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学版 > 医学知识 > 耳鼻咽候 > 鼻知识 > 正文
编号:12491548
鼻子的一天
http://www.100md.com 2014年4月29日 生命时报
     早上7点,在长毛绒床垫铺成的安乐窝里,我用一个大喷嚏,将我的主人和她的丈夫从睡梦中惊醒。这么做是有些粗鲁,可我这儿像土堆一样干燥,灰尘吸走了空气里的水分,把我堵死了。要是主人给我配个加湿器或者用个盐水滴鼻剂,我也不会这么冒犯。

    好在主人很快掀掉被子,走进浴室洗澡。好舒服!包围在温暖、湿润的空气里,我的通道打开,又可以闻味了。洗完澡后,主人带我去了餐厅,要不是刚才的水蒸气让我恢复,这顿饭就会像断了电的游乐园一样了无生趣。虽然食物是由嘴巴品尝的,但我知道一个小秘密:味蕾只能感知咸、甜、酸等最基本的滋味,其他让人愉悦的味道,都是“鼻子大人”我传递的。主人把美食吞下去之后,香味在喉咙后面飘荡,刺激到我的嗅觉感受器,她才能品尝出哪个是草莓,哪个是香蕉。

    也许主人觉得我只是用来闻气味的,但我更重要的任务是给肺当侍卫。我会把主人吸进去的空气加温、加湿,以免让肺受到干燥、寒冷刺激。我每天还会生产约946毫升的黏液,捉住从尘埃微粒到各种病毒在内的所有“捣蛋分子”,把它们化成痰咳出来,或者顺食道进入胃被胃酸消灭。还有,我不是两个只管通气的窟窿眼儿,鼻腔里的鼻甲能减缓空气流速,我独特的外突体形还能帮助肺在烈日下也保持凉爽湿润。

    下午,主人带着我去赏花。众多花粉扑面而来,我的鼻黏液里的一群“好斗分子”开始不安分了,它们召来大量水性分泌物,准备“清除垃圾”。主人拿起卫生纸堵住我,我真想朝她喊:“不要忍着不打喷嚏!你难道不知道那是清除入侵者的闸门吗?”我的迎战策略就是:敌人再多,一喷了之。

    我还拥有超强的记忆力,闻到一种气味时,我也许立刻就能够发现曾经在哪里闻过, 甚至让主人回忆起这种气味曾经带来的心理感受。晚上该睡觉了,可当主人的脸碰到枕头时,我又有了受压迫感。她喜欢趴着睡,却不知道这会让我发堵,枕头里灰尘也很多。我只能闲着,让嘴替我“值班”呼吸,发出讨厌的呼噜声。

    总之,不客气地说,人要想活得舒畅,得先让我舒畅。▲ (●[美]吉尔·普鲁沃斯特 ●孙开元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