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人与医学 > 正文
编号:12491740
中国放射源:危险胜过"核杀手"
http://www.100md.com 2014年5月13日 网易另一面
中国放射源:危险胜过"核杀手"

     53年间核设施未有急性辐射致死,放射源辐射却死了10人。

    5月10日,天津某公司在南京丢失了87小时的放射源铱-192找回。国家环保部定性此次事件为重大辐射事故,4名责任人涉嫌危险物品肇事被刑拘。放射源作为危害不亚于"核杀手"的危险品,管理本应相当严格,但其实,从1954年发生第1起有记载的放射事故开始,中国的放射源事故就常有发生,事故发生率大约是美国的40倍,且有2000余枚完全失控。

    1、1954年到2007年,核设施未发生过急性辐射致死事故,但10人因受放射源辐射而急性死亡,占全世界死亡总数的17.2%

    用天然或人工放射性核素制成的、以发射某种辐射为特征的制品,通称放射源。根据《放射源分类办法》规定:Ⅰ类放射源为极高危险源,没有防护情况下,接触这类源几分钟到1小时就可致人死亡;Ⅱ类放射源为高危险源,没有防护情况下,接触这类源几小时至几天可致人死亡;Ⅲ类放射源为危险源,没有防护情况下,接触这类源几小时就可对人造成永久性损伤,接触几天至几周也可致人死亡。中国原子能研究院研究员刘森林等人的研究发现,1954年到2007年,核军工和核电站未发生一例死亡、放射病例。而核和辐射技术应用当中,却有10人死亡(占全世界死亡总数的17.2%)、49人罹患放射病以及16人皮肤烧伤。

    2、放射源已进入人们日常生活,04年全国普查数量既超十四万枚。其无色无味,外形似普通金属物或者铅罐,不易被识别

    虽然放射源危险胜过"核杀手",但与核电的高集中度形成鲜明对比,放射源遍布全国各地。从1950年代起,放射源就开始在民间使用。一个生产队为辐照土豆、大蒜,就可以建起一个钴-60源。现在,涉核的机构包括大学、科研院所、医疗卫生系统、农科院系统等,用于测量、消毒、育种等。2004年,时环保总局联合卫生、公安在全国范围内发起放射源普查。拥有放射源的单位超一万家,放射源超十四万枚,且每年以5%到10%的速度在递增,几乎遍布全国所有省区。另一方面,放射源无色无味,在正常的情况下,看起来就是一个金属物或者铅罐,人们在不知的情况下将这些东西当作废铁捡去。

    3、中国1988年至1998年共发生放射性事故332起(事故发生率大约是美国的40倍),受照射总人数966人

    危险放射源具有高致病性,又难以识别。但源业主使用放射源是否都严格按规定操作?据《全国放射事故案例汇编1988-1998》,中国大陆从1988年至1998年共发生放射性事故332起,受照射总人数966人。一旦受照射,即可能改写一生命运,1990年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放射医学研究室钴60源室7名工作人员受大剂量照射,两人死亡,另外5人患上了骨髓型放射病。从每年发生的事故数来看,中国与美国相近,如果将事故数与放射源拥有数结合起来看,中国的事故发生率要高于美国,大约是美国的40倍。

    4、人为因素是放射源事故主要原因,1988~1998年责任事故将近占到了85%,其中管理不善47.29%,领导失职20.18%

    1995年出台的《放射事故管理规定》将事故性质分为责任事故、技术事故和其它事故三类。范深根《我国放射事故概况与原因》指出,责任事故在放射源事故中是主要的。1954到1987年之间责任事故占总事故的百分比为78.7%,而1988~1998年之间人为因素造成责任事故占到了84.64%以上:管理不善(47.29%)、领导失职(20.18%)、工作中安全意识淡薄(6.63%)、工作人员违规操作(4.52%)、操作失误(4.82%)、缺乏安全防护知识(1.20%)。技术事故等其他原因还不到五分之一。官方事后补救政策为降低事故势头,1986年放射性事故飙升到70起,《放射性同位素与射线事故管理规定》才出台。

