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信息 > 正文
编号:12491708
别再让中华医学会大敛不义财
http://www.100md.com 2014年11月8日 腾讯新网
    

    据新华社昨日披露,根据审计署针对中华医学会的审计报告,这家“非营利”机构,在2013年仅靠药企的广告赞助,就获利8亿之多。什么生意这么好做?

    ■中华医学会有一笔好大的生意

    ●中华医学会敛财有术,仅通过医药企业投放广告就在一年内赚取8亿

    时至今日,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中国有极多的行业协会,不管是官方、半官方还是纯民间但想冒充官方的,都被揭露很多。但中华医学会,除了前几年因“全国牙防组”出事而被牵连外,这几年一直是躲在幕后,很好地贯彻了“低调求发展,闷声发大财”的方针。作为非营利机构,其盈利模式,颇可一说。

    根据审计署今年第三季度公布的对中华医学会的审计报告,这家“百年慈善老店”,在2013年共收取了医药企业广告费8.2亿元之多。8.2亿的广告费是个什么量级呢?同年,根据财报,门户网站网易全年广告服务收入为11亿元人民币。

    一家非综合性,只有医药企业可能会投广告的组织,为何能把广告产业做得这么大呢?原来,中华医学会在2013年内,共召开160个学术会议,平均2天一个会,而这些会议,全部对外卖广告。在其多份《参会章程》中,我们可以发现其中的奥秘。比如在《中华医学会第十七次全国放射学学术会议企业参会章程》中提到,广告企业明确可以获得的权益包括“参会医生通讯录和医生的注册信息”。

    一般而言,都是广告平台求着企业主投放广告(因为可以打广告的地方很多嘛),除非像《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这样的业内翘楚广告平台,企业才会争抢得一哄而上。而中华医学会,恰恰就有这种“你们都得抢我”的范儿,据媒体报道,湖北一家药企负责人就曾透露“能够赞助这些学术会议,对药企是求之不得的事,有些厂家还轮不上。”

    

    中华医学会几乎每一次学术会议,都有企业赞助

    中华医学会共有83个专科分会,几乎涵盖所有医学门类,无所不包。但其官方网站显示,它是中国医学科学技术工作者“自愿组成”并依法登记成立的学术性、“公益性”、“非营利性”法人社团。就是这样一个体量庞大、“非营利性”的组织,赚钱能力却丝毫不比一般营利性企业差,真是把“挂着非营利的牌,敛着药企赞助的财”发挥到极致。

    ●这种敛财方式,经审计署披露后,不仅没好转反而还恶化

    审计署今年公布的,是针对中华医学会2013年的审计报告,那么今年的情况如何呢?中华医学会官网上,一份“中华医学会2014年学术会议计划”赫然在目,学术会议共计350多个,是去年的2倍。尽管已到年底,但11月、12月两个月份,中华医学会仍将举办2014中国脑血管外科大会等35个学术会议。

    “第二十次全国皮肤性病学术年会”的推广则更为直接,学会在网站上直接挂了一个“招商通知”。某报记者曾匿名向中华医学会工作人员询问:赞助是否能拿到参会医生通讯录?对方表示:“学术会议的通讯信息是基本的赞助回报,怎么会没有呢?”

    ■ 生意能成,因中华医学会充当了药企向医生行贿的掮客

    ●向医生输送利益是国内药企生存法则

    上文提到,之所以有如此多的药企愿意以不菲的价格,去赞助形形色色的“学术会议”,最看重的是与会医生这个资源。国内也有医生自揭同行老底,北京某医院骨伤科专家罗炳翔在微博上说,当今中国许多神乎其神的、脍炙人口的、费用高昂的、新手术新药品新仪器,多是通过“医学学术会议”普及推广给广大医院一线医生的。

    

    药企向医生行贿的风气必须要刹住了

    医疗机构有多腐败,全国性的数据没有,但从局部地区的坍塌性案例来看,绝对不容小觑。2011年,浙江省的“回扣门”事件,涉及各大医院的医生100多名,上缴回扣金额2800多万元;2013年6月福建漳州纪委公布,该市所有区县,73家医院无一幸免个个有份,涉贪人员人均退回贿款1.8万。

    这种生存法则,逼得外国药企也入乡随俗,可见行贿医生已成风气,不跟随则有被淘汰出中国市场的可能。

    ●而中华医学会则当起了掮客的角色

    通过赞助中华医学会举办的学术会议,药企可以大批量地、全面地结识相关领域各大医院科室主任,这相比于医药代表一家医院、一个医生的点对点公关,实际上节约了人力和财力,即使公关不成,也是“混个脸熟好办事”。

    中华医学会在这种腐败中间穿针引线,也不是没有暴露过,在之前的葛兰素史克案中,已经被挖出端倪。据该案披露,葛兰素史克恰恰也是中华医学会的“金主”之一,曾资助过中华医学会不少项目。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性交易在国内是不合法,而性交易的市场又是如此庞大,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最缺的就是如何让嫖客和“小姐”能够充分信息交互的办法,现在某机构开发了一个app,把“小姐”的信息、长相、身材全部列在上面,用户只需要付费就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一类。而中华医学会就是这个app。

    ■ 这笔生意,把中国的患者坑得好苦

    ● 严查中华医学会,有助于降低药价

    中国的患者有三苦,一苦于垄断资格带来的医疗资源匮乏;二苦于看病时医生没有好脸色,常引发医患冲突;三苦于相比于收入,高到难以承受的医疗价格。第一苦可以“等”,第二苦可以“忍”,第三苦只能咬牙切齿、真金白银地往外掏。

    那么,药价的高企和中华医学会有什么关系呢?

    据披露,身为湖南某市级医院肝病中心副主任医师的李某,就是在中华医学会的某次会议上,结识了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医药代表谭某,接受了现金和免费旅游。

    据李某供述,从2012年3月起,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为了刺激贺普丁(一种针对慢性乙型肝炎病人的药物)的销量,每开出一盒给他20元,每增加一名病例入组(给一名新病人开贺普丁)给他100元。

    而从整体上看,葛兰素史克的商业贿赂占到药价的20%至30%,这笔费用,实际上就是从患者口袋里直接转移到医生口袋。还是以贺普丁为例,在中国的出厂价是142元,而在韩国只有18元,在加拿大不到26元,在英国不到30元,也就是说,购买一盒贺普丁,中国的患者要比其他国家付出高得多的代价。这种价格的差异,虽然不是由商业贿赂一手造成的,但其推波助澜的作用已经非常明显。

    结语

    挂靠在卫计委名下的中华医学会,打着“公益”、“非营利”的旗号,利用自己得天独厚的行政资源,极大的促成了医疗领域的商业行贿,抬高了药品的价格,再放纵,恐怕就是助纣为虐了。


    参见:首页 > 药业版 > 药品价格 > 相关 > 医药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