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保健版 > 健康快讯 > 健康漫谈 > 正文
编号:12486640
拆字词游戏:我的一生找的一生
http://www.100md.com 2014年1月3日 北京晚报
拆字词游戏

     插图 苏京平

    原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

    我现在得的是一种所谓不治之症——帕金森综合症。得病的原因不详,有遗传说、环境说、免疫说等等,反正是大脑神经系统中一种叫多巴胺的物质缺失了,造成大脑这个司令部的指挥系统失灵,人自然就变得行动越来越迟缓,最终慢得一动不动了。

    我“的一生”找“的一生”

    我今年63岁,发现得这个病已是三年多以前,那正好是我刚要退休的时候,原本有一个宏伟的退休规划,这下眼瞅着泡汤了。当时有医生不无宽慰地说:“建议您写个遗嘱吧,省得到写不了字、说不出话的时候再着急”。难道我真的就此进入生命倒计时了吗?步入花甲之年,我才如此认真地面对 “我”。仔细端详,我发现“我”字的构成是一个“找”字加上左上角的一撇。汉字的暗藏玄机真是妙不可言。试想“我”的一生,不就是不断地“找”的一生吗?问题是事到如今,我要找的那一大撇究竟是什么?我又该如何去查找、寻觅、探究、求索?

    说是突如其来,其实事后想来,人生就好比一盏油灯,要让灯亮,一是多加油,一个多加捻儿。有足够多的油,不仅可以让眼前的灯光旺逐,而且能够可持续发展,所以油要长期储备,计划使用,有备无患。如果急功近利总想快些灯火辉煌,于是情不自禁地多加捻儿,结果灯确实会暂时亮堂了许多,但岂不知这只是一时的红火,是一种虚假的“繁荣”,灯越亮,离毁灭越近。待油耗尽,捻儿再多也无济于事,所以体育赛场上最响亮的口号是“加油”,而不可能是“加捻儿”。而我,或许就是常年的精神紧张,体力透支,亚健康状态,免疫力下降,导致大脑神经老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指挥系统日益陷入瘫痪。好在我还只是早中期的帕金森患者,还没有“弹尽粮绝”。面对我这盏油灯的“燃料危机”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我”手握兵器 把握人生

    于是进一步审视这个“我”字,发现还有一种解读方式,左边一个“手”字,右边一个“戈”字。手握兵器而把握人生主权当为“我”。“天生我才必有用”,我因而自信。力排众议,独树一帜,不负众望,尽力拼搏。“我命在我,不在天”,我因而自主。“一切都会过去”,“一切皆有可能”。大可不必自我边缘化。波峰浪谷,事在人为。

    “帕金森,那不就是个人名吗”?心身科专家赵志副教授的一句玩笑话,轻描淡写,让我茅塞顿开。如若时光倒退195年,是我首先发现、报道了人类的“这种病”,那这种病或许就会以我的名字命名为“苏京平病”,而没有英国大夫帕金森先生什么事了呢。我们何必“谈帕色变”。

    现在我国的“帕友”人数超过200万,预计2025年可达500万人之多。我不过是这数百万帕友之一员,既不孤单,也不孤立。数学家陈景润、作家巴金、拳王阿里、政治家阿拉法特、影星J.福克斯、教皇保罗二世等人不都是帕友吗?我多次参加帕友聚会,亲眼目睹形形色色的“面具脸”、 “颤抖手”、“舞蹈腿”等,大家高谈阔论、结伴而行、相互鼓励,散发着正能量和生命力。三年前我的直觉是自己被判“死刑”,只不过缓期执行,抱怨为什么我倒霉?如今想明白了的我“起死回生”,感到身为患者,完全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以当事人的身份,直接体验、考察、试验、研究帕金森症。这样我的后半生就又多了一个悬念丛生,值得探寻的领域。多难兴邦,多病成人。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片面地说“生命在于生病”。

    围绕健康,顺理成章,我乐观面对,展开一系列的调适、康复行动。医疗上,中西医配合,主动当好“试验品”,以生命的代价换取与病魔“对话”的机会。当然,也不是有病乱投医,而是“医患同行”,多元并举。这里的首要原则就是遵从医嘱。其次生活上,适时地做好减法,及时刹车,在慢生活中以退为进;事业上依然不离不弃,但要突出一个乐字,从“好玩儿”到“玩儿好”,志在产出更多的快乐荷尔蒙,描绘人生的别种风光、别样风采。

