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药学版 > 药物动态 > 热点追踪 > 正文
编号:12539276
2015年ASCO年会十大看点
http://www.100md.com 2015年5月27日 医药经济报
     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已悄然接近。5月29日~6月2日,全球最新的肿瘤数据和趋势将在ASCO会议上呈现,治疗方法正在酝酿着巨变。医药和生物技术咨询与市场研究领域的专业机构KantarHealth已确定了此次会议上有可能在业内产生最广泛讨论和最高影响力的10篇关键摘要。

    NO.1 CheckMate-017和-057试验:

    Opdivo预处理的非小细胞肺癌

    【背景】

    组织学和生物标志物已日益成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治疗的指导因素。对于EGFR或ALK突变患者,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已经确立了其治疗标准地位;在缺乏这些生物标志物的非鳞状细胞癌患者,Avastin(贝伐单抗,基因泰克/罗氏)联合Alimta(培美曲塞,礼来)可显著改善患者总生存期(OS),但复发患者的治疗选择有限;鳞状上皮细胞NSCLC患者仍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案。

    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领域,CTLA-4抑制剂Yervoy(易普利姆玛,百时美施贵宝/小野制药)2011年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黑色素瘤。而两种PD-1抑制剂Opdivo(nivolumab,百时美施贵宝/小野药品)和Keytruda(pembrolizumab,默沙东)临床开发已快速扩展到其它肿瘤,包括肾细胞癌、膀胱癌、乳腺癌、胃癌、头颈癌、霍奇金淋巴瘤和非小细胞肺癌,两种抑制剂竞争激烈。

    【看点】

    2015年1月,Opdivo治疗NSCLC显示出强大实力。百时美施贵宝(BMS)宣布,开放性Ⅲ期CheckMate-017(NCT01642004)试验中,Opdivo和多西他赛治疗接受过铂类为基础疗法后疾病进展的鳞状细胞癌患者进行比较,独立数据监察委员会(IDMC)确定达到主要的OS终点后提前终止。

    紧接着,2015年3月公布的单组Ⅱ期临床试验CheckMate-063(NCT01721759)中,评估了Opdivo治疗中晚期难治性鳞状NSCLC,总有效率为15%。数据足以说服FDA授予Opdivo加速批准用于治疗复发鳞状NSCLC。

    CheckMate-017试验入选1272例患者1:1随机分为Opdivo和多西他赛组,作为二线治疗设计。试验结果尚未全部公开,不过OS数据被列入FDA批准标签,显示中位OS提高3.2个月。

    CheckMate-017试验将在ASCO进行报告,届时将会看到更严格的生存曲线以及二级指标,如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毒性。特别值得关注的将是肺炎发生率,CheckMate-063研究中观察到Opdivo治疗NSCLC患者的肺炎发生率为6%,相关毒性特别受到肺癌人群的担忧。此外,PD-L1阳性是否为有意义的预测生物标志物,也将存在争论。

    最近,BMS公布的CheckMate-057(NCT01673867)是第二项治疗NSCLC Ⅲ期临床试验,Opdivo作为非鳞状NSCLC二线治疗药物,由于该研究达到了主要的可提高OS终点,亦根据IDMC建议提前终止。与CheckMate-017试验中治疗鳞状NSCLC设计类似,CheckMate-057试验是一项Ⅲ期开放标签随机研究,Opdivo和多西他赛对先前经过治疗的晚期或转移性非鳞状NSCLC进行了比较。CheckMate-057试验的阳性结果,意味着Opdivo对用于NSCLC适应症标签的扩展。

    随着Keytruda在2015年4月下旬提交新药上市申请,NSCLC领域这一新作用机制的药物竞争将异常激烈。不过,Opdivo目前处于领先水平。

    NO.2 HELIOS试验

    Imbruvica+R-TREANDA 治疗复发/难治性CLL

    【背景】

    在过去的几年里,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新药开发进入到不同作用机制(MOA)争雄的时期。近期进入这个领域的是PI3K抑制剂Zydelig(idelalisib,吉利德)和BTK抑制剂Imbruvica(ibrutinib,Pharmacyclics/杨森)。

