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文化 > 医林漫话 > 医学趣闻 > 正文
编号:12375079
医坛趣事一则
http://www.100md.com 2013年9月23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3975期
     明朝末年。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名叫刘兴邦,一天傍晚,他在自家门前纳凉。这时,他的一位近邻,十七岁的李二苟走他身边过时,看了看他的脸色。惊道:“哎呀!大伯,您患重病啦,得赶快治啊!”m)zo%, 百拇医药

    刘兴邦听了,很不痛快。他想:你一个毛孩子,不过在外地学了两年中药学徒,难道比我这个当了六十年药铺掌柜还强?因此,他冷冷回答说:“谢谢你的一番好意,我吃得下,睡得香,身体很好。”李二苟见邻居不理睬自己的忠告,伤心地说:“人们只爱听老人言,后生的话,即使完全正确,又有谁相信呢?只有当他们吃了苦头,才知道后生的话不假啊!”说完,就回家去了。m)zo%, 百拇医药

    过了两天,刘兴邦果然病倒了:全身无力,头晕脑胀,茶饭不思,卧床不起。诸位不用操心,这刘兴邦多年与药打交道,本身就是个郎中,他儿子济民更是当地一位名医。于是,济民立即替父开了一张药方,并请父亲过目。父亲认为方子很对路,只在份量上稍作改动,照方服了两剂。不料,老汉服药后不但未见好转,反倒加重了病情。济民见老爸奄奄一息,心里十分着急。此时,刘老汉方想起了那个李二苟,他喘着气对儿子说:“济民,你若肯放下名医架子,就去把邻居李二苟请来,我或许有救。”m)zo%, 百拇医药

    为了救治父亲,济民顾不得许多,一早就敲开了李二苟的门。出门迎候他的是二苟母亲。她听完邻居说明来意,忙从怀里掏出一张药方,说:“我儿回店去了。不过,他走时为你父亲留下了三张药方,对我说,若刘大伯前来求医,你可把药方给他。这是第一张。”济民吃了一惊,接过药方一看,只见方中写道:“甘草四两(即125克),水煎服。”他谢过李大娘,回家对父亲说:“李二苟的药方仅甘草一味,这怎能治好您的病呢?”父亲也感到这药方不一定有效,只好说:“那后生既然看出我有病,也许他能治。我们还是试试看吧。”一剂药下肚,刘老汉的病去了一半。于是,他立即命儿又到李大娘家去讨第二张药方。药方上写着:“甘草半斤,水煎服。”刘老汉服后,可以起床走动了。这时,李大娘亲自登门送来第三张药方:“甘草一斤,水煎当茶饮。”吃完三剂药,刘老汉的病全好了。m)zo%, 百拇医药

    年终,李二苟回家休假。刘兴邦大办酒宴,款待二苟。席间,刘老汉和儿子济民向他求教用甘草治顽疾的医理。李二苟说:“大伯常年炮制药材,每制一药,必先尝尝,久而久之,中了百药之毒。而甘草则能和解诸药之毒。”刘老汉叹道:“你小小年纪,竟这么精通药理,真是能者为师呵。”李二苟谦虚地说:“治这种病,是我师父教的。他今年九十八岁,制药八十余载。一年前,他也患过此病,当时就是用甘草一味治好的啊!”刘老汉父子听了,感慨万千。(梅承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