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0md首页 > 新闻 > 医药315 > 正文
编号:12491732
忽悠喝尿的“中国尿疗协会”是个什么组织
http://www.100md.com 2014年6月28日 腾讯新网
    

    近日有媒体报道,某大学88岁离休干部从1990年开始喝尿,直到今年5月因肾功能衰竭住进医院才停止。昨日,又有媒体曝光居然存在一个“中国尿疗协会”这样的组织。那么,这个组织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中国尿疗协会”的宗旨是“让不敢喝尿的人排除心理障碍”

    ●尿疗协会为了让人“敢于喝尿”,把尿液说成是“最干净的水”

    自愿喝尿没办法,鼓吹别人也喝尿则是个技术活。在“中国尿疗协会”的香港官网上,即把自己的宗旨定位为“弘扬我国既古老又新颖的喝尿文化,宣传推广自尿疗法,让想喝尿的人知道如何喝,让不敢喝尿的人排除心理障碍,知道喝尿的好处”。

    “中国尿疗协会”认为,大部分人不认可他们的原因在于都把尿液视为秽物,“对于尽饮尿液,一般人的直觉是视为污秽不堪的排泄物,总是喜欢把尿液和粪便混为一谈,这是一种非常错误的观念,是我们推广尿疗的最大阻碍。”

    

    “中国尿疗协会”倡导喝尿的诗一首

    针对这种“顽疾一般的固有观念”,“中国尿疗协会”提出了一种非常有创意的说法——尿其实是最干净、最有营养的水,“尿血同源,血液是尿的生身父母,尿是血液的分身,其化学成分来源于血液、相同于血液。医学化验人员都知道,健康人的尿是无菌的,因此可见,认为尿是脏物,饮尿有害是一种误解。”

    针对尿液的价值,“中国尿疗协会”辅之的证据是“据现代医学分析,尿中还有上千种微量成份,如氨基酸、维他命、矿物质、荷尔蒙、酵素、免疫物质和诱导细胞走向分化的物质”,任何群体服用尿液“无毒副作用,有惊人的疗效,是最接近现代医学的理想疗法。”

    而服用人体尿液的价值,我们在以前的专题《“学校收童子尿”与“300万人喝尿”》已经有过细述,“喝尿”实际上就跟“喝海水”差不多,并且可能破坏肠道健康。

    ●并用大量所谓成功案例来增强喝尿价值的说服力

    “中国尿疗协会”有一本内部刊物叫做《尿疗法简讯》,这本内刊的大量内容皆为尿疗法使用者攻克一个个医疗难题的“神迹”,比如在《尿疗法简讯》2010年第四期里写到“新疆原哈密市河东区工委书记李德尧同志今年73岁,退休后从事尿疗法的实践与宣传,发挥余热为社会无私奉献。2008年他成功的指导一位40岁的“宫颈腺癌”癌症患者,用尿疗+蔬菜汤和糙米茶,经过61天的两汤一茶(在此期间没有用过任何中西医药物),癌症患者成功的治愈了宫颈腺癌!后经新疆肿瘤医院确诊,再未发现癌肿瘤。”

    央视一档很有特色的节目《走进科学》,也曾报道过“喝尿村”,节目指出村上很多老人因坚持喝尿而治好了很多顽疾的事,并表示这种疗法虽然目前还没有被主流医学界认可,“但也不要急于否定”。在“中国尿疗协会”的官网宣传材料中,就用央视曾正面宣传过尿疗来为自己贴金。

    在“中国尿疗协会”的内部刊物上,喝尿可以治好并且曾今治好过的疾病包括各型肝炎、肝硬化、各种中晚期肿瘤、抑郁症、帕金森氏病、白内障、颈椎病、腰痛、股骨头坏死、风湿性关节炎等。按照“中国尿疗协会”的说法,喝尿可以攻克几乎世界上公认的各种疑难杂症。看来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一直是有眼无珠啊。

    

    参与“中国尿疗协会”的以中老年人为主

    通过“中国尿疗协会”公布的几次年会照片来看,其参与者大部分都为中老年人,且以老年人居多,而“如此神奇的疗效”,显然对这些老年人很有吸引力。在一次年会上,“中国尿疗协会”让老人们念的口号是“我喝我尿养我身”、“我喝我尿治我病”,这种忽悠对老人而言还是很有效果的。