    杨森一直在积极开发Imbruvica治疗多种类型B细胞恶性肿瘤,包括CLL和非何杰金氏淋巴瘤(NHL)。这种策略已经于Imbruvica作为单一疗法治疗初见成效,适应症包括:del17P突变CLL、治疗过的CLL、瓦尔登斯特伦巨球蛋白血症,以及治疗过的套细胞淋巴瘤,并且通过加速批准获批。CLL适应症的批准是基于Ⅱ期以及Ⅲ期RESONATE试验(NCT01578707)的数据,Imbruvica与Arzerra(ofatumumab,诺华)在复发/难治性CLL进行了对比试验。

    Pharmacyclics和杨森对Imbruvica还有更积极和广阔的开发计划,包括已经批准了多种适应症和几项生命周期管理的研究。在CLL,正在寻求超越其批准的作为单一疗法,通过后期开发超越其强劲竞争对手Zydelig。Pharmacyclics希望通过Imbruvica与主要二线治疗药物——Rituxan(利妥昔单抗,基因泰克/罗氏)和Treanda(苯达莫司汀,梯瓦/Mundipharma)组合R-Treanda,在复发/难治CLL产生更强的效果。

    【看点】

    2015年3月,杨森宣布揭盲试验HELIOS(NCT01611090),这是一项国际性Ⅲ期安慰剂对照试验,比较Imbruvica联合R-Treanda与安慰剂加R-Treanda治疗复发/难治性CLL与和小淋巴细胞淋巴瘤(SLL)的疗效。试验开始于2012年9月,招募了接受过一线治疗的578名CLL和SLL患者。研究已经达到主要终点,表明Imbruvica联合R-Treanda可显著改善PFS,IDMC给出了推荐建议。

    Imbruvica治疗恶性血液病在临床实践当中已经取得了显著成就。据KantarHealth的CancerMPact治疗架构数据,Imbruvica在美国是最常用的CLL二线和三线治疗方案,2014年净收入4.92亿美元,超过其竞争对手Zydelig。Imbruvica在2014年2月获得加速批准用于治疗CLL,比Zydelig的批准提前5个月。Imbruvica被批准为单药治疗,Zydelig被批准联合Rituxan,Rituxan仍旧是CLL治疗的基石。

    Imbruvica被成功地扩大到较早治疗应用和新的适应症。HELIOS试验为此迈出了第一大步,因为R-Treanda是最常用的CLL一线和二线化疗方案。ASCO将看到该研究的PFS等关键指标。

    在Ⅲ期RESONATE试验中,比较了Imbruvica与Arzerra治疗复发/难治性CLL的疗效,PFS和OS风险比(HR)分别为0.215和0.434。Imbruvica加R-Treanda是否能够引起同样益处,或是否联合其它方案时更具改善水平,还有待观察。

    HELIOS试验的安全性也将在ASCO年会上公布,特别是中性粒细胞减少的发病率。骨髓抑制可能是白血病固有的,但确认药物组合不会加剧这种毒性则是非常重要的。(未完待续)

    翻译/李勇(药友网发起人兼负责人);来源/obroncology.com;原文标题/What’s in Store at ASCO2015:KantarHealth Offers a Preview (■LenKusdra,StephanieHawthorne)

    2015年ASCO年会十大看点

    NO.3

    PROCLAIM试验:

    Alimta治疗Ⅲ期NSCLC

    【背景】

    研究表明,同步放化疗可为中晚期NSCLC患者提供生存受益,已成为标准做法,但对方案与辐射使用的选择缺乏明确的指导。此外,放化疗之后巩固治疗相关的概念仍然存在争议。目前还未形成共识。虽然一些研究表明,与单纯放化疗相比,增加巩固化疗可以提高生存率,但最近的美国Ⅲ期临床试验显示,接受多西他赛巩固治疗对生存率没有显著提升,但毒性却显著增加。

