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各地传统医学 > 民族医药 > 藏族 > 藏医药 > 正文
编号:12531269
藏药的六味、八性、十七效
http://www.100md.com 2014年5月25日 国医在线
     藏药,对药物来源、性味功效和用药法则有独特理论。《月王药诊》首先提出五行学说和六味、八性、十七效的概念,《四部医典》又进一步加以阐明,使其上升到理论原则。五行学说是指药物来源于土、水、火、气、空。与当今所说的植物生态因子相似。土,为药物生长提供土壤;水,为药物生长提供水分;火,为药物生长提供热能;气,为药物生长提供动力;空,为药物生长提供空间。五行缺一不可,否则药物就无法生长发育。来源于五行的药物与性味功效又有密切关系,土性偏强的药物味甘,具有重、稳、钝、柔、润、干之性,具有强筋骨,增生体力,滋补强壮之效,可治隆病。根及根茎类药材大都属于土性。水性偏强的药物,味涩、酸,具有寒、凉、润、稀、钝 、软、柔之性,具有使饮食营养、血、肉、脂肪、骨、骨髓、精等七大物质聚和,增生肌肉之效,可治赤巴病。皮类和叶类药材属于水性。火性偏强的药物,味辛、涩,具有促进七大物质基础成熟,助消化,促吸收,增生体热,荣润肤色作用,可治培根病。花类、种子类药材大都属于火性。气性偏强的药,味辛、涩 、咸,具有强筋骨,通经活络,增生体温,收敛疮疡,促进七大物质基础运行。皮类药材大都属于气性。空性偏强的药材,具有四性的通性,其功效通行全身无阻,舒胸宽腹,遍及肢体,适用于一切疾病。果类和种子类药材大都属于空性。同时这一理论还把药材的颜色和五行联系起来,认为黄色、淡黄色为土 ;白色者为水;红色者为火;绿色者为气;蓝色者为空。并根据药材的颜色来考虑其属性,决定它的六味、八性、十七效。

    药物六味,即甘、酸、苦、辛、咸、涩。甘味具有增强体力,补气固本,荣润肤色,开窍舒胸,生肌消渴,增生体温,生培根之效,对赤巴有益;辛味具有增生胃温,健胃消积,镇静安眠,驱杀肠胃寄生虫之效。咸味具有熄风、镇静、消肿化积、消烦渴、增体力、生血液、生赤巴、干黄水、下死胎之效;涩味具有通淋止泻、复苏开窍、荣润皮肤和驱虫的功效。

    六味之外,还有三化味,即服药后在体内经吸收使原来药物之味发生变化。如甘、咸两味转化为甘味;辛、涩、苦转化为苦味;酸味经体内吸收后仍为酸味;因此, 甘、苦、酸称之为三化味。

    药物八性,即寒、热、轻 、重 、钝 、锐、 润 、糙。藏药学认为,疾病的发生是由隆、赤巴、培根失调所致;造成其失调是所用的药物性质不当、饮食不和、起居不适所造成。藏医所说的:“隆”,相当于中医的“气”、“血”,其功能是主呼吸、肢体活动、血液循环、五官感觉、食物分解排泄和精微运转等。“赤巴”相当于中医的“胆”或“火”,其功能是产生热能,维持体温,增强胃的功能,壮胆生智,荣润肤色。“培根”相当于中医的“土”和“水”,其功能是增强胃液,消化吸收,保持和调节体内水分的运转等。一般是重、钝两者医治隆、赤巴病;热、轻、锐、糙能医治培根病。且轻、糙、寒能诱发隆病;热、锐、润能诱发赤巴病;重、润、寒、钝能诱发培根病。同时,藏医学把药物的性与疾病的性同归为寒、热两大类。因此,药物与疾病的属性要对应相治,即寒与热,经与重,锐与钝,润与糙是相互对立,又相互制约的矛盾统一体,所以在治病时应辨证论治。

    十七效,系指药物对疾病具有十七种对治功效。寒与热,温与凉,干与稀,润与糙,轻与重,稳与动,钝与锐,柔与燥软。藏药学理论认为药物性、味、效与五行有渊源关系,土性强的药物具有重、稳、柔、钝、润、干之效,能治隆病。水性强的药物具有稀、寒、重、钝 、润、软、温、柔之效,能治赤巴病。火性强的药物,具有热、锐、燥、轻、润、动之效,能治培根病。总之,这十七种效能,能治疗临床呈现的各种病症。两种为一对,一是药性,二是病性,互为对治,即病性轻的应用重效能的药,反之病性重的,应用轻效的药物。依此类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