    ■而“中国尿疗协会”鼓吹的官方性、公益性皆为子虚乌有

    ●“中国尿疗协会”的前身早在2004年就因违规而被撤销

    “中国尿疗协会”的前身叫做“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自然医学研究会尿疗研究中心”,在2002年12月正式成立,这个所谓的研究中心,当时是挂靠在“中国医促会”下,而“中国医促会”则是原卫生部主管、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合法组织。所以自2002年12月之后,“中国尿疗协会”就一直在宣扬自己的官方属性,为自己代言、正名。

    而根据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条例》第十条规定“社会团体名称冠以‘中国’、‘全国’、‘中华’等字样的,应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经过批准”,即应经过民政部批准。所谓的“尿疗研究中心”则是一个违规挂靠的机构,在2004年3月就已经被“中国医促会”在自查中撤销资格。

    ●转战香港后,其所宣传的“公益性”也为虚假,实为无需登记注册的无限公司

    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中国尿疗协会”会长保亚夫表示,“中国尿疗协会”于2008年在香港注册登记,被特区政府认定为“非谋利性民间团体,属公益性事业”。保亚夫表示,自己的协会并不是为了谋利,是政府认定资格的公益组织。

    在香港注册协会,主要分两种形式。一类是社团,由香港警务处审批,申请条件严格,但没有正式年审;另一类是公司类协会,协会运作完全按公司模式,每年一审。协会先以公司名义在香港公司注册处登记,然后再在公司名下设立协会。

    保亚夫此前在接受武汉媒体采访时,曾出示了近几年在香港年审的登记表。既然需要年审,则说明该协会不属于社团,而应该属于公司式协会。但是经人民日报记者向香港特区政府公司注册处问询,该处发言人表示,并没有“中国尿疗协会”登记在册的信息。

    “中国尿疗协会”宣传视频

    虽然“中国尿疗协会”明显不是公益组织,但也非完全杜撰出来的一个公司,因为并不是所有公司都需要登记注册。如果是无限公司,则无需在香港公司注册处登记,只需要在财经事务及库务局登记。而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的确有一家“中国尿疗协会”的合伙公司,以无限公司形式运作,甚至连法人资格都没有。

    ■ “中国尿疗协会”利益所在可能是卖力向老年人兜售“喝尿伴侣”

    ●其倡导“新颖喝尿”、“学会喝尿”,目的是为了卖“喝尿伴侣——七味果晶蜂胶素”

    前面专题说过,“中国尿疗协会”的定位是“弘扬我国既古老又新颖的喝尿文化”,并且要教会大家“如何喝尿”。这难免让人产生困惑,不就是喝尿吗,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实际上这恰恰是“中国尿疗协会”为推销自己的“独创产品”打下的伏笔。

    大家都知道喝咖啡苦,一些人喝不习惯,所以有了“咖啡伴侣”,而“中国尿疗协会”觉得很多人无法克服心理障碍去喝尿,就是因为尿骚味,并且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小孩不肯喝尿,怎样才能把尿的味道调得比较容易入口?”“尿这么臭,如果我们胡乱加入调料来改善口味,是否会影响喝尿的功效?”

    其实,把话说到这里,目的已经呼之欲出了,显然“中国尿疗协会”有自己的产品能“改善尿味”且“不影响功效”。这个产品就是“中国尿疗协会”在其官网大力推荐并希望其拥趸购买的“七味果晶蜂胶素”——集晨尿1000毫升调入尿疗伴侣,然后慢慢受用。

    其作用被描述为“将尿和七味果晶蜂胶素混合服用,在蜂胶素主要成分黄酮类的作用下,尿的骚味就会减少,同时,尿和蜂胶素产生化学作用,可以提高尿疗法的可靠性,使得疗效尽快出现。”

    而研发这款产品的阎玉森,是“中国尿疗协会”的特邀顾问,“七味果晶蜂胶素”这款产品正是他公司“珠海天然药物研究所”的主打产品。阎玉森认为,服下他这款产品辅之以尿,对绝大多数人都会有效果,但仅仅对“有钱人、有文化的人、医生、年青人”这几类人无效,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他们不信。”

    原来,他们是要把药专门卖给没钱的,没文化的,不懂医学的,和年老的。这四个特征,老年人很可能符合三个。我们在以前的专题里也提过,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针对老年人的“诈骗天堂”,不管是什么类型的诈骗,都喜拿老年人开刀,而骗老年人喝尿获取健康,不仅可能伤害健康、破财,对老年人的人格也是一种侮辱而没自觉。

    结语

    在我们年轻人看来荒诞的事,却可能成为很多老年人深信不疑的信仰,这离不开骗子精心的策划和包装。


    参见:首页 > 保健版 > 健康快迅 > 保健新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