    【看点】

    PROCLAIMⅢ期研究,对NSCLC患者接受放化疗加巩固化疗,与Alimta(培美曲塞,礼来)为基础的放化疗方案,以及Alimta与医生选择放化疗/巩固方案进行比较,主要终点是总生存期(OS)。试验于2008年9月启动,但至今尚未公布结果,研究数据将在本次ASCO发布。

    鉴于礼来的相对低调,该试验数据还不可知。Alimta目前已被批准作为非鳞状NSCLC一线使用、一线治疗后维持使用和二线治疗。如果PROCLAIM试验宣布利好数据,可帮助医生了解相关情况下的最佳方案。

    然而,有几个问题需要加以解决。目前,只有大约50%的患者接受巩固治疗,必须评估巩固治疗是否可以提供治疗益处。这将是重要的信息,但缺乏放化疗后的观察组,导致这个问题仍然没有答案。另外一个需要注意的是,在这项研究中,对照组并不能完全反映目前的治疗标准。

    虽然依托泊苷加顺铂是同步放化疗公认的一个选项,但美国目前只有20%的患者使用;而卡铂联合紫杉醇是较常用的方案。然而,引人注目的OS数据可能动摇医生的信念,改变他们对巩固治疗方案的选择态度。

    如果试验不能支持Alimta的益处,那么目前治疗Ⅲ期NSCLC的临床实践至少在短期内仍然不变。我们只有等待着有望在该领域取得进展的PD-L1抑制剂durvalumab(MEDI-4736,MedImmune/阿斯利康)的试验结果。

    NO.4

    CheckMate-067试验:

    Opdivo+Yervoy作为转移性黑色素瘤一线药物

    【背景】

    从历史上看,转移性黑色素瘤预后一直不好,生存期不足一年,治疗药物伴随着毒性,而且大多是无效的。2011年批准的Yervoy改变了这种状况,生存期提高到略高于一年,而且是第一个显著改善预后的药物。Yervoy还提供了潜在疗效的证据,五年生存率近20%。

    但是,Yervoy也并非没有缺点,主要是其严重的免疫相关不良事件(irAEs)、肝毒性和胃肠道副作用,而且发生率达25%,需要密切监测并进行激素及免疫抑制剂的支持治疗。另外,Yervoy只为一小部分患者获得五年生存期,大部分患者并不享有这样的益处。

    由于Yervoy的获批,检查点抑制剂的开发进入快车道,PD-1/-L1抑制剂的开发在肿瘤领域引起行业极大的兴奋,Keytruda和Opdivo是PD-1抑制剂的两个领跑者。目前FDA已批准Opdivo用于Yervoy和BRAF抑制剂(患者有BRAF突变)治疗后无效,且不能手术切除/转移性黑色素瘤的治疗。此外,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推荐这两种药物用于转移性黑色素瘤一线治疗。

    在交叉比较试验中,Opdivo看起来比Yervoy更有效,并可减少irAEs的发生率。有了这个良好的特征,Opdivo将通过竞争取代Yervoy作为转移性黑色素瘤的标准治疗。然而,百时美施贵宝(BMS)希望Yervoy+Opdivo组合的方案,能比单独用药进一步改善预后。基于在早期临床试验中的高有效率,该公司在2013年启动了Ⅲ期的CheckMate-067试验(NCT01844505),评估Yervoy和Opdivo联合使用与任何单一药物对PFS和OS的影响。CheckMate-067的初始数据将在本次ASCO公布。

    【看点】

    Yervoy已迅速成为BRAF突变和野生型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的标准方案,美国医生处方率也很高。CheckMate-067阳性结果将巩固Yervoy+Opdivo作为治疗标准的地位,进而替换检查点抑制剂单药治疗,从而避开默沙东Keytruda的竞争。今年4月,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Keytruda的OS益处显著优于Yervoy。另外,基于Yervoy+Opdivo组合在BRAF突变和野生型患者的疗效,该组合有望取代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对BRAF突变患者的一线治疗地位。

