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各地传统医学 > 民族医药 > 藏族 > 藏医药 > 正文
编号:12531213
藏医药文化的发展
http://www.100md.com 2014年6月7日 国医在线
     藏医药文化的发展

    公元708(藏土猴年)吐蕃第37代赞普——赤德祖丹时期,诞生于拉萨西北堆龙吉纳境内(今西藏拉萨市堆龙德庆县境内)的玉妥宁玛·云丹贡布是藏医药发展史上影响极深、功绩卓著的一位伟大的藏医药学家。他不仅连任两代赞普御医,而且着手总结整理了藏医药学典籍——《四部医典》的基础母本。

    该母本后经公元1126年(藏火马年)诞生于后藏娘堆地区(今西藏日喀则江孜县境内)的玉妥宁玛第13代传人—玉妥撒玛·云丹贡布的全面发展、系统研究与高度总结,终于完成了既具有完善的医学理论体系,又符合广大藏族人民日常生活习俗及生产劳动需求的医学名著—《藏医四部医典》,从而使藏医药学这一世界民族医药宝库中璀璨的明珠得以发出千年不灭的璀璨光芒。

    旧西藏处于封建农奴制度下落后的政治格局,由于社会经济极其落后,各项事业发展缓慢。藏医药作为社会使用价值极高的一项自然医学科学,虽然得到了各阶层的肯定,但由于社会政治与经济等条件限制,藏医药医疗、教学、生产机构设置及其经费投入严重缺乏,且不说规模教育、人才培养及研究发展问题,由于基层医疗机构少,药品生产量与质有限,使得其服务对象基本限于高层官员、寺院活佛及上层贵族,大部分地区处于“无医院、无医生、缺药品”的落后状况,广大劳动人民有病得不到医治,挣扎在贫病交加的死亡线上。

    以西藏自治区为例,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西藏和平解放以来,中央政府以及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中西医并重的卫生工作方针,不断加大对藏医药发展的扶持力度,把藏医药纳入西藏医疗卫生工作的战略重点,在藏医医疗、教育、科研、产业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在保障西藏人民群众健康、促进西藏经济社会发展、保持西藏政治局势稳定中越来越发挥出自身独特和应有的作用。(米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