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出路 > 正文
编号:12535255
老中医颜德馨教授——对中医现代化发展的前景展望
http://www.100md.com 2014年7月11日 国医在线
     日前,著名中医理论家、中医临床学家、同济大学中医研究所所长颜德馨教授作客哈药现代中药城,笔者同他进行了访谈。

    颜德馨教授是誉满华夏的名老中医,新中国成立64年以来首届评选出的30位国医大师之一。虽然已是94岁高龄,但依然耳聪目明,思维敏锐,行动自如,参观偌大的中药城后,又接着进行了近两个小时访谈,始终毫无疲态。

    颜德馨教授的长子颜乾麟教授告诉笔者,颜德馨教授坚持以自创的调达气血抗衰老方法保健养生,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

    访谈中,颜德馨教授始终表示愿以兼收并蓄的态度接纳包括现代中药、化学中药在内的一切能将中医药发扬光大的“盟友”。名老中医与现代企业合作的胸襟,让人们看到了传统医学走向未来,走向世界的希望。

    ▲现代中药应有中医“灵魂”

    笔者:颜老,您有70多年从事中医理论研究和临床实践的宝贵经验,现在有些中医对自己的验方很保守,您为什么愿意把自己的心血结晶“消糖方”、“醒脑方”拿出来与哈药集团合作?

    颜德馨:我这两个方子交给哈药集团开发也有一段故事。开始我是与另一个企业合作的,后来我发现对方的思维方式与我不同,他们仅仅是想靠我的药来谋求自身发展,却并不重视中医药的内涵挖掘,所以我就收回了项目。现在,改由哈药集团来做,是因为哈药集团很重视中医理论指导下的中药开发,这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这一点我很欣赏。

    笔者:治疗糖尿病和老年脑血管疾病的验方在中成药市场上层出不穷,您这两个方子的特点是什么?

    颜德馨:目前治疗糖尿病的中药里面,70%~80%都有西药成分,真正代表中药体系规格的犹如凤毛麟角。

    我这两个方子的特点,与众不同的是,我这里面有中医的“灵魂”。在“消糖方”这个验方中,我首先提出了“脾胰同源”的观点。我认为,尽管中医著作里没有对胰脏的描写,但中医讲“脾为生化之源”,说的就是人的所有饮食营养的吸收与排泄都要归到脾脏的功能,所以这个“脾”就应该是包括现代医学中的“胰”。在十多年的临床应用中,我打破了一般中医视糖尿病为“虚症”,补肾为主的路线,通过正本清源,即抓住健脾和活血化瘀来解决最棘手的“胰岛素依赖”和并发症问题。“脾胰同源”的原创思想,“正本清源”的中医灵魂决定了这个方子特有的配伍和疗效。“君药”苍术,通过运脾健脾,激发胰岛功能;“臣药”知母以养阴为主,能解决糖尿病阴虚内热的常见症状;“佐药”地锦草发挥清热降糖的作用;生蒲黄为“使药”,可化瘀降脂,有效预防糖尿病合并症。

    我认为这个方子所具有的理论和结构上的优势,经过比较一段时期的应用效果后就会显现,不像一般的药,今天吃了,明天血糖就降下来了,但后天可能又反弹。这个药不是为降糖而降糖,而是从中医整体论的观点来考虑,如何让糖尿病人不要再为药物越吃越多而苦恼,同时在调节血糖过程中减少并发症,让病人享受生命质量。

    笔者:您认为现代中药采用规模化生产会不会影响到中医辨证施治的疗效?