    早期临床试验中观察到组合方案的高有效率(40%),CheckMate-067试验可否得到PFS和OS益处结果?在CheckMate-066试验中,Opdivo单药治疗一年生存率为72.9%,在Yervoy的关键一线治疗试验中一年生存率为47.3%,那么组合使用的OS益处究竟如何?业界拭目以待。

    次要终点是要注意安全性和生物标志物分析。鉴于目前对PD-L1标志物存在争论,CheckMate-67试验将如何对亚群患者分析值得关注。是否像一些研究表明的那样:肿瘤或肿瘤浸润淋巴细胞PD-L1表达是评价治疗益处有意义的标志物?如果是这样,那么PD-L1阳性检测的标准是什么?

    另一个重要终点是毒性评估。鉴于Yervoy和Opdivo毒性特征有不同也有重叠,那么组合是否可以控制副作用的严重程度?益处是否大于风险?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CheckMate-067试验表明组合的益处明显,那么医生肯定更愿意在临床实践中采用。不过,成本问题是另一个障碍,该组合成本相当于全年治疗费用约24.5万美元。目前还不清楚BMS将对组合制定怎样的定价方案。

    (未完待续)

    翻译/李勇(药友网发起人兼负责人);来源/obroncology.com;原文标题/What’s in Store at ASCO2015:KantarHealth Offers a Preview

    2015年ASCO年会十大看点

    NO.5

    PALOMA-3试验:

    Ibrance+Faslodex治疗

    HR+转移性乳腺癌

    【背景】

    内分泌疗法是转移性激素受体阳性(HR+)乳腺癌治疗的支柱。鉴于其相对轻度的毒性,医师更喜欢尽可能在更具毒性的化疗前用激素治疗。虽然内分泌治疗是非常有效的方案,但大多数患者的疾病最终还会进展。2012批准的Afinitor(依维莫司,诺华)与依西美坦联合治疗绝经后HR+乳腺癌患者,作为激素与靶向剂组合,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使激素疗法可维持更长时间。从那时起,其它公司一直在开发靶向药物,以联合内分泌疗法治疗HR+乳腺癌。

    辉瑞Ibrance是双CDK4/6抑制剂,Ⅱ期PALOMA-1试验(NCT00721409)结果表明,Ibrance/来曲唑组合作为一线治疗,与来曲唑/安慰剂相比,可显著改善PFS(20.2个月对10.2个月)。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促使Ibrance于2015年2月获得加速批准。在ASCO上,Ibrance首个Ⅲ期临床试验结果将公布。

    【看点】

    PALOMA-3(NCT01942135)试验是一项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比较Ibrance/Faslodex(氟维司群,阿斯利康)组合与Faslodex单独使用,治疗接受过内分泌疗法仍有进展的HR+、HER2-转移性乳腺癌的疗效。

    IDMC所评定的主要终点PFS改善满足预期,从而提前终止试验,这是令人鼓舞的。PALOMA-3试验是二线治疗设计,与PALOMA-1相比,前者患者受益月数可能并不突出,但相对受益(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幅度又是如何呢?另一方面,Ibrance对HR+患者群的疗效,会否对PALOMA-1试验中ER+患者群同样有效?

    这些药物与激素疗法组合可引发副作用增加,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关注。事实上,显著的副作用也伴随着Afinitor+Ibrance组合。PALOMA-1试验中血液系统不良事件最为显著,PALOMA-3试验将对此进行利弊权衡。在PALOMA-3试验中,如果疗效益处并不比一线治疗优越,那么疗效和毒性之间的平衡将是更重要的。

    基于近期Ibrance在美国获得加快审批,PALOMA-3试验结果将拓宽该药的使用范围,使医生可将其与来曲唑或Faslodex联合使用,这些数据也将会为其作为一线或二线使用提供支持。此外,PALOMA-3试验将支持美国以外的监管机构对其批准,使得Ibrance成为第二只被批准联合激素治疗转移性HR+/HER2-乳腺癌的靶向药物。

    NO.6 GADOLIN试验:

