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专业 > 各科临床 > 中医外科 > 正文
编号:12388197
顾氏疮疡治疗理论五要(上)
http://www.100md.com 2013年11月29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4010期
     编者按:11月中旬,中华中医药学会2013年学术年会召开,总结和交流了中医药多学科领域的研究成果。会上,首批全国中医药学术流派传承工作室之一,上海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顾氏外科疗法”传承代表介绍了著名顾氏外科理论与技术。今起本版分4次摘要刊发,以促进中医外科临床发展。p/#r*, 百拇医药

    顾氏外科是我国著名的中医外科世家。在百余年的传承中,顾氏外科立足传统中医理论,融汇历代外科医家所长,形成了融顾氏特色理论、顾氏特色诊治、顾氏特色外治法、顾氏特色方药等于一体的学术体系。笔者现将管窥顾氏外科诊治疮疡学术思想所得介绍如下,以飨同道。p/#r*, 百拇医药

    整体调节 改善局部p/#r*, 百拇医药

    顾氏外科认为“疮形于外,实根于内”。疮疡多发生于体表的皮、肉、筋、脉、骨的某一局部,一般均有比较明显的外在表现,但与脏腑功能失调密切相关。内在因素引起的脏腑功能失调或病变,可导致体表某一部位的气血壅滞而发生疮疡,局部疮疡往往是脏腑等内在病变局部的反应。p/#r*, 百拇医药

    因此,疮疡辨证多从局部病变着手,以局部症状为辨证重点,但绝不能孤立地以局部症状为依据,必须从整体观念出发,全面地了解、分析、判断,局部辨证与全身辨证相结合,外在表现与脏腑内在病变相结合,综合参看,辨证求因,抓住病证的本质,才能治病求本p/#r*, 百拇医药

    疮疡治疗,有内治和外治两大类,轻浅小病可纯用外治取效,但大部分疮疡必须立足整体进行辨证施治,外治与内治并重。在内治整体调节以改善局部的情况下,外治直达病所以改善局部才能取得较好的疗效。如此,视病情不同,内治外治,当分清主次,权衡取舍。p/#r*, 百拇医药

    如疮疡溃后,疮面色淡红而不鲜,脓出稀薄,新肌不生,愈合迟缓,伴面色无华,神疲乏力,纳少等,若单从局部疮面着手,用生肌敛疮收口药物不能取得较好疗效时,就应考虑整体;“脓为气血所化”,生肌长肉有赖于气血充足,才容易收口,故内服补益气血、健运脾胃,托里生肌的方药,能加速疮面生肌收口。p/#r*, 百拇医药

    引温病学说扭转病势p/#r*, 百拇医药

    在温病学说引入外科以前,《外科正宗》《外科大成》《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等外科名著对急性疮疡的辨证,常规分为表证、里证、表里俱实证,采用非汗即下,或汗下并用的攻伐之际;在热毒内攻之际,用护心散、内固清心散等古方。

    《疡科心得集》首先将温病学说应用于外科临床,《外证医案汇编》收集了叶天士、薛生白等温病学者运用卫气营血学说的外科案例,多采用辛凉解表、清气泄热、清凉解毒、凉营清热、清心开窍等法,比传统治法轻清灵活,疗效显著。k4!1g, 百拇医药

    温病学说认为,温热病邪入侵人体,其发生发展变化有一定规律性,“卫之后方言气,营之后方言血”。外科疮疡的发生发展变化过程符合温病卫气营血的辨证规律,逐步由表入里、由浅入深、由轻到重、因实致虚的次第传变。k4!1g, 百拇医药

    疮疡初起,局部肿痛,结块,皮肤红热不显,伴发热,微恶寒,口微渴等全身症状,舌尖红,苔薄白,脉细数,是病在卫分。局部肿痛加重,皮肤焮红灼热,肿块增大,伴发热不恶寒,反恶热,或寒战高热,汗出热不退,口渴便秘,溲黄等全身症状,舌质红,苔黄,脉洪数,为火热之毒进入气分,多见于热盛肉腐成脓之际。k4!1g, 百拇医药

    疮疡后期,若出现皮肤斑疹且其色紫滞,全身多有高热稽留不退,夜甚,口干反不甚渴,或渴不多饮,烦躁不安,甚则神昏谵语,舌质红绛,苔黄糙,脉弦细数,为病在营分,多见于正虚邪盛,邪毒扩散或内陷之际。若出现皮肤瘀斑且其色深红,或疮面渗流血水,或见尿血便血吐血、皮肤黏膜出血,伴高热,烦躁不安,谵语发狂,痉挛抽搐,舌质绛干,无苔或灰黑苔,脉细数,为病在血分,多见于邪毒扩散或内陷之极期。k4!1g, 百拇医药

    其治疗原则按卫、气、营、血辨证立法。《叶香岩外感温热篇》云:“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才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入血就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散血。”k4!1g, 百拇医药

    顾氏外科认为,疮疡,尤其是颜面部疔疮、烂疔、疫疔、有头疽、锁喉痈丹毒、流注、附骨疽、走黄内陷等急性疮疡,具有来势急骤、变化迅速,病势严重等特点,毒热之邪势猛力峻,极易入侵营血,灼阴耗津。但临证可不拘泥于温病卫气营血的辨证规律,主张根据温病传变规律,先安未受邪之地,应早期加用生地赤芍丹皮等凉血散血药物,截断疮毒传变深入营血,扭转病势的发展,达到缩短病程、避免疾病传变、加重的目的。k4!1g, 百拇医药

