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更多评论 > 正文
编号:12541771
虐童毒瘤,何时才能被切除?
http://www.100md.com 2015年4月20日 今日话题
     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讨论的南京“虐童案”再起波澜。昨日下午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的养母李某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消息一发出,几乎引发网友一边倒的吐槽。

    ■从法律适用来说,不批捕的确没有问题

    南京养母虐童案自发生之后,一直备受社会的关注。对于犯罪嫌疑人李某的行为,公众呈现一边倒的态度,认为对李某应该处以重罚。公安机关也向检方提请批捕李某。因此检方做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舆论瞬间被点燃了。不过——

    ●就本案具体情况而言,批不批捕犯罪嫌疑人,都符合法律规定

    在很多人眼里,逮捕是对犯罪嫌疑人的刑事处罚,不逮捕意味宣告犯罪嫌疑人无罪。事实上,逮捕和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一样,都是为了保证刑事诉讼顺利进行,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人身自由限制或者剥夺的一种刑事强制措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79条规定了逮捕的条件,“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下列社会危险性的,应当予以逮捕:可能实施新的犯罪的;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的;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的;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的;企图自杀或者逃跑的。”

    对犯罪嫌疑人采用逮捕措施,有法定条件和程序

    具体到本案,犯罪嫌疑人李某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拘,受害儿童经鉴定为轻伤一级,属于轻微刑事案件。对于这种“微罪”,检察机关拥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是否逮捕主要是考虑养母是否可能再虐待儿童?如有,则要逮捕;如果可能性不大,或已隔离其与儿童的接触,则可以不逮捕。无论结果如何,都符合法律规定。而且,批捕与否,都不影响对养母的继续审判。逮捕仅是一种强制措施,是否逮捕不会影响对其刑事责任的认定。

    ■不批捕虐童养母背后,也包含着“中国国情”

    ●对家庭内部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伤害事件,法律一直“和为贵”

    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之前的4月16日,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曾召开审查逮捕听证会,就是否应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李某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出席听证会的19人中,除7人未作明确表态,其余12人均建议不予批捕。而建议不予批捕者的意见里,不乏“如果是这样一个伤情就逮捕,就类似的我们搜罗一下南京,有多少这样的家长要被逮捕”等质疑伤情并不严重的声音。

    小磊伤情的照片早已在网上疯传,密密麻麻的伤痕触目惊心

    在中国,未成年人监护一直被认为是“家事”而非“国事”,对于家庭内部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伤害事件,法律一直体现着“和为贵”的初衷。去年5月,广东省河源市某小学一名男生惨遭继母暴打,在被打得遍体鳞伤后幸及时被其老师发现并报警。最后的结果是“警方责成居委会批评教育好涉事家长”。

    ●在中国家长制下,孩子被父母视为自己的私产,只要为他好如何处置都不为过

    在检方给出的不予批捕理由中有这么一条,“不批准逮捕符合各方当事人意愿”。所言非虚,事件爆出后,本该悲愤交集的小磊亲生父母不但没有强烈谴责,在李某被提请批捕后还四处求情释放养母,男童自己也在面对媒体表示“是自己的错,希望早日回到养母身边。”

    据报道,被虐儿童生母与李某是表姐妹,李某家庭条件相对优越;生母担心,一旦收养关系解除,小磊将被送回安徽老家小山村,失去良好的教育环境。并且在小磊的亲生父母看来,农村里打孩子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打你是为你好”。

    事实上,在中国家长制度下,孩子素来被父母视为自己的私产,父母对于“自己的私有财产”可以任意处置,只要动机是为孩子好,是合理的行为。打骂孩子天经地义,“不打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子。”2014年广州市妇联发布《广州市反家庭暴力情况研究调查报告》显示,高达六成的受访者仍然认为家长打骂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仅37.5%的受访者认为家长或其他家庭成员打孩子属于家庭暴力行为。

    ■但是,这种不批捕虐童养母的“中国国情”却值得警惕

    ●放任“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伤害事件,会导向亲手打死孩子的惨剧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但是近年来,狠心父母手刃亲儿的新闻早已不鲜见于媒体。本月初就发生一起母亲为管教8岁女儿,将其捆绑在树上用木棍抽致其气绝身亡酿成悲剧。

    而手刃亲儿的父母在铸成如此极端案例之前,也是对儿女进行普通的棍棒教育,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伤害事件。在去年山西阳曲县的打死女儿案例中,犯罪嫌疑人曹某常常因为女儿不好好写作业,打女儿的手背拍她的屁股。但是由于管教效果不佳,曹某就逐渐升级为脚踢、拉着女儿的头撞墙……直至悲剧发生。

    影片讲述一个家长和几个小孩一起对少女实施暴行的真实虐童案件,人们不自觉地参与到暴力中,形成“平庸的恶”

    虽然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本案受害男童小磊(化名)的伤情被鉴定为轻伤一级。但其挫伤面积也超过体表面积的10%。对于一个尚未发育的儿童,造成的体质和心理发展伤害,是巨大和难以磨灭的。

    ●打着“考虑未成年人未来成长问题”旗帜忽视犯罪,会助长社会虐童毒瘤

    不可否认,虐童案远不是“把坏人抓起来”这么简单,背后都有着亲情、法理、经济等千丝万缕的因素。但将孩子视为自己的私产,“考虑未成年人未来成长问题”忽视虐童犯罪恰恰是对犯罪行为的一种包庇和纵容,是造成中国当前社会虐童屡禁不止的一个重要根源。全国妇联2013年出版的《新时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研究》显示,中国家庭虐童的状况十分严重,10~17岁儿童遭到父亲和母亲家暴的比例分别为43.3%和43.1%。而从媒体报道的案情看,小磊身上留下的伤痕,很多是陈年旧伤,而不是一次伤害留下的。

    更何况小磊的表态,并不说明孩子和母亲的关系有多么多么的密切。南京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张纯案发后曾与孩子见过面,他表示,这实际上是孩子想要回到熟悉的环境中自我疗伤,“亲生父母对其的不接纳,甚至同样认为是孩子不听话才会被打的,打孩子很正常,让孩子在安全感、归属感、亲密感上都产生了对陌生环境的恐惧。”

    ■当然,虐童并非中国特有,不妨多借鉴国外的防治经验

    ●最重要的是培养“好下家”,为受虐儿童有地可去撑腰

    虐童事件频发,政府也引起了重视,今年1月1日起施行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就规定了包括学校、医院、村(居)民委员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单位及其工作人员等发现未成年人受到监护人侵害的,都具有报告义务。还特别规定了临时安置和人身安全保护裁定制度。

    切除虐童毒瘤不仅在于如何及时发现儿童被虐待、如何有效处理儿童被虐待,更重要的是如何开启被虐儿童新生活。以本案为例,受虐男童生母最担心的就是,一旦收养关系解除,小磊将无处可处(被送回安徽老家小山村就失去了较好的教育环境)。

    1974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了《儿童虐待预防和处理法案》,并于1984年通过了《儿童保护法案》。目前美国各州区政府都设有儿童保护服务处,除了从事虐童事务调查,更重要是安排受虐待的孩子到养父母的家庭等事项。据统计美国约有40万的儿童生活在儿童保护服务处安排的家庭里。而据《荷兰特色儿童家庭寄养》介绍,荷兰一般会为寄养家庭提供7到10节课的寄养前培训,每次2.5小时左右。这样做,能够让有关家庭最大程度地了解到自己要肩负的责任。

    结语

    毋庸置疑,儿童权益被戕害,实乃整个社会权利保障之殇,深深刺痛了每个人的内心。保护儿童免受侵害,中国还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