    Gazyva+Treanda治疗复发/难治性惰性NHL

    【背景】

    自2006年获得批准,Rituxan已经成为NHL治疗方案的中坚力量。尽管高效并经常跨越多线治疗使用,但仍然有约20%惰性NHL患者在一线治疗后仍对Rituxan无效。对于这些患者,传统上是单独化疗,最常用的是Treanda。不过,2014年7月FDA批准Zydelig用于复发/难治性滤泡性淋巴瘤后,Zydelig的使用一直在增长。

    Gazyva(obinutuzumab,基因泰克/罗氏)是第三代人源化抗CD20的IgG1单克隆抗体,通过糖基化改造增强抗体依赖性细胞毒性(ADCC)。它已经显示对结合到CD20型Ⅱ表位具有高亲和力,对ADCC的诱导能力是Rituxan的5~100倍,显示出更强的诱导细胞死亡作用。

    鉴于Rituxan即将专利到期,罗氏希望Gazyva作为替代者,并提供更良好的活性和较低的毒性,以避开生物仿制药的竞争。通过在CLL、惰性NHL和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同时启动多项关键性Ⅲ期临床试验,罗氏希望能够展示Gazyva良好的疗效和毒性表现,并实施积极的开发战略。

    对不适合初诊的CLL患者,Gazyva已经证明其疗效优于Rituxan。CLL11是Gazyva的首个Ⅲ期试验,罗氏还在进行其它至少4项Gazyva治疗B-细胞恶性肿瘤的Ⅲ期试验。

    【看点】

    GADOLIN(NCT01059630)试验是一项开放、多中心、随机Ⅲ期研究,评价Gazyva/Treanda组合,对Rituxan-难治性惰性NHL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罗氏曾宣布,IDMC确定该研究达到了主要终点,Gazyva/Treanda组合与Treanda单独使用相比可改善PFS。研究中没有发生意外的不良事件。研究数据将被提交给FDA和EMA批准审评。从GADOLIN试验阳性结果来看,监管部门的批准不会太久。

    GADOLIN试验的几个信息将在ASCO终点评估。首先将是PFS受益的精确程度。在不适合CLL患者,与苯丁酸氮芥相比,Gazyva/苯丁酸氮芥组合的有效率和PFS增加一倍以上。然而,在GADOLIN试验,Treanda是一个活性药物对照者,该试验招募的是CD20抑制剂难治的患者,Gazyva能达到同一水平的益处吗?中期分析已经达到终点,表明受益程度会很大,证据将在Kaplan-Meier曲线上展示。此外,Gazyva/Treanda组合的毒性特征也将是重要的观察目标之一。

    在CLL11试验中,Gazyva与输液有关的反应,中性粒细胞减少和血小板减少发病率增加,后两个副作用也可在Treanda看到。那么这两种药物的组合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虽然GADOLIN试验并不直接比较Gazyva与Rituxan,但Rituxan难治性惰性NHL数据,加上CLL11试验数据,将成为Gazyva替换Rituxan重要的阶段性垫脚石。

    NO.7

    ExteNET试验:

    Neratinib作为后Herceptin辅助

    治疗局部晚期HER2+乳腺癌

    【背景】

    Neratinib是一种靶向EGFR和HER2的不可逆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最初由惠氏开发,然后被辉瑞收购,现在由PUMA公司开发。2014年7月,PUMA宣布ExteNET试验重要结果,评价Neratinib作为辅助治疗对2821例早期HER2+乳腺癌患者辅助化疗和后Herceptin的效果。主要终点无病生存(DFS)满足预期,Neratinib组与安慰剂相比DFS提高33%。次要终点是原位性管腺癌无病生存期(DFS-DCIS),与安慰剂相比,Neratinib组DFS-DCIS提高了37%。两年随访数据将在6月1日提交到ASCO公布。

    Neratinib用于后Herceptin辅助治疗是一个独特、明智的决定。Herceptin是一种高效药物,并已被证明难以取代和改进。最有力的证明是ALLTO试验失败,该研究中,Tykerb(拉帕替尼,葛兰素史克)/Herceptin与Tykerb/Herceptin组合辅助治疗相比,未能改善DFS。

