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信息荟萃 > 正文
编号:12539643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第五次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座谈会辑要
http://www.100md.com 2015年5月18日 中国中医药报
现代活血化瘀学派传承创新发展轨迹

     现代活血化瘀学派传承创新发展轨迹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第五次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座谈会辑要

    发展简史

    1956年,高血压研究小组成立;1959年,与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协作研究心血管病起步;1962年,首篇动脉粥样硬化中医治疗经验论文发表;1972年,周恩来总理指示成立北京地区冠心病协作组,16家医院合作研究活血化瘀复方冠心II号;1978年,中医研究院西苑医院心血管病研究室成立;1981年,创建中国中西医结合活血化瘀专业委员会;1992年~2000年,中日、中日韩等国活血化瘀国际会议;1997年,首届世界中西医结合大会,海峡两岸活血化瘀学术会议;2013年,中国中医科学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成立。

    现代活血化瘀学派三代人历50余年临床实践与研究,仍在行进路上。

    病名统一

    现代活血化瘀学派学宗《黄帝内经》《金匮要略》及《医林改错》三家。

    所谓活血化瘀治法,实为防治血瘀证(Blood-stasisSyndrome,BSS)而设。明代以前,血瘀证名目繁杂不一。“瘀”字首见于《楚辞》。《说文》解为“瘀,积血也”,是“血行失度,血脉不畅或不通”之意。《黄帝内经》有“血凝”“脉不通”“血凝泣”“污血”“出血”等种种命名。《伤寒杂病论》有“蓄血”及“干血”之称。《金匮要略》则专立“瘀血”病脉证治。我们在中日韩等国参加之国际会议上,提倡统称“血瘀证”,获认同。

    理论及实践创新

    气血(代表阴阳)欠两和,则血管内外均可发为血瘀,尤其强调倡导气血两和、通补兼施理论。其实,清代医家王清任之所以独擅其秀,有血府逐瘀汤补阳还五汤少腹逐瘀汤、通窍活血汤之创造,因有此类似思维相关。我们在理论上在传承基础上进一步创新发展。

    根据临床实践体会,我们提出十瘀分类,即急瘀、慢瘀、寒瘀、热瘀、伤瘀、老瘀、毒瘀、痰瘀、气瘀、前瘀(潜瘀)。涉及血瘀证的病种涵盖多系统疾病,异病可望同治;包括心、脑、肾、血液、消化、呼吸、肝胆、内分泌、结缔组织、代谢系统、免疫系统、妇科、儿科、皮肤、伤科、骨科、五官、肿瘤等。

    辨证方法上,八纲辨证加气血辨证较全面,盖阴阳者,气血可统之。

    现代分类上,血瘀证因宏观及微观生物流变性改变的高低与大小之不同,可有两大类型,病机与治疗法则也因而各异。

    辨证标准上,确立了血瘀证宏观之舌脉紫黯、特征性疼痛、肿块、血管或青筋异常及各类出血等作为辨证标准,并确立了定性定量结合标准评分量表,为行业内普遍采用。随后,又制定了瘀毒临床辨证标准。

    同时,将活血化瘀药归结为和血药、活血药和破血药三大类,因证组方,用于临床。冠心病三通两补以活血化瘀为先,对心绞痛心梗心力衰竭及围PCI术、脑卒中,均取得良好效果。其中,标志性医方有冠心2号(精制冠心颗粒、片、胶囊)、愈梗通瘀汤方、愈心痛方、川芎嗪注射液及片剂、棓丙酯及芎芍制剂等。

    此外,我们还对血瘀证发病机理及方药作用机理进行了系统研究。如对活血化瘀治法之“活其血脉、消其瘀滞”的系统研究;对冠心2号、血府逐瘀汤、川芎嗪、棓丙酯、愈心痛及愈梗通瘀汤等抗血小板、保护血管内皮、改善心肌重塑、改善微循环以及其分子生物学机理等药效研究;发展了一系列血瘀证动物实验模型。

    三代人坚持五十余年研究

    经过三代人50多年的坚持,目前共培养博士研究生、博士后研究人员、师承学生200余人。代表性著作包括《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心血管病与与活血化瘀》《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基础与临床》等。

    在名中医郭士魁研究院活血化瘀临床经验基础上,整个团队精诚合作,形成现代活血化瘀学派。其中,“冠心II号证效动力学(冠心2号方)研究”于2000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于2003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获奖。

    此外,中国中医科学院心血管病中心活血化瘀研究团队于2014年被中组部、中宣部、社会进步人力资源部、科技部联合授予全国专业技术先进集体荣誉称号,笔者被评委国家杰出专业技术先进个人。

    总之,现代活血化瘀学派已成为中医药学与中西医结合融汇的一朵奇葩,是中西医学极好的结合点、切入点,香远益清,必将能为临床提高疗效做出新贡献。 (中国科学院院士 国医大师 陈可冀)

    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简述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第五次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座谈会辑要

    金元以降,不同医家根据自己的认识和临床实践,逐渐形成了各自的辨证及遣方用药的经验,并被后人传承和发展,形成了不同的医学流派。这些医学流派的形成和相互补充,推动了中医药学术的发展。

