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专业 > 中华名医 > 缅怀学习 > 正文
编号:12371264
缅怀章克标先生
http://www.100md.com 2013年5月30日 中国中医药报
     百岁文星章克标与著名作家曹聚仁有过一段深厚的交情。记得2007年1月23日,他以108岁高龄,驾鹤西去,亲朋故旧,万分痛惜。我因研究曹聚仁的缘故,得以结识章老,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忆。-a]|4h{, 百拇医药

    1999年5月初,在北大游学的我,正在筹备曹聚仁研究资料中心,并主编内部交流刊物《曹聚仁研究》。我知道章克标与曹聚仁是旧交,故写信给居住在浙江海宁老家的章克标先生,向他讨教。-a]|4h{, 百拇医药

    1999年5月12日,我收到章老热情洋溢的回信,甚是感激。他来信说:“承惠赐尊编《曹聚仁研究》试刊第5期及第4期,谢谢!足下对曹聚仁先生如此热心,甚为钦佩,认为事有必要,此举极好。因为他的一生,与中国现代的变化发展各方面都有关系,也是了解和认识目前中国情况的一把钥匙也。我绝对拥护赞成先生的工作,特此表示敬意。”-a]|4h{, 百拇医药

    章先生随函寄来他写的《忆故人》系列之三《曹聚仁和回力球》一文,供我研究曹聚仁之需。他深情地追忆了与曹聚仁的交往趣事。他在回忆文章里写道:-a]|4h{, 百拇医药

    “说起回力球,我不禁想起曹聚仁先生。大约是1932年前后,有一段时间,我也是回力球迷,几乎每晚都要去转落一下,常常输去十来块钱。几乎每晚都碰到曹聚仁,好像他也是个‘球迷’。他那时大约在暨南等几所大学教课,身穿一件蓝布大褂,有点乡下先生样子,却是气度从容,怡然自得,大方落落。-a]|4h{, 百拇医药

    有一次他问我赌运如何?我讲了我的办法,有时也赢几十块,大多总输,不过我有限度。他说:“能冷静就好,最忌发热发昏。”我说:“我主要还是来看打球,够刺激的。打球,白看也不好意思,应当送几块钱作为看费。”他嘻嘻地笑了,不置可否。他说,他有个赌回力球的必胜法,可以传授给我,免得经济损失。我自以为我是学数学的,这种赌博的道理还懂一点,必胜法是不可能的,他不过瞎吹就是了,也就没进一步向他请教,也不相信他这种讲法。-a]|4h{, 百拇医药

    他旧学很有根底,有一次章太炎应江苏省教育学院邀请,开讲国故学,他去听讲,并自己作了笔记,经过整理后在《民国日报》的‘觉悟’栏上发表了。此文得到大家赞许。章太炎看了也满意,特邀他会面谈话,并且称赞鼓励了他。一般人就承认他是国学大师的关门弟子,他也自认为是太炎先生的门人了。这份讲演记录,后来单行出版,被各大专院校采用来做中国文史的教材,普通的国学入门书。因为他在好几个高校里担任这门课程的教授、讲师,是别人没法同他竞争的专业生意。-a]|4h{, 百拇医药

    曹聚仁还办了一个刊物———《涛声》周刊,他自称‘乌鸦’,标榜乌鸦主义。意思大概是指乌鸦与喜鹊对立,不报喜,专说忧患话。鲁迅先生很赞赏他的乌鸦主义,曾寄稿《涛声》以鼓励支持他。-a]|4h{, 百拇医药

    抗日战争时期,曹聚仁脱下蓝布大褂,改穿了短装军装,作为一个战地新闻记者上前线了。他写文章激励抗战,宣扬抗日救国的爱国主义精神。后来受蒋经国招聘,在赣州跟他工作过一阵,主持报刊的笔政,也为他的施政做点帮助,很受到倚重。他在国民党要人中,有不少熟人。但当蒋介石一败涂地时,他并不跟了去台湾,仍在大陆看解放军的节节胜利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a]|4h{, 百拇医药

    在天国里,说起“回力球”,相信旧友重逢的他们,一定仍会相谈甚欢。祝文坛故交的他们,真情永在!(柳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