    颜德馨:这一点我考虑到了。比如说,“消糖方”的君药苍术,是个健脾的“王牌”药,但是有些“燥性”,所以臣药和佐药除了发挥特有的功能以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这两个药和君药一起用,可把君药性子比较偏温的倾向平衡掉,所以总的来讲,吃这个药的病人不会感到什么副作用。

    中药规模化可以让更多的人受益,但并不是所有中药都能规模化,我举个例子,鹿胎膏这个膏方,如果还保存其正宗的话,就没有办法规模化。这个膏方开始于明清宫廷,是皇后嫔妃和达官贵人精补食疗的膏方。现在按古方制作的已经凤毛麟角了,我所知道的只有吉林华医堂的孕之宝鹿胎膏还按照宫廷古方熬制,古方熬制对水质、鹿胎以及熬制技艺都有很严苛的要求,方寸之间决定膏方成败,而特定的水质和野生条件下的鹿胎是没法大量出产的。市场上有很多鹿胎膏产品,其实都不是正宗的鹿胎膏方,其组方就是很常规的妇科中成药,和多数妇科成药大同小异,药力只能入表很难及里,如果是多囊等妇科疑难顽疾,非古方不能达其灶。所以说,中医药规模化并不合适所有情况。

    笔者:中医药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但中药不便服用等原因却影响了中医药的发展,您认为这次您与哈药集团合作对于中医创新有何深远意义?

    颜德馨:我与哈药集团合作也是为了完成我的一个心愿。现在中医走向世界的呼声很高,但迄今还没有什么事例说明这个问题。我想中医走向世界应该与中药结合,我与哈药集团合作,就是想做出一个示范,中医要以中药为载体走向世界。

    颜德馨教授创立了调气活血为主的“衡法”治则,前不久,颜德馨教授当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把“气血学说”系统化,颜德馨教授及其弟子继承创新中医理论体系矢志不渝。

    ▲发展“气血学说”创新中医理论

    笔者:您的父亲颜亦鲁是江南名中医,对您从医有怎样的影响?

    颜德馨:我出生在江苏丹阳,父亲颜亦鲁是名医贺季衡的门生。新中国成立以后,我父亲先后担任南京中医学院附院内科主任、江苏省肿瘤防治研究所中医科主任等职务,是全国名老中医之一。他行医60余年,潜心研究中医经典理论,讲究“仁风”,对于病家有求必应。“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父亲的言传身教让我自觉走上了从事中医的道路。

    父亲在临床上重视健脾益气,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但对我影响最深的还是在为人道德方面,先贤颜之推曾著《颜氏家训》,父亲常常拿来教导我们,强调克己复礼,意思就是为人要谦虚,尊重他人。而我给儿孙们的家训“宽容、知足、健康”六字,依然延续了《颜氏家训》中的思想。

    笔者:有人说中医缺乏系统的理论体系,导致近年来发展“式微”,有的人甚至提出中医是“伪科学”。对此您怎样看?您率先创立了以调气活血为主的“衡法”治则,长期致力于中医气血学说的研究,历年来发表论文200余篇,出版著作10多部。您对中医理论体系的继承和发展持怎样的观点?

    颜德馨:中医来源于中华文化,其理论体系博大精深。我自幼从父学医,16岁进入上海中国医学院,又受到很多老师的影响,先后学习了《黄帝内经素问》、《伤寒杂病论》等典籍。这些经典著作,构建起了中医自己的生理、病理、药理、诊断及治疗方面比较完整的理论体系,为后世临床医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经过70年的理论研究与临床经验,我认定祖国医学是取之不尽的宝藏。中医理论的博大精深承载着祖国医学的文化特性,理论研究的弱化导致传统医学的萎缩。中医理论的振兴是复兴传统医学的首要任务,是国家对传统医药非物质文化保护中不可或缺的核心环节。因此,我认为中医理论要继承更要创新,离开继承去创新,就是无源之水,但如果不去创新,在现代医药科学的竞争发展中,中医也就没有生命力了。

    笔者:前不久文化部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传统医药领域有29人入选,您成为“中医生命与疾病认知方法”项目的六位传承人之一。有人评价您的气血平衡理论是中医理论的集大成者,这一理论是如何创新发展的?