    上世纪60年代开始,陈可冀和已故名老中医郭士魁等一起,以冠心病为切入点,在继承传统中医药学基础上,结合现代科学进展,创造性地对血瘀证作出现代科学的系统阐释,赋予血瘀证和活血化瘀新的内涵。

    半个多世纪以来,陈可冀带领的学术团队从宏观表征、器官组织、细胞分子水平系统阐释了血瘀证的实质,研究了不同活血化瘀中药或复方的作用机理和特点,倡导引领了活血化瘀治法防治心脑血管病,并从心脑血管病推广应用到临床各科,显著提高了临床疗效;建立并多次修改完善了血瘀证和冠心病血瘀证的诊断标准;进行了传统活血化瘀中药的现代分类;建立了现代活血化瘀学术理论体系,构成了特色鲜明、开放包容、动态发展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

    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相信此学派对中医药和结合医学的发展会产生更大的推动作用。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 史大卓)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研究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第五次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座谈会辑要

    血瘀证与活血化瘀是传统中医学研究的重要领域,也是当前最为活跃的研究领域之一。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陈可冀院士率领团队将我国传统的活血化瘀疗法及有关方药的理论与现代医学病理生理结合,开展了一项深入、系统、全面的研究工程。

    通过对中医古典医籍的深入发掘和系统研究,结合现代临床医学视角,建立了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理论。通过对不同时期血瘀证认识的总结归纳,不断探索制定血瘀证诊断标准,为标准规范治疗提供科学依据

    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从现代研究中深化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病理机制,从血液流变学、炎症相关、基因组学、蛋白组学等多层次、多靶点、多学科,揭示血瘀证的科学内涵、活血化瘀的治疗规律及其作用机理。同时,通过对活血化瘀新药的研发,从临床实用中创新血瘀证治疗,提高了心脑血管疾病的临床疗效。

    在陈可冀院士的带领下,历经半个多世纪,几代人的不断深入钻研,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并在行进中不断地创新发展。利用中医学特色理论,利用中药物质基础,结合最新的客观指标,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必将有更加广阔的发展前景。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 王阶)

    活血化瘀用于治疗老年病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第五次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座谈会辑要

    随着我国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老年病越来越受到大家的重视。陈可冀院士认为,老年人的主要生理特点包括脏腑痿瘁、精血虚损、神气衰减、阴阳俱衰4个方面,而阴阳平衡易损、多脏同病、气机失和、病理产物壅滞是老年病的病理特点。

    老年病病机特点为“虚实兼见、虚多实少”,且以挟血瘀或气滞为主,治疗上在补虚的同时也不可忽视祛邪,因而活血化瘀法在治疗老年病方面也具有重要的作用。

    陈院士在多年临床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进行了多项临床及动物实验研究,在应用活血化瘀法治疗老年冠心病、老年动脉粥样硬化老年痴呆等老年常见病延缓衰老方面都有深入的研究。

    陈可冀院士在临证时特别强调治疗必须结合老年人的特点,细观察、勤分析、慎下药、常总结;治疗要辨病与辨证相结合,灵活采用益气活血消瘀、理气活血、健脾补肾活血、化痰祛瘀等多种形式的活血化瘀治疗,以达到良好的疗效。其中,冠心II号方、愈梗通瘀汤、川芎嗪注射液等活血化瘀方药被广泛用于冠心病心绞痛心肌梗死脑血管病治疗中,收到良好效果。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 徐凤芹)

    “通补治则”治疗冠心病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第五次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座谈会辑要

    “通补治则”治疗冠心病具有丰富的古文献依据。上世纪60年代以来,陈可冀院士继承冉雪峰蒲辅周、岳美中、赵锡武、郭士魁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经验,进行了一系列的临床及基础研究,为通补治则治疗冠心病提供了可靠的科学依据。

    所谓“通”即“三通”:疼痛发作期,病情急,宜治标,以通为主,多以活血化瘀、芳香温通、宣痹通阳;所谓“补”即“两补”:缓解期宜治本,以补为主,多以“两补”补肾补气血。

    活血化瘀是西苑医院几代人付诸实践和奋斗的研究方向,特别是陈可冀院士“八五”“九五”“十五”“十一五”围绕血府逐瘀汤进而简化方药制成芎芍胶囊进行的一系列基础和临床研究,更是为活血化瘀治疗冠心病心绞痛提供了确凿的科学证据。

    在“国家十五攻关计划”支持下,通过对陈可冀院士临诊的冠心病临床病例进行挖掘分析及多中心前瞻性队列研究,印证了陈可冀院士善用“通补治则”治疗冠心病的临证经验。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 张京春)

    血府逐瘀汤的活血生新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第五次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座谈会辑要

    我们在研究中发现,血府逐瘀汤在生理条件下可促进正常胚胎血管生长;激活造血干细胞,促进血液生新;动员内皮祖细胞并诱导其分化;诱导内皮细胞促血管生长,有别于病理条件下的活血化瘀和去瘀生新。生新作用不局限于促血管生长,还有利于血液组织的更新。