    5、至少两千枚废旧放射源下落不明,对人类安全和环境构成威胁,即使和其他废旧钢材高温熔炼危害依然存在

    据《全国放射事故案例汇编1988-1998》,1988年至1998年丢失放射源584枚,256枚未找回。这些未找回的放射源成了丢失源,处于完全失控状态,对人类安全和环境构成了潜在的威胁。中国首例核辐射受害者索赔案当事人宋学文即因在厂区雪地里捡到了一条貌似钥匙的白色金属链(实为丢失的用于探测金属内部瑕疵的放射源),两年内相继失去了两条腿和一条胳膊。而中国工程院院士潘自强2002年估测,中国已产生废放射源约2.5万枚,完全失控的放射源约有2000枚。在国内发生的多起放射源丢失事件中,很多放射源都和其他废旧钢铁进行了熔炼,但危害依然存在。虽然放射源在被熔炼进钢材以后放射物质的含量得到了稀释,放射性不会像以前那样强烈,但是稀释并不能够改变放射源的半衰期。

    6、直至2010年,中国放射源事故才有国家层面法规专门进行管理,而废放射源的安全管理、损害赔偿至今无法可依

    从1954年发生第1起有记载的放射事故以来,中国放射源事故就并没有一部基于国家层面的法规对此进行管理和监督。2010年实施的《放射性物品运输安全管理条例》虽突破过去"仅有技术标准,但没有法律要求",但远没有完成放射性物品监管法律框架的搭建。在IAEA于2003年9月8日核准的Code of Conduct on Safety and Security of Sources(《放射源安全和保安行为准则》)中要求成员国均应根据各自法律建立的监管机构拥有制定条例和颁布有关放射源安全和保安导则的权利,其中包括贮存设施。至今中国尚未出台专对废放射源的类似保安行为准则的相关文件,使在废放射源的安全管理方面没有统一的依据或准则。公众最关注的关于"损害赔偿"问题,也无法可依。

    7、中国仅有西北处置场、北龙处置场和还在建的中低放废物储存库,而射源数量每年增长15%,越来越多的放射性废物无处安放

    监管之外,废弃的放射源如何处置是更严重的问题。《放射性同位素与射线装置安全和防护条例》规定:确实无法交回生产单位或者返回原出口方的I类、II类、III类废旧放射源,送交有相应资质的放射性废物集中贮存单位贮存。虽然中核工业集团系统、各省及科研院所都有自己的中低放废物暂存库,但仅限于暂时存放。目前为止,中国仅有西北放射性废物处置场和广东的北龙处置场,和第三座在建的中低放废物储存库,这些都不能完全承担起接纳全国放射性废源的重任。并且以中国放射源数量每年增长15%的速度计算,而依照规划中国在2010年到2015年之间才能完成国家的高放射废物处置库选址,并在2050年建成。在这之前,越来越多的放射性废物无处安放。

    8、中国无高活度废放射源处置库,只能长期贮存,而高活度废放射源的活度又远超规章对废放射源贮存库的活度限值

    此外,长寿命/高活度废放射源因其半衰期长,活度高,一旦发生丢失、被盗等事件,就会酿成辐射事故,合理处置避免其脱离监管范围流入社会,形成安全隐患显得更为重要。而中国目前尚未有关于长寿命/高活度废放射源的处置库,只能将其进行长期贮存。据《核技术利用放射性废物库选址、设计与建造技术要求》规定:接收的单个废密封源或不在用密封源的活度一般不应超过4×1012Bq(100 Ci),而目前有的高活度废放射源的活度已大大超过了该值。已有的废放射源贮存库几乎都是城市放射性废物库的一部分,且收贮的大多数废放射源并不是高活度废放射源。

    9、2003年前负责放射源安全的卫生系统,既是监管者,又是大量放射源的使用者,监管职能划归到环保总局后调整并未到位

    早年间负责放射源安全是卫生系统,它既是监管者,又是大量放射源的使用者,权力要谋利,管好自己的手效果可期。2003年《关于放射源安全监管的部门职责分工通知》出台,原属卫生部门的监管职责一并划归到环保总局。但监管职能的调整并未到位。如国家环保部已设废放射源管理处,而收、送贮长寿命/高活度废放射源过程中由谁负责监督管理?是否应由废放射源所在地方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或其授权单位负责?至今未定。此外,环保部把主要力量放在核电站的监测上。较之核电站等大规模的核工业,放射源规模较小,但是一旦出问题,也非常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