    颜德馨:以气血为纲,调气活血,而致平衡的祛病养生思想在我的科研和临床实践中逐步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上世纪50年代,我在中医“汗、吐、下、和、温、清、补、消”八法之外,创立了以调气活血为主的“衡法”治则,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一直在研究“气血学说”的重要性。

    我本来的专业是搞血液病治疗的,当时到天津二五四医院参加会诊,这也是和天津有缘,三个星期每天看着病人血液的变化情况,我就想到淤血可能是人衰老和疾病的根源。我提出“气为百病之长,血为百病之胎”、“久病必有瘀,怪病必有瘀”的观点及调气活血为主的“衡法”治则,通过治气疗血来疏通脏腑气血,平衡阴阳,从而祛除各种致病因子。“衡法”指导下的成果主要在于两个方面:一是我在国内率先提出延寿不以补为主,而以平衡气血来抗衰老,二是我运用“衡法”治疗多种疑难杂症,临床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得到了国家有关方面肯定和多项科技进步奖。

    结合多年的实践经验,现在我更坚定地认为,气血流行全身,乃是脏腑、经络、形体、九窍等一切组织器官进行生理活动的物质基础,在祖国医学的理论体系中,有阴阳、脏腑、经络等理论,却还没有一本关于“气血学说”理论的系统专著,我70年的从医生涯始终致力于对其进行发展完善,把“气血学说”做为一个明确的知识将其系统化,填补空白。带博士生、在中医研究所搞项目、和厂家合作,我都坚持这一核心思想。与哈药合作的两个验方都是“气血学说”、“衡法”治则的产物,我相信,“气血学说”是可以走向市场、走向世界的。

    为了祖国医学后继有人,颜德馨教授夜以继日地工作,并设立专门的基金用来培养人才。颜德馨教授认为,一名好中医首先要坚定信念,要有一颗献身祖国中医药事业的赤诚之心。

    ▲寄语后辈“庄重自强”

    笔者:有人说,中医最大的危机之一是后继乏人,我们了解到您成立了一个“颜德馨基金会”重点培养中青年中医人才,您是怎样考虑的?

    颜德馨:当前有一种中医现代化的提法,我认为有一点偏差,化着化着就把中医和中药化掉了,现在,想找一个能以中医理法方药治病的中医大夫越来越难了,很多中医大夫就是看化验单或其他的检查报告,白血球高了就吃抗生素,真正按照中医的理论体系治病的已经不多了。

    我很重视培养下一代,现在,毕生贡献于中医事业而且有真才实学的老中医已经屈指可数了,所以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的工作很艰巨,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要抓紧时间培养接班人。尽管各地人才辈出,但搞实验的多,临床型的人才太少了!如果有朝一日我们要从日本、韩国引进中医人才,那就真的太悲哀了!

    说实话,我希望做的工作太多了,社区医生要培养,全科医生也要培养,还有高级人才。社区医生这块阵地我们中医一定要争,去年我们制定了社区医生手册,我现在真的是夜以继日地工作,希望下一代中医人才能够茁壮成长,尽早成为中医事业的中流砥柱,这样我就对得起老祖宗了。

    笔者:您收徒弟都有哪些要求?成为一个好的中医大夫关键是什么?

    颜德馨:跟我实习的医生很多,至今为止,我大概带了有200多个徒弟了,我首先要了解他们是否相信中医和中医的精神,是否了解中华文化,如果对中华文化不理解,不喜爱,那么是没有办法学到中医精髓的。一个好的中医接班人不单要看他有没有悟性,更重要的是看他能不能拒绝诱惑,有没有一颗献身祖国中医药事业的赤诚之心,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是不是“德艺双馨”。

    笔者:您给中青年中医医生一个寄语吧。

    颜德馨:我说四个字:“庄重自强”。要正确地定位自己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医师,不能妄自菲薄。现在,我们很多中医见到西医就怕,让自己处于配角的地位,这是非常错误的。中国中医研究院不久前更名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国家领导人都充分肯定了中医药,要求继承发展中医药事业,造福于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很多西医难以解决的疑难杂症,尤其是功能性的疾病,中医都擅长治疗,还有“治未病”,就是中医的养生保健,都是中医的独特经验,要坚定一个信念,中国医药如果没有中医中药就不能算是完整的医药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