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健康评论 > 正文
编号:12526168
比窦娥还冤的医生
http://www.100md.com 2015年3月23日 健康时报
     最近,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原院长吕厚山接到一则短信,说烤瓷牙成本价16元,到了医院收费2700元,心脏支架成本760元,到了医院卖3.8万……且不讲这个说法是否属实,单就医疗费用高拿医生说事,吕院长就觉得很冤,因为医院没有定价权,多收一分钱都算违规,但最后挨骂的却还是医生。

    于市场经济来说,成本价和零售价,不可能绝对零差价。这就像一部苹果手机,核心价值不是物料,而是软件与设计。烤瓷牙或心脏支架,不会自动到它该去的地方去。如果你承认医生的技术价值,那么就算是16块钱的烤瓷牙由最低年资医生来镶嵌,恐怕最后患者也不可能以16块钱来埋单。中国医生的苦恼在于:不是每个医生都生活在红包与回扣的海洋里,看病难、看病贵也不是医院能纾解的症结,但几乎所有的医生都要接受舆论的原罪逻辑。

    今天,在我们的微博微信上,抹黑医生的段子比比皆是。譬如《医学院毕业生去某医院应聘》——院长问:“被蜜蜂蛰个包,怎么治?”毕业生甲:“很简单,患处抹点消毒液就可以了”院长摇头。毕业生乙答:“至少要住院一周,查血液,脑电图、心电图,彩超……”院长:“欢迎你来我院工作。”医疗服务的公信力就这样被消解着。这也就不难理解医务专业网站丁香园对3860多名的医务工作者的调查结果:近六成受访者会力阻自己或亲友的子女学医,仅有3%的受访者仍建议自己或亲友的子女学医,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

    在2012年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项目“中美医患新闻报道比较研究:实务、效果与评价”中,学者庞慧敏曾采集2009年至2011年中国社会媒体报道医院医疗纠纷89例进行分析研究。结果在权威专家鉴定意见之前就开始指责医生、同情患者的报道达62起。本应客观中立的媒体报道,却立场先行、先入为主,天长日久,医疗单位就被逼成了“遇事先服软,维稳先掏钱”。

    对医生污名化的舆论倾向,还带来两个很严峻的问题:一则,医患失信,结果是患者不断通过程序成本买安心,医生加重技术依赖避嫌疑。结果是双输。二则,遮蔽了看病难、看病贵的真问题。

    医患的症结,不是道德问题,而是机制问题。医生不是神仙,当然也有害群之马,也要打虎拍蝇,但是,医疗投入GDP占比的提高问题、以药养医机制的改革问题、公立医院属性的明确问题……显然都不是“黑”医护人员、靠过嘴瘾能解决的。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说要“不断提高医疗卫生水平,打造健康中国。”一个国家的健康,起码不能让医生成为原罪。止歇狂欢,以制度建设还医生清白与尊严,是攸关百姓切身利益的大事。 (邓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