着纷红色小花的野菜。记得十多年前应征离家去边关时,路边薇菜的小粉花开得正艳,戍边卫国的心情激动又忐忑,采下一朵家乡的薇菜花细细看,盼望着早日杀敌早日回家。不想这一去就是十多年,边关战事不断,战场不停变换,在兵器与血肉的磨擦声中,戍卒们一批批倒下,又一批批补上来。辗转游移的军旅生活艰苦异常,饥寒病役常常困扰着他们。军粮不够裹腹时,刀伤不愈时,打摆子时,军士们都会顺手采摘路边的薇菜,亦做饮食亦做药。可是最难耐的还是思乡情。“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总说回家,可是年复一年,薇菜由青变黄,由嫩变老,久戍的兵士们还是不得以还乡。7vk, http://www.100md.com

    现在,他终于回来了,带着满身的疲备和无尽的感慨。去时杨柳依依,归时雨雪纷飞。此时,路边薇菜早已消失了踪迹,他无力地捧起一口雪水,滋润干裂的唇舌。抬眼望向似乎越来越近的故乡,心更颤,情更怯。故乡还记得这个落魄的戍边人吗?7vk, http://www.100md.com

    这个历史故事中的薇菜,又叫大巢菜、野婉豆,是南北方都常见的野菜,也是中医用来治病的一种草药。《草本便方》说它“活血,破血,止血,生肌。治五黄疸肿,利脏热。截疟,平胃,明耳目”。过食可以出现慢性中毒的可能。常用它来治疗疟疾、鼻血、水肿等症。7vk, http://www.100md.com

    今天我们常常看到满山遍野的薇菜,小绿叶片上点缀着粉色小花儿,煞是好看。它们在微风中轻轻颤动,似乎要告诉我们,历史无处不在。从一株株野生的薇菜上也能读出历史的笔记。(邓玉霞 重庆市江津区中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