    说实在的,人在病中,特别是在得了所谓绝症中,往往会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这时,获得怎样一种人际关系就至关重要。这时,最珍贵的是情感,最重要的是信任,最有价值的是还能为他人、为社会做点什么?眼看着一些“帕友”在自我封闭中自我折磨,我想与其这般孤军作战,何不公开“隐私”,坦然面对,化个人奋斗为集体抗击,化个人痛苦为群体博爱,从而减轻心理压力,精神负担。于是,我先是在亲朋好友中“公开身份”,进而在各种公开场合爆料晾晒病情,与周边各色人等心平气和的沟通交流,淡化畏惧感,强化责任心,直至以当事人的身份现身报刊,以文会友,特别是在电台、电视台的相关节目中现身说法,参与研讨。如今我热衷各种社会公益活动,参与各种友情聚会。当然这样做不一定适合所有人,但这确实让我找到了完善自己人际关系的核心与源泉,获得了一种生命的自由。

    我有意识地把病情公开化,调整个人心态,尝试着在多种社会活动中发掘潜意识中的生命自愈力,即体内潜在的自我修复功能。我报名参加了“绿家园志愿者”组织的“江河行”环境考察行动,非但没有掉队、拖后腿,还每每冲锋在前,以致一些同行队员开玩笑地“严重”质疑我是否真的患有帕金森综合症。我还与亲朋好友一路同行,先后冲出亚洲,走进非洲、欧洲和澳洲,漂洋过海,放松心情,令我心胸大畅,眼界大开。此等文明之旅、心灵之旅,让我从心神不定到心平气和,到心满意足。途中,我心血来潮,试图向“驴友”们演示帕金森患者所特有的手臂静止性颤抖,结果出人意料,多次展示都失败了,“演砸了”引来一片哗然,这倒让我惊喜不已。人们常评论一个人干事“在状态”或“不在状态”,难道是我心有灵犀、无师自通,“在状态”了?这种公开状态(动态、形态、神态、心态等)竟引发了我内在某种自愈修复功能?这种生命现象太鼓舞人心了。

    链接 帕金森 有先兆

    对于帕金森病,目前专家认为只有早发现、早治疗才能早获益。以下是帕金森病的先兆症状,一旦您出现了其中一种或几种,应引起重视并及时就医。

    1、嗅觉减退、便秘。是目前最被重视、最具应用前景的帕金森病早期预警信号。您可能发现对于某些事物的嗅觉不如以前那样敏感了,且原本正常的排便习惯也发生了变化。

    2、出现手臂或身体其他部位震颤。帕金森病的典型震颤主要表现为运动时不颤、安静时出现、紧张时加剧。

    3、移动或行走变得困难。开始觉得身体、上肢或下肢僵硬, 且活动后僵硬感也不会消失。行走时手臂不能正常摆动, 或旁人会说您走路的样子看起来很僵硬。

    4、动作变慢、写字变小。如果您发现自己扣纽扣、穿袜子、系鞋带等动作明显变慢了,或者写字越写越小,这可能是帕金森病的早期信号。

    5、手臂摆幅小、面具脸。走路时一侧手臂摆动的幅度比另外一侧摆动幅度小。而当运动障碍发生在面部时,患者就好像戴了一副假面具,表情呆板、眨眼减少。

    6、抑郁。帕金森病患者中约有40%至55%会出现抑郁,抑郁可出现在帕金森病的任何阶段,但一个高峰是在疾病初期。

    7、睡眠障碍。70%的帕金森患者存在各种睡眠障碍。包括白天过度嗜睡、夜间觉醒和睡眠时出现拳打、脚踢、大叫等猛烈的动作。

    心得分享

    所谓“健康”,生态好为“健”,心态好为“康”。事实上,任何病都不过是一种“状态”,而实施长期带病生存也不失为一种疗法。推而广之,只要能有效控制住自身状态,保持应有的生活质量,与病魔和平共处,亦不失为另一种治疗上的成功。生命状态越达观,细胞的免疫功能就会越强大。反之,如临大敌,甚至人为树敌,则适得其反。

    “人可以没有一切,但不能没有向生命深处追索的精神”。这是作家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写下的名言。我愿以此名言与大家共勉。 (宋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