    【看点】

    Neratinib将成为后Herceptin辅助治疗的第一只药物,可延长患者抗HER2治疗药物的持续时间。尽管PUMA指出DFS受益度良好,但目前还没有揭晓具体数据。此外,PUMA原计划2015年上半年提交Neratinib新药上市申请,但最终推迟至2016年一季度。

    ASCO将对这个数据认真分析,并对几个主要结果数据进行评估。DFS程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受益,进而延缓结果发布和提交新药上市申请计划吗?与Neratinib相关的安全性是否应该警惕?基于Neratinib和该类药物的现有数据,腹泻是共同的副作用,治疗时间持续满一年时可能特别难以忍受,毒性相关治疗停药率肯定是个有说服力的数据。

    特别令人关注的次级终点是Neratinib对肿瘤脑转移复发率的影响。在转移性疾病患者,Neratinib与Herceptin相比,可显著降低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的速率。局部晚期患者是否可以观察到类似的益处呢?由于独特的治疗设计,Neratinib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数据将被认真审查。

    NO.8

    ENDEAVOR试验:

    Kyprolis/地塞米松VS Velcade/

    地塞米松治疗复发性多发性骨髓瘤

    【背景】

    在过去的几年中,数种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新药上市,包括免疫调节剂(IMiDs)Thalomid(沙利度胺,Celgene公司)、Revlimid(来那度胺,Celgene公司)、Pomalyst(pomalidomide,Celgene公司),以及蛋白酶抑制剂Velcade(硼替佐米,千年/武田/强生)和Kyprolis(carfilzomib,Onyx/安进/小野制药)。

    这样一来,患者预后有了较大改善,但复发性或难治性患者仍需要更有效的治疗选择。Kyprolis是第二代蛋白酶体抑制剂,于2012年7月获得FDA加速审批,单药用于Velcade和Revlimid治疗后疾病进展的骨髓瘤患者。最近,Ⅲ期ASPIRE试验结果表明,Kyprolis联合RevDex(Revlimid加地塞米松)方案显著改善PFS和有效率,OS亦具有改善的趋势。

    Kyprolis目前主要用于三线治疗方案,虽然Onyx和安进一直想推进到早期治疗方案中。开发者希望把Kyprolis作为首选的蛋白酶体抑制剂,取代Velcade。本着这一目标,ENDEAVOR试验将是举足轻重的,第一批结果将于ASCO公布。

    【看点】

    ENDEAVOR(NCT01568866)是一项随机、开放性Ⅲ期临床试验,旨在进行Kyprolis加地塞米松(Kd)对Velcade加地塞米松(Vd)疗效测试,参与该研究的多发性骨髓瘤患者至少接受过一种但不超过三种既往治疗药物后疾病出现复发。安进今年初宣布试验已经达到PFS改善的主要终点,Kd组患者疾病无进展生存期是Vd组两倍。

    值得关注的是亚组分析:患者是否对其中一种治疗具有更好的反应?Velcade亚组是否获得更大的益处?由于试验可使患者进行蛋白酶体抑制剂预治疗,Kyprolis对Velcade预治疗患者受益程度将是重要的。

    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安全性。神经病变的发生率较低是Kyprolis与静脉注射(IV)Velcade的优势;然而,皮下注射(SC)的Velcade似乎神经病变的发病率也较低。因为ENDEAVOR试验Velcade组允许使用IV或SC给药,那么两种给药剂型的神经病变发病率比较,结果如何?

