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文化 > 更多... > 正文
编号:12460931
野 葛
http://www.100md.com 2014年4月16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4080期
     葛这种野生藤科植物,在湖北省黄冈市麒麟畈村随处可见。宽厚的叶片呈三裂,裂痕并不明显;纤维孔上有许多分布不均匀的绒毛,具有良好的吸湿作用。它的花梗纤细,簇生于花序枝节上;七月开花,紫红色,小朵儿,密集而聚;结荚累累,形若豌豆,却无果实。葛藤可以攀附树枝,缠绕而上;亦可匍匐在地,纵横交错,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绿色大网。这张绿色大网除了山雀和小型动物能够穿透以外,人类是很难钻进去的。因此,繁茂的葛藤网络就成了一些小动物的庇护所。$2:^}8/, 百拇医药

    黄岗市麒麟畈的野葛,如果按山水分,有山葛,有水葛。顾名思义,山葛是长在山上的,水分少一点,淘洗淀粉最好;水葛是生在河边溪畔的,水分多一点,生吃时有水果味道。如果按葛所含淀粉多少来分,有粉葛,有柴葛。粉葛中淀粉含量高,是上等野生葛,比较难得;而柴葛中的淀粉含量极低,吃在嘴里也精淡寡味的,每得之,即弃之。不过,在那个食品匮乏的岁月里,即便挖出来的是柴葛,也是舍不得扔的,含在嘴里,嚼嚼也不坏,至少可以满足臆食的需求。$2:^}8/, 百拇医药

    自古以来,野葛就被人类充分利用,譬如《诗经》涉及葛的就有近10首诗,其中《葛覃》生动地记叙和描绘了女主人公采葛、煮葛、织布、制衣、归宁的全过程——“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綌,服之无斁。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我们仿佛看到那个喜悦的少妇,穿上自己缝制的葛衣,在铜镜前搔首踟蹰,打算回家探视父母——这样的心情是何等的幸福与满足啊!$2:^}8/, 百拇医药

    小时候,我经常随大人到山野里采葛,感受到许多做人的道理。乡下人采葛是有讲究的。这种讲究体现了今天的生态平衡、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与捕鱼、狩猎一样,自觉地遵守“猎杀不绝”的传统规矩。如果遇到大范围的野葛丛生的地方,首先要将密集如网的葛藤刈断,并摘去宽大的叶片,留取葛藤,用于编织藤鞋或搓绳索;然后选择粗藤茬,觅其蔸,开挖……取出粗壮的大块根茎后,尽量把尚有根须的藤茬或藤蔸,以及葛藤,回填到泥土中,以便来年生出新葛。$2:^}8/, 百拇医药

    如果在路途或河堤上遇到一二棵野葛,我们就顺着藤蔓找到葛蔸处,用一根木棍子或竹签,不停地刨土,剜根。尔后就水洗一洗,生吃,感觉非常好。这种意外的收获,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果了腹,填了肚子。那个时候,我们麒麟畈的小孩子个个肚子里仿佛有无数饥饿的虫子,时刻准备武装暴动。$2:^}8/, 百拇医药

    炎热的夏天,祖母为了让我身上少生痱子,每隔几天就用开水冲一碗葛粉羹让我喝下去。这种野葛粉冲的羹还真管用,清热、祛火,增强了我的体质$2:^}8/, 百拇医药

    年少不知味,老来常怀想。如今,每到炎夏,我就会想起麒麟畈的野葛粉来。(安徽 包光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