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疾病专题 > 血液内科 > 白血病 > 病因 > 正文
编号:12541652
儿童白血病与“室内装修”相关? 走出儿童白血病的认识误区
http://www.100md.com 2015年4月8日 北京晚报
儿童白血病与“室内装修”相关?

     儿童白血病与“室内装修”相关?

    白血病占儿童肿瘤发病总数的三分之一,是儿童最常见的恶性肿瘤。很多儿童病前曾阶段性地居住在新装修的房屋或乘坐过新车,但也有患儿的发病与此并不相关。那么,儿童白血病发病原因是什么?

    环境是引发白血病的诱因

    相关资料显示,工业化高度发达时期也是白血病的高发阶段,在上世纪英国工业化最为发达的20年代,美国的40年代,日本的60年代,以及日本被原子弹袭击后,相应也是白血病的高发阶段。倒推来看,环境与白血病的发病有一定的相关性。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医师陆爱东说,白血病发病的主要原因是人体自身基因的突变或者DNA的损伤,外界环境的影响是诱因。

    大多数白血病患儿发病时并不能发现明确诱因,在所有诱因中,室内装修材料选择不当所造成的居所污染最为常见;其次是受孕前或受孕期间父母的行为:母亲在怀孕前3个月接触放射线,使儿童白血病的发病率增加5倍,父亲长期吸烟饮酒、经常接触杀虫剂或除草剂会造成精子DNA损伤,从而增加孩子患白血病的几率。最后,病毒感染也是白血病的发病因素之一,常表现出时间和地点的聚集性。比如,某一地区某一群人在某一时间感染了同一种病毒,这群人患白血病的时间也表现出统一性。

    有家族病史的人应积极预防

    虽然白血病的发病率在普通人中偏低,但在有家族病史的人群中,发病率却明显高于普通人群。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因此,预防白血病,除了要规避以上提及的环境诱因,同时也要重视日常饮食和精神生活,长期处于压力大、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下,人的免疫监控系统易出现问题,成为诱导白血病发生的间接原因。

    健康的饮食能够增加机体应对外界刺激的免疫能力,非健康的饮食则会破坏孩子的免疫功能,面对品类繁多的入口食品,家长应分外小心,仔细辨别,引导孩子多吃新鲜果蔬,少吃零食少喝饮料。

    85%-90%的白血病儿童可治愈

    陆爱东表示,与成人白血病相比,儿童白血病具有更高的治愈率。儿童白血病的治愈率则可高达85%-90%,首要原因是儿童白血病多为低危型,高危型所占比例少,而成人中的高危型发病比例高;其次,儿童对化疗的耐受程度高于成人,使用同等剂量的化疗药物,儿童承受力明显高于成人。化疗和造血干细胞移植是目前治疗白血病最主要的两种方法,对于儿童白血病患者,化疗是治愈其疾病的最主要手段,而不是首选造血干细胞移植,只有少数高危或复发患者才需要选择移植治疗。

    儿童白血病规律化疗时间约为1年,定期监测3年左右,5年之内不复发即视为临床治愈。

    儿童反复发烧要及时查血象

    儿童白血病病程短,发病时主要表现为四大症状。一是发热,可伴有咽喉疼痛,腹痛腹泻等症状;二是贫血,伴有乏力、脸色苍白,并呈逐渐加重趋势;三是出血,身上有出血点、瘀斑、血肿等;四是癌细胞的全身浸润表现,致使淋巴结、肝、肾等器官的肿大。其中,发烧症状与感冒症状相似,易与感冒混淆,有的病人可通过血常规或血涂片检查区分。但有的儿童发烧后被盲目利用激素退烧,激素的使用会掩盖白血病病情,反复发烧被激素控制只是假象,血象检查是儿童反复发烧不可或缺的一环。

    本报记者 田晶

    走出儿童白血病的认识误区

    从事儿童血液病治疗20多年的北京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主任医师郑胡镛教授表示,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白血病是不治之症,随着医学研究的进步和多种药物的联合运用,到了八十年代,儿童白血病的治愈率提高到了70%左右,如今的治愈率更是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高达85%-90%。

    与几十年前比较,如今白血病的治愈率极高,人们对白血病的认识也应该与时俱进。但一些患儿家长对白血病缺乏科学认识,初闻诊断结果多数表现为极度恐惧绝望,等孩子病情平稳后、特别是看到已有治愈的孩子后才逐步走出认识误区。其实,白血病儿童治愈后,完全可以像正常孩子一样学习、工作、结婚,生子。因此,当治疗处于维持期后,要让孩子尽早回归到正常生活,和同龄人一样接受教育,融入正常社会生活。

    除了化疗和造血干细胞移植方法,如今正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免疫疗法也尤为值得期待。白血病的病因是身体免疫系统出现问题,无法监视和消灭所有的“坏细胞”,“坏细胞”由此获得无限扩张的机会。人体免疫细胞里有一部分细胞可专门识别“坏细胞”,利用基因技术将这部分可识别“坏细胞”的“免疫细胞”在体外扩大数量后再输回体内,利用超强免疫阵容将“坏细胞”一网打尽,达到治疗目的。治疗方法的多样化和精细化,让我们更有理由消除对白血病的既有偏见。

    本报记者 田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