    在血管新生方面,药物从胚胎时期的血管发生、内皮祖细胞的动员分化及内皮细胞的成血管3方面表现出显著的促进作用。且该作用为短暂性和调控性,有效避免血管持续生长诱发血管生成源性疾病的危险,是其长期临床和基础研究至今未见明显副作用报道的重要原因之一,体现出不同于VEGF促血管新生的特殊性和极大优势。

    血府逐瘀汤通过诱导正常机体的生新作用促进个体生长、发育和组织更新,体现了生理状态下功能的调整,即通过活血行气可以改善细胞和机体的生理功能,促进生理功能更好地发挥。

    我们推测,活血生新将被广泛应用于激活干细胞增殖迁移,提高组织器官的更新修复能力,以及促进内皮细胞功能,改善生理性衰老状态等方面。 (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学实验中心 宋军)

    血瘀证特色辨证方法总结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第五次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座谈会辑要

    血瘀证是临床常见证候之一,尤其多见于心血管疾病。国医大师陈可冀教授通过数十年临床实践,在继承中不断创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血瘀证辨证方法体系,对临床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陈可冀教授血瘀证辨治方法包括:

    从辨证理论框架层面,倡导气血辨证并提出十纲辨证;主张病证结合,以病统证;强调宏观与微观相结合。

    在辨证特点方面,提出“十瘀论”;强调首辨寒热虚实;重视舌诊问诊;提出“瘀毒致变”理论。

    在处方用药方面,强调有是证用是药;主张按活血药作用强度区别应用;注重气血并调、虚实兼顾;强调脏腑间联系;主张分期分型论治和辨病辨证结合。

    陈可冀教授血瘀证辨证方法不仅适用于血瘀证临床辨治,其中包含的学术思想如病证结合、宏观与微观相结合等,对其他疾病的临床辨治也有重要的指导价值,其中蕴含的学术思想和科研思路都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 徐浩)

    陈可冀学术传承工作室简介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第五次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座谈会辑要

    陈可冀院士是我国最早的中西医结合医学家,从事中西医结合内科临床及研究60多年,学贯中西,成就斐然,是我国中西医结合事业的奠基人和领军人物。他认为“百病皆生于瘀”、“久病入络为瘀”;其“血瘀证与活血化瘀研究”荣获我国中医和中西医结合领域首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基于陈可冀院士精湛的学术造诣,陈可冀学术传承工作室系统梳理了陈老学术思想发展源流及岭南传承脉络,整理总结了陈老学术理论和观点、文化特色,建立了陈老继承工作及资源网络平台。

    同时,立足于陈老活血化瘀理论,深入地研究与其有关的理法方药,并将陈老的学术理论应用到临床,提高疗效。通过文献研究、跟师学习、实际调研等方式,总结提炼陈老治疗心血管病临床经验与特色,重点挖掘在冠心病心肌梗死方面的诊疗经验,并制定出相应的诊疗方案以推广应用。结合陈老学术理论传承特色与规律,探索中医临床优秀人才培养模式和成长途径。

    不久前,在第17届中国南方国际心血管病学术会议2015·中西医结合论坛上,成立了“心肌梗死中医药防治联盟”,以期规范心肌梗死中医药防治方案,促进相关研究成果的推广,提升中医药防治心肌梗死的整体水平。陈可冀院士为联盟成立题词:“为民造福,敢为天下先,祝贺心肌梗死中医药防治联盟成立。”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东分院 广东省中医院 张敏州)

    气血并治冠心病介入术后

    

    行进中的现代活血化瘀学派——第五次陈可冀院士学术思想座谈会辑要

    陈可冀老师十分注重气血辨证,指出“所谓阴阳,如果以气血二字予以概括,亦或不为过”。

    冠心病介入术后,“心脉痹阻”的标实征象可有所缓解,而本虚逐渐明显,证属本虚标实。本虚以心气虚为主,亦可见阳虚、阴(血)虚,标实则以血瘀为主,痰浊亦不少见。且因正气不足,无力行血,瘀血内生,可再度瘀阻心脉,引发再狭窄或胸痛复发。

    治疗上,以活血化瘀为主,兼顾益气、化痰,注意气血并治,通补兼施。常以血府逐瘀汤或冠心Ⅱ号方化裁,气阴两虚者,合用生脉散黄芪生脉散;气虚及阳者,合用保元汤;兼痰浊者,合用瓜蒌薤白半夏汤加减;痰浊化热者合用温胆汤小陷胸汤加减;水饮內停者,合用苓桂朮甘汤、猪苓汤泽泻汤加减。

    对一组陈老诊治的冠心病介入术后患者中药使用频率分析发现,活血药频率最高,其次是益气药,再次是化痰药,说明益气活血化痰法是其常用大法。其中前4位依次为赤芍(66.7%)、川芎(61.1%)、红花丹参(均为52.8%)、延胡索(47.2%),第5位为黄芪(41.7%),说明陈老对介入术后患者重视益气扶正,大补一身元气。其他如气阴两虚用党参太子参五味子麦冬白芍;血虚者,加当归地黄白芍玉竹;阳虚者,加桂枝气滞者,加柴胡枳壳陈皮等,皆随证治之。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 蒋跃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