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各地传统医学 > 民族医药 > 藏族 > 藏医药 > 正文
编号:12531214
藏医药文化的基本理论及内涵的科学性
http://www.100md.com 2014年6月7日 国医在线
     藏医药文化作为藏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体现藏医药本质与特色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总和,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藏民族几千年来认识生命、维护健康、防治疾病的思想和方法体系。其内容既体现在藏医药学的内在精神和思想上,也体现在其悠久的历史、丰富的理论和切实可行的临床操作技能等环节,也就是说藏医药学所依赖的特殊自然环境与其发展历史、内在的价值观念与思维方式、外在的行为规范和器物形象等诸多因素共同构成了藏医药文化的内涵。藏医药文化基本理论及内涵的科学性具体体现在:

    1、辩证统一的微原子(物质)形成论。藏医把人体的基本组织、生理机制、生命的运行机理及产生疾病的病因、性质、病症等的基本原因都概括为以形成世间万物的“五大源”为基础的“三大基因”(“三大基本因素”简称“三大基因”或“三大因素”)即“隆”(指人体风或气份,由气源主生)、“赤巴”(指人体火性或热份,由火源主生)、“培根”(指人体涎或寒份,由水与土源主生)三大形成、维持和消亡人体的基本因素。隆、赤巴、培根由于各自组成因素不同,因此具有不同的特性和功能,但它们之间并非各自独立,互不相干,而是互相依存、互相制约的。此外还明确指出:“五大源”或“三大基因”在形成人体各类组织,生命、生理活动和疾病现象时,其单类性质虽然是互为矛盾冲突的,但通过一种特殊环境——人体有机组织,形成了一种辨证的、矛盾统一的、特殊和谐的生命运动环境,也正是这种环境才导出了人体生命形成、发育、成长、疾病、衰老以及死亡等一系列生命活动和现象的不可逆性产生。

    2、精神与物质并重的人性化医学。藏医学认为,形成外盛物质世界与内华人体生命的基本物质“五大源”或由此形成的“三大基因”其实质是一种组成各类物质形态性能的微粒结构,也就是“基础微粒或原子说”。同时,藏医学极其重视“思维”或“意识”对人体基本组成、生理、生命活动及一系列疾病的产生、病变和消失过程的作用与影响,但考虑到承载生命之基础物质的重要性,将其主要原因还是归咎于“五大源”或“三大基因”的产生、变化与消失。因此可以得出一个定论就是:形成于远古时期的藏医药学理论是一个以“物质微粒基本论”为基本观点,以“物质与精神综合论”为基础理论的辨证唯物的、人性化的医学科学理论,也正因为如此,藏医自古至今能够在医学理论与临床实践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3、科学的微平衡及亚健康论。在疾病、健康与亚健康等的分界线的认识上,藏医认为三大因素的机能及含量如果在人体内维持了相对平衡,就出现正常健康的生理现象。当发生紊乱时就会根据紊乱的程度与人类个体的抵抗机制产生亚健康与疾病的状态,也就是说藏医学里将健康与疾病(含亚健康与病态)的分界线完全以人体三因素的平衡与紊乱状态评价,而这种内在因素的平衡与紊乱完全可以通过机体自身表现的各种生命体征表现出来,藏医学通过望、触、闻等特殊诊断手段对这类生命体征进行准确的判断。

    4、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与环保的特性。藏医药学还特别强调人体与外界即自然界有着密切的依存关系,人体内部的各项生理功能往往随着外界宇宙行星及周边环境的变化而受到直接或间接影响,因此,人类生活、生产等各项生命活动必须充分遵循和顺应自然界的一般变化规律与现象,一旦人为地破坏自然界或违背自然规律超越一定界限,必将遭到其严重报复,也就是导致人体内部的“三大因素”的紊乱和自然灾害的发生。

    5、科学先进的诊疗理念。具体体现在:(1)基于微平衡理论的诊断措施。根据藏医学基本理论,藏医对疾病的诊断一般采用“望、触、闻”的方法。其中“望诊”以舌诊和尿诊为主,包括医生用视觉来检查诊断疾病的一切方法;“触诊”以切脉为主,包括医生用触觉来检查诊断疾病的一切方法;;而“闻诊”则以询问病因、病症为主,包括医生能够用听觉来检查诊断疾病的一切方法。各诊断法虽然形势与内容各异,但基本原理仍是对人体“五大源”、“三大基因”和意识形态的基本平衡是否紊乱进行检查诊断。(2)综合完善的治疗措施。藏医治疗疾病的途径有饮食治疗、行为治疗、药物治疗和外治器械疗法四大治疗方法。目前临床上主要采用的疾病治疗法除使用一般饮食、行为疗法外,主要采用以植物、动物、矿物等药物为主的药物治疗,同时还采用以外敷、药浴、放血、火灸、穿刺及小型的外科手术等特色疗法。

    6、药材与药品的天然无害性。在全球性提倡自然洁净的“绿色药品”与注重综合调理的“传统生命医学”的21世纪,天然地道藏药材以及以此为基础配制生产的藏成药,作为青藏高原自然资源与自然科学的宝贵产物,由于其生长环境的高寒洁净与品种的天然稀有以及配药适合人性特征等特殊性,在现代药品与食品毒副作用猖獗普遍的现实社会中,为世界人类健康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表率与特殊贡献。

    此外,藏医典籍《四部医典》与《晶珠本草》共收载了各类药物近2000余种,其中动物药和植物药各约占五分之二,矿物药占五分之一。在这些药物中麝香、藏木香、翼首草、乌奴龙胆、高山大黄、唐古特青兰、毛瓣绿绒蒿、喜玛拉雅紫茉莉等一百多种青藏高原特有天然地道药材的认识和应用为祖国医药学宝库增添了一笔宝贵的医药资源和高原文化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