    Kyprolis组神经病变的发生率较低,但受益程度如何将有待在ASCO公布。此外,Kyprolis组心脏和肾脏毒性、高血压和呼吸困难的发生率比Velcade组更高。

    当FDA对Kyprolis原申请程序加速批准时,心脏毒性是争论的主题,ENDEAVOR试验结果将对心脏和肾脏毒性进行密切评估。

    NO.9

    ELOQUENT-2试验:

    Elotuzumab+Revlimid+地塞米松

    治疗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

    【背景】

    多发性骨髓瘤的治疗主要限于两类药物:IMiDs和蛋白酶体抑制剂。多发性骨髓瘤其它新作用机制新药很少,唯一的其它选择是最近批准的组蛋白去乙酰化酶(HDAC)抑制剂Farydak(帕比司他,诺华)。其它新作用机制的几种新药还在开发中。Elotuzumab(百时美施贵宝和艾伯维)是直接作用于信号淋巴细胞激活分子家族成员7(SLAMF7,也称为CS1)的人源化单克隆抗体。Elotuzumab已经在该领域产生令人兴奋的效应,不仅因为它令人鼓舞的疗效及早期试验轻度毒性,还包括其新作用机制。

    FDA已批准其为突破性疗法。两家公司希望新颖作用机制有助于其在各种IMiDs和蛋白酶体抑制剂占据主导地位的领域进行差异化竞争。Elotuzumab正在研究在一线设计(ELOQUENT-1试验,NCT01335399)用于移植不合格的患者。

    【看点】

    在ASCO年会,我们将听到其在复发/难治性患者的ELOQUENT-2(NCT01239797)的研究细节。ELOQUENT-2是一项全球性、开放性Ⅲ期试验,比较Revlimid加地塞米松(RevDex),联合或者不联合Elotuzumab治疗以前接受1~3种方案患者的疗效。

    鉴于其对复发/难治性患者Ⅰ/Ⅱ期试验的高有效率(92%)以及轻度毒性,希望ELOQUENT-2试验中Elotuzumab亦具有良好表现。具体而言,Elotuzumab可以保持高有效率,并将其转化为具有临床意义的PFS益处吗?ELOQUENT-2试验如获得积极结果,再加上其突破性疗法的地位,可能导致Elotuzumab获得快速审批。

    然而,开发者并没有提供Elotuzumab的信息,从而引起了人们的担忧。Elotuzumab益处的幅度将是重要的。不过像此前获得批准的Farydak同样是有争议的,PFS提高3.9个月,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率增加,二者可以说是抵消。如果Elotuzumab加RevDex风险-效益比没有超过Farydak,赶上或超过Kyprolis,那么elotuzumab将处于危险的境地,甚至可能面临监管挑战。

    NO.10 新作用机制和新适应症新药同样不容错过

    新作用机制和新适应症新药同样不容错过。

    当然,我们也不要忘记检查点抑制剂开发的不断蔓延。在ASCO还会看到其它一些PD-1和PD-L1抑制剂新适应症第一次报告:

    食道癌(Keytruda,摘要4010);

    胶质母细胞瘤(Opdivo和Yervoy,摘要3010);

    肝细胞癌(Opdivo,摘要LBA101);

    卵巢癌(avelumab,摘要5509;Keytruda,摘要5510;Opdivo,摘要5570);

    小细胞肺癌(Keytruda,摘要7502;Opdivo和Yervoy,摘要7503)。

    先前已有报道几种肿瘤类型后续数据也将提交(膀胱癌,胃癌,头颈癌,非小细胞肺癌,黑素瘤和肾细胞癌)。PD-1途径也将是今年的戴维·卡氏纪念讲座的焦点,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外科与肿瘤学教授苏珊托帕利安(SuzanneL.Topalian)在5月30日作报告。

    其它新免疫疗法作用机制也将会进行报告,包括6月1日致力于这一类药物的一个临床科学研讨会,关注的是嵌合抗原受体的T细胞疗法(CAR-T)。

    免疫疗法虽然最受瞩目,但不是开发中唯一的治疗类别。ASCO将带来许多其它新作用机制的新数据。鉴于大量高水平试验和逐步进展将会在ASCO被报道,今年在芝加哥举办ASCO年会肯定是令人兴奋的一周!

    (全文完)

    翻译/李勇(药友网发起人兼负责人);来源/obroncology.com;原文标题/What’s in Store at ASCO2015:KantarHealth Offers a P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