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院 > 医院管理 > 交流探讨 > 正文
编号:12528173
国医大师临床经验传承与研习班(1) 禤国维皮肤病治疗经验交流
http://www.100md.com 2015年4月22日 中国中医药报
特应性皮炎引起的自杀率非常高
广采新知,发展岭南中医皮肤病学新流派
痤疮根源不在肺而在肾阴
银屑病不是皮肤病这么简单
斑秃的病机是肝肾不足
禤国维“补肾法”治疗皮肤病的精髓
皮肤病的中医外治法可广泛开展

     国医大师临床经验传承与研习班(1)·广州

    禤国维小传禤国维,广东佛山人,第二届国医大师,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博士生导师、主任医师。1993年,被评为广东省名中医;2006年被中华中医药学会授予中华中医药学会首届中医药传承特别贡献奖;2007年荣获中国医院协会、中华医学会、中国医师协会等授予的“和谐中国十佳健康卫士”称号,是中医界唯一获得此项荣誉的专家。2014年,获评第二届国医大师。

    特应性皮炎引起的自杀率非常高

    特应性皮炎(AD)也叫特应性湿疹和遗传性湿疹,是好发于儿童和青少年的一种慢性、复发性、炎症性疾病。相当于中医的奶癣、胎敛疮、四弯风和血风疮。上世纪90年代末,我们国家有学者进行了这方面的调研,患病率在百分之三点多,但是现在远远不止这个数,特应性皮炎有一个特点,在越发达的国家患病率越高。比如美国,在儿童里患病率已经超过了17%多,这个患病率是比较高的,在丹麦,在儿童中患病率已经达到了27%。

    而且特应性皮炎具有慢性、反复性、阶段性的发展特点,对于患者身心健康影响非常大。有学者做过一个研究,特应性皮炎按照它的程度,分为轻度、中度和重度,引起的自杀率非常高,轻的不到1%,但是中度已经上升为个位数,重度已经上升为两位数。甚至患者父母的自杀率也很高,像中度患者的父母自杀倾向,大概在6%~9%,重度是百分之十几。

    关于特应性皮炎的中医病因病机,婴儿期以心火为主,因胎毒遗热,郁而化火,火郁肌肤而致。儿童期以心火脾虚交织互见为主,因心火扰神,脾虚失运,湿热蕴结肌肤而致。青少年和成人期,因病久心火耗伤元气,脾虚气血生化乏源,血虚风燥,肌肤失养而致。

    在治疗方面,我们提出要“辨体—辨证—辨病”三位一体。比如,婴幼儿期患者主要表现为胎毒遗热,治疗以解毒清热为主,在选药的时候,要尽量少用苦寒的药物。因为苦寒的药物会损伤脾胃,我们经常说小孩脾常不足,无论采取什么方法,要始终把小孩的脾胃保护好。

    特应性皮炎的治疗方法有:外治法、针灸、药线点灸、刺血疗法等。

    根据症状的不同,外治法又包括艾叶水煎外洗、银黄草洗剂、甘草油等方法。艾叶水煎外洗的具体方法是:新鲜艾叶250克或干艾叶50克,水煎稀释后泡浴。具有芳香避秽、清凉舒缓和止痒功效,以暑热、湿秽重的时间使用尤为适宜。 (广东省中医院院长 陈达灿)

    广采新知,发展岭南中医皮肤病学新流派

    中医皮肤病学术体系,萌芽于秦汉,发端于晋唐,发展于宋元,兴盛于明清,近现代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数千年的发展过程中,中医皮肤病学术的内涵及其科学性、实用性,在理论与实践两方面,不断充实与进步,成为中医外科学术宝库中独具特色的组成部分。在许多慢性及疑难性皮肤病的治疗中,中医药治疗确有其独到的手段和优势,全国各地中医皮肤科工作者以病人为中心、以特色求发展,为广大患者解除病痛,取得了瞩目的成绩。

    在临床实践中要注重中医基础理论的应用和中医传统治疗方法的使用,但尊古而不泥之于古,对一些疾病病因病机的认识,不能长期停留在前人认识上,而应在前人认识的基础上结合当代的因素有所发挥和发展。如痤疮是多发于青少年面部的常见皮肤病,中医传统认为该病是由于肺胃血热上熏头面所致,我们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提出痤疮(粉刺)主要致病机理是肾阴不足,冲任失调,相火妄动。采取滋阴育肾、清热解毒、凉血活血之法,取得总有效率93%的较好疗效。主持广东省科委科学基金课题:《中药消痤灵治疗寻常痤疮的临床与实验研究》获广东省中医药科技进步奖,并于《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发表了《中药消痤灵治疗痤疮的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等数篇论文。又如中医对脂溢性皮肤病多限于从风、湿、热、血虚辨治,据临床观察发现此类病的发生与内分泌紊乱有关,要控制皮脂分泌过多,必须调整内环境,调整内分泌。认为本病以肾阴虚证多见,皮脂当属中医“精”的范畴,属肾所藏。肾阴不足,相火过旺,虚火上扰,迫精外溢肌肤、皮毛,则皮脂分泌增多,热蕴肌肤、皮毛则生痤疮、脱屑。热郁化风则皮肤瘙痒、脱发。根据这个病因病机,采用滋肾阴、清湿热的原则采用加味二至丸平补肝肾、益阴血、安五脏、清湿热治疗脂溢性皮肤病取得了较好疗效。