    并宗《温疫论》“温病下不厌早”及温病学“存得一分津液,便有一分生机”的学术思想,主张“急下存阴”,早用大黄玄明粉等通腑攻下之品,使毒从下泄,邪有出路,釜底抽薪才能熄火。k4!1g, 百拇医药

    顾氏外科对温病养阴法尤有心得,认为外疡内痈皮肤病等,凡有口干咽燥、耳鸣目眩、舌质红、舌苔光剥、脉细数者,皆可用养阴法,常用药物如生地黄玄参等滋阴增液之品,以生津护阴。

    顾护脾胃 辨证“忌口”fk/!, 百拇医药

    中医学认为脾胃是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气血为疮疡化毒之本,脓为气血所化。疮疡疾病多发生于人体肌表及四肢,而脾主肌肉四肢。因此,顾氏外科认为,脾胃和气血盛衰与疮疡的发生、发展、变化与顺逆转化密切相关。fk/!, 百拇医药

    脾胃健盛则正气充足,内外之邪不易入侵,疮疡无从发生,或易于起发、破溃及生肌敛疮而收口;脾胃损伤,则生化乏源,气血津液不足,疮疡难以起发、破溃及溃后难以敛疮收口。尤其在疮疡重症的七恶辨证中,更注重脾胃是否衰败,如虽患重症,脾胃未败,乃“得谷者昌”,尚有起死回生之转机;如脾胃已败,则百药难施,乃“绝谷者亡”,症多凶险难治。fk/!, 百拇医药

    同时,在疮疡致病因素中,以“火毒”、“热毒”多见,清热解毒法的临床运用非常广泛;然清热解毒之品多为苦寒药物,可短期使用,大量或长期使用则必定损伤脾胃,或伤及阳气,或冰凝血脉,毒邪无路可泄,必致僵持不化,导致疮疡难消、难脓、难溃,或变生他证等;尤其是疮疡溃后,脓血大泄,更耗气血津液,致使疮面难以收口。fk/!, 百拇医药

    因此,顾氏外科宗《外科正宗》“盖疮全赖脾土,调理必要端详”思想,治疗疮疡时总以顾护脾胃为本,使生化有源,气血充足,化腐溃脓,载毒外泄,生肌收口,或截断疮毒传变入里的进程,或纳谷旺盛,药物能最大限度地吸收,并使药到病所,达正盛邪却,疾病遂愈的目的。fk/!, 百拇医药

    而且,疮疡虽属火毒之症,但一旦脓出毒泄,用药上也应旋即渐减苦寒之品,以防损伤胃气;更忌疮疡内脓已成,再强求内消,妄投苦寒之品,以致气血冰凝,脾胃伤败,毒不得发,反致内攻。临证用药时主张甘寒清热为宜,慎用大寒大苦之品,以利对脾胃的保护,常用金银花天葵子蒲公英蛇舌草土茯苓芦根天花粉、生地黄淡竹叶等,用药处处注意健脾和胃并慎用碍脾妨胃之品,如党参白术茯苓、姜半夏陈皮苍术厚朴木香砂仁等醒脾健胃药物。并倡导药疗与食疗相结合,每多取效。fk/!, 百拇医药

    顾氏外科认为,饮食的宜忌,对疮疡的发生、发展和预后密切相关,且其关键在于辨证。辛辣刺激、煎烤炙煿助火生热之物、肥甘厚腻之品及鸡肉羊肉、无鳞鱼、虾蟹、香椿等发物,历来为疮疡大忌。在疮疡急性发作期,凡见局部红肿热痛,或伴发热等全身症状,此为湿热火毒炽盛之象,主张忌口,诸发物应该避忌。fk/!, 百拇医药

    在疮疡后期,凡见精神萎靡,呕逆频作、饮食难进、入药即吐,疮口平塌,肿势散漫,时流清稀脓水等症,此时气血津液大量耗伤,胃气将败,正气不支,邪毒内陷之象,百药难施,主张当务之急扶助胃气,培补后天生化之本。可以食疗为主,常嘱患者停止进药,以食疗代药,并大胆突破禁忌,采用发物,每天给予“小公鸡”一只,蒸汁,频频饮服,每使已入险境的危重患者精神好转,胃纳渐馨,疮口肿势渐聚,脓水变稠,正气慢慢来复,俾气血充沛,化腐溃脓,载毒外泄,从而为进一步调治创造了条件。fk/!, 百拇医药

    链接:fk/!, 百拇医药

    顾氏外科肇始于顾云岩,奠基于第二代传人顾筱岩;顾筱岩以疡医名著申江,研制疔疮虫与芩连消毒饮治疗疔疮,有独特疗效,被称为“疔疮大王”;发展于第三代传人顾伯华,顾伯华是顾氏外科最杰出的继承者和发展者,又是现代中医外科学的奠基人;而今,学说进一步发展于第四代传人陆德铭、马绍尧、唐汉钧等。自20世纪80年代起,顾氏外科先后被列为国家重点学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及上海市重点学科。(阙华发 徐杰男 张臻 邢捷 王云飞 单玮 肖文 唐汉钧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