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导医指南 > 就诊指南 > 就医常识 > 正文
编号:12526400
医生最怕患者这么问
http://www.100md.com 2015年1月29日 健康时报
     为什么吃了药还是没痊愈?为什么每年体检都正常,今年突然“亮红灯”……病人常问的这些问题,往往是医生最不知该如何回答的问题。

    这个病要紧吗?严重吗?

    作为放射科医生,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放射科丁晓毅最常碰到这个问题。病人做了检查来看片子,几乎都会问:这个要不要紧?比如发现肺部有结节,病人会问是不是肺部肿瘤,最好放射科医生明确告诉他。

    但大部分情况下,不同的病可能有同一种表征,而同一种病在不同时期表现也不同,医生只能根据当时的情况判断。

    有的病人对结果十分着急,但医生也要请教上级医生,或查阅资料。同时,放射科医生不太接触临床,不知道病人病史,就没办法第一时间给出诊断结果。

    做这个检查或治疗有没有风险?

    事实上,任何检查或治疗都可能带来一定的风险。丁晓毅曾遇到过一名35岁的女患者,停经61天,下腹持续性疼痛2天,辗转4家医院都无法确诊。

    因为病人是孕妇,不能做CT,丁晓毅和患者本人谈心:“医学规定怀孕3个月内不建议做磁共振,但鉴于你这种情况,你恐怕只能承担风险。”患者最后做了磁共振,检查发现为卵巢囊肿。

    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党委书记华克勤曾碰到过一个双胎输血综合征的病例,双胞胎共用一条血管,造成血液只能供给一个孩子。到底保全哪个孩子?在各种判断之下,医生们最终选择保全小的孩子,牺牲可能已有心肌病的大孩子。35周4天时,产妇顺利分娩,诞下了一个健康的孩子。事后华克勤回想:“如果我们选择了牺牲大孩子,但小的孩子又没有保住,孕妇和家属是不是能理解呢?”

    花了这么多钱,为什么病就是不见好转?

    对这一点,杨秉辉很感慨。有一次,医院走廊里贴了份本院一个医生的讣告,上面写着“因病治疗无效逝世”。不少病人家属议论:“啊?医生也死了?”“医生怎么能病死呢!”在一些患者的概念里,医生是万能的。患者到医院就应该被治好,如果治不好,一定是医生不尽心或是医疗事故。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内科学教授杨秉辉说,现在的医疗技术很发达,甚至不少人觉得医学是万能的。

    一份由解放日报对近千名市民作出的调查发现,38%的市民认为,病没有看好是医生的责任,40%的市民认为医生不能误诊。

    但他们忽略了一个简单的事实:不是花钱就能看好所有的病,医生和医学都不是万能的。

    这个病会断根吗?

    对华克勤来说,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妇产科医学上的第一大堡垒,就是疾病的复发,包括炎症、肿瘤。

    华克勤曾遇到一名痛经五年的病人,检查时发现有卵巢巧克力囊肿,每次经期腹痛,这个囊肿就会越来越大。“如果要根治这样的疾病,只有做全子宫和双附件的切除,但患者还年轻,采取了药物的保守治疗。”华克勤不无遗憾地说,“疾病就一直处在复发、手术这样的恶性循环中。”

    为什么做了许多的检查,就是查不出毛病?

    丁晓毅认为,这要从两方面来考虑,一是临床医生对疾病的认识或对检查方式功效能力的认识还不到位;二是疾病的表现、状况和过程,有的在早期显示不出来,比如说早期的胃癌、宫颈癌,只有非常有经验的医生才能看出来。

    华克勤说,疾病有隐匿性和不确定性。她曾遇到过一个55岁腹痛的老太太,先是看了内科没发现问题,转到妇科后,才发现已是晚期卵巢癌。“对她来说,可能已经错过最佳的治疗期。”

    这么多检查,是不是“过度治疗”?

    在调查中发现,81%的市民都担心被“过度治疗”。丁晓毅说,X线、CT、MR、DSA各有各的优点,有时的确需要用不同的方法。

    丁晓毅遇到过一个49岁的女病人,外伤后胸片检查没发现大问题,但到伤科治疗两周后,病人没好转。“进一步确诊,就可能需要做CT和磁共振。”

    但磁共振就一定好吗?当然不是。比如应对关节炎,一般来说最好的检查就是磁共振。但丁晓毅曾遇到一个57岁的病人,肩关节疼痛6个月,做完磁共振里面一大片异常的东西,但是怎么也看不清楚是什么,又加拍了一张X光片,就发现里面有气体,感染了。所以说,有时单项的检查措施的确不够用,必须借助其它手段找出真正的病因。 (综合摘自《上海观察》《解放日报》)


    参见: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健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