    在中医学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涌现出众多的中医名家和学术流派。皮肤病虽是临床常见病,但以往历代均无专著,亦无专门的皮肤科,建国后才逐步从外科中分出。对其病因病机、治法的研究才渐渐深入。我在临床实践中立足于补肾、解毒等学术观点,学习和吸取现代科学和现代医学的新知识、新技术,并以此丰富和发展中医的理论和治疗方法。随着现代经济的迅猛发展,环保设施未能及时跟上,化肥、农药、动植物生长素的大量运用,出现了空气、水源环境等的污染;人们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快;新的致病微生物的出现等等。都使传统的病因病机更加复杂或发生新的变化,中医学也要与时俱进,不断发展。 (国医大师 禤国维)

    痤疮根源不在肺而在肾阴

    痤疮在临床上有很多个类型,可大可小,小的就是一些小粉刺,对于人的外貌影响不太大。有一些长在额头上,比较严重。

    中医把痤疮称之为肺风粉刺,认为痤疮的发生跟肺关系密切,主要病因是肺胃血热毛窍不通。后来在临床的实践过程当中,我们发现完全按照这个理念来治疗效果不好。禤国维教授的敏锐性很高,很早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痤疮跟肾阴不足有关。

    我把痤疮分为三种类型:阴虚内热型、痰热凝结型、冲任不调型。

    阴虚内热型是基本的证型,皮疹是以红色丘疹和粉刺为主,伴有脓疱、结痂、口干心烦、耳鸣多梦、大便秘结、小便黄赤等。当时我们做了一个消痤灵口服液,含有女贞子、旱莲草、知母、黄连等,是泻肾火的,还有鱼腥草主要是清热解毒,生地黄、丹参和甘草清热解毒,还有调和中药的作用,这是早期的一个基本方。

    痰热聚结型,皮疹以红色和暗红色结痂、囊肿为主,反复发生,伴有凹凸不平的瘢痕和色素沉着。口干心烦、失眠多梦、大便干结等。治疗是在消痤汤的基础上加减,囊肿脓血多加皂角刺、穿山甲、白芷以消肿排脓。

    第三个证型,我们把它归纳为冲任不调型,痤疮的发生与月经有着密切的关系,月经前痤疮皮疹增加、心烦易怒、月经不调、乳房胀痛、大便干结、舌红苔微黄、脉细或弦或数等。 (广东省中医院教授 范瑞强)

    银屑病不是皮肤病这么简单

    银屑病是一种具有遗传倾向,系统性、慢性、炎症性皮肤病。其典型特征为反复发作的鳞屑性红斑,伴有瘙痒或疼痛。

    银屑病不是皮肤病这么简单,它是人类十大顽症之一,全球有1.25亿患者,其危害性大、并发症多,而且不可根治、易复发。

    银屑病目前尚无根治办法,缓解症状、改善生活质量、减少复发、控制发展、预防并发症是国际治疗策略。

    古代医家对本病病因病机及治疗均有论述,虽证治略有区别,但都认为本病病位在血分。通过分析可以看出,各名老中医治疗银屑病,用药首推血分药,其次是清热解毒燥湿药。

    我们医院提出了“从血论治”银屑病的学术思想。通过广泛和深入的研究,我们发现,血瘀贯穿始终,是寻常型银屑病发生、发展的关键因素和核心病机,血瘀证是反映核心病机的核心证候。我们主张将银屑病的防治目标定位于减少复发、控制发展、预防并发症的学术观点,2013年世界银屑病联合会年会明确把该目标定位作为新的治疗策略。 (广东省中医院皮肤科教授 卢传坚)

    斑秃的病机是肝肾不足

    斑秃是一种常见的脱发病症。初期表现为圆形、椭圆形、不规则形脱发,境界清楚,一般脱发区为1~10厘米或更大;活动期表现为损害边缘头发松动、易拔出,显微镜下毛干近端萎缩,呈上粗下细的“惊叹号”;继续发展会片状脱发融合成大片,然后全部头皮头发脱落,最后全秃。甚至睫毛、眉毛、胡须、阴毛、全身毳毛均脱落,就是普秃。

    关于斑秃的病理病机,禤国维教授认为,还是肝肾不足。肝肾不足一方面是先天性的禀赋不足,肝肾亏虚。头发的稠密黑亮和肝肾关系极为密切,肝藏血、肝主升发,头发的生长跟肝血相关。如果先天肾气不足,肝血亏虚,头发就会变白、干枯、脱落。另一方面是后天所致肝肾不足。由于工作紧张,饮食无规律,睡眠不足,导致阴血暗耗,肾阴不足,肾气亏虚;长期情绪抑郁,肝气郁结,久病及肝,肝血亏虚,则毛发生长无源而发落。

    临床常见斑秃的患者表现为淡红舌或红舌、薄白苔或少苔、脉细或数或弦等肝肾不足的舌脉现象。

    治疗方面,禤国维总结出以六味地黄汤为基本方的经验方:熟地黄、山茱萸、山药、牡丹皮、茯苓、泽泻、菟丝子、丹参、松针各15克,蒲公英20克,甘草10克,在此方的基础上根据患者标实的情况进行加减治疗。本方以六味地黄丸为组成核心,三补三泻,使肾水得充,肝木得养;又以菟丝子滋补肝肾,则精血恢复上荣,这是禤国维治疗秃斑的精髓所在。 (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皮肤科主任 席建元)

    禤国维“补肾法”治疗皮肤病的精髓

    补肾法是中医的治疗大法之一。肾虚是许多皮肤病,尤其是疑难皮肤病久治不愈的重要因素。“肾为脏腑之本,十二经脉之根,呼吸之本,三焦之源。”

    肾在内,皮肤在外。生理条件下,肾之阴阳通过脏腑经络供给皮肤营养和能量,使皮肤发挥正常的生理功能;病理条件下,肾之阴阳虚衰可影响皮肤的司开合功能,使其易遭病邪入侵。

    另一方面,皮肤病久病不愈亦影响到肾,称为“久病及肾”。很多难治性的皮肤病常表现为中医肾虚证,恰当运用补肾法,往往是沉疴得愈。

    常用的补肾法有补肾八法,包括温阳补肾、滋阴补肾、养血补肾、凉血补肾、解毒补肾、祛风补肾、活血补肾、祛湿补肾等,这来自于禤国维教授的经验集。我觉得在临床上,皮肤科用得比较多的是滋阴补肾。今天我们就从滋阴补肾来讲治疗疑难皮肤病的一些经验。

    我们看一下滋阴清热补肾,肾阴又称“元阴”“真阴”“肾水”“真水”,对机体有滋养、润泽作用。我们临床发现,岭南之地皮肤顽症如系统性红斑狼疮、重症痤疮、红皮病、慢性荨麻疹等,临床往往以阴虚内热症见多。

    形成阴虚内热的原因有三:一是当今社会生活节奏快,精神压力大,忧思过度,郁久化火,暗耗阴精;二是膏粱厚味,食之过度,生湿生热,恣用寒凉泻药,耗伤阴液,损及真阴;三是岭南之乡,地处湿热,久蕴易生痰火,灼伤阴液。

    临床以“六味地黄丸”或“二至丸”为基础方治疗阴虚内热诸证,临床药到痼疾除。用药上,注重滋补甘平之药,同时佐以降火之品。常用药物有:女贞子、旱莲草、熟地黄、淮山药、山萸肉、侧柏叶等滋阴之品;又有生地黄、牡丹皮、泽泻、黄柏、知母、鱼腥草、石上柏等清热或泻肝肾壮火有余之品。 (陕西中医学院皮肤病研究室主任 吴晓霞)

    皮肤病的中医外治法可广泛开展

    外治法是提高皮肤病临床疗效的重要方法。广义外治法泛指一切从体表施治的方法;狭义外治法指用药物、手法或器械施与体表皮肤(黏膜)或从体外进行治疗的方法。

    外治法作用迅速、可直达病位,疗效确切、运用方便。要提高皮肤病的临床疗效,可以广泛开展外治法及中医特色适宜技术的普及和推广。

    禤国维教授将外治法的体系归为三类,包括药物外治法、针灸疗法和其他疗法。药物外治法有薄贴法、围敷法敷贴法、熏洗法掺药法、吹烘法热烫法、烟熏法湿敷法、磨擦法擦洗法、浸渍法涂擦法、蒸汽法点涂法、移毒法等十八法;针灸疗法有体针疗法、针刺疗法、割治疗法、梅花针疗法、穴位埋线疗法、放血疗法、三棱针疗法、艾灸疗法、拔罐疗法、磁穴疗法、发疱疗法等十五法;其他疗法有滚刺疗法、划痕疗法、开刀法等三种。

    我们科比较常用是一个药浴法,就是把煎好的药放到桶或者浴缸里面,让病人坐进去进行泡和洗。这种方法具有清洗的作用,祛秽解毒,同时安抚止痒,另外还有疏通腠理、调和气血的功效。这种药浴法主要包括淋浴法、浸浴法和擦浴法。

    中药药浴方便、廉价、易操作、毒副作用小、疗效肯定,笔者认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科学技术的发展,中药药浴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将有着广泛的应用前景。 (广东省中医院主任医师 李红毅) (刘红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