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信息 > 正文
编号:12539493
用电影讲述历代名中医故事
http://www.100md.com 2015年6月19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4312期
用电影讲述历代名中医故事

     “中华医者”系列电影《医痴叶天士》海报。

    “学生自行医以来只收诊金,从不接受病人的任何馈赠,无一例外。所以……”

    “怎么,叶天士,连朕的赏赐都不接受吗?”

    “学生行医30余年,深知医道通于天道。医道有割股之心,而不可有一己私利。医术乃济世之术,医者关乎千万人之性命。人命关天,若把医术当成求名求利之术,则无异于盗匪。学生深知,医术万不可和钱财扯在一起,只有无私无我,医术方可圆融如意,医道方可为正道。还望皇上能体谅学生求全之际,成全学生这个意愿。”

    ……

    这是电影《医痴叶天士》中的一个精彩桥段,一代名医叶天士治好了康熙皇帝的“搭背疮”,皇上要重赏他,但遭到叶天士的婉言拒绝,并慷慨陈述了自己的行医之道。屏幕上,康熙爷尴尬之余难掩喜色。

    不久前,CCTV6电影频道黄金时段连续播映“中华医者”系列电影《医痴叶天士》《医者童心》《天下第一针》《怪医唐慎微》《艾草仙姑》,该系列以故事片的手法为大众讲述了鲜为人知的中华历代名医的卓越成就,以及在中医药史乃至世界医学史上的巨大贡献。

    系列电影播出期间,受到众多网友追捧,不少人惊呼,“原来古代小儿专科和六味地黄丸的发明者竟是同一人。看完对中医药萌生兴趣,决定去研究一下。”

    “看了系列电影,越发地对中医的神秘感兴趣,后悔没学中医啊。中医的传承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啊!”

    “昨晚就看了个尾巴,然后就迷上了,央视什么时候重播啊!”

    ……

    浏览着被刷屏的留言,赵馨笑了,悬了许久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作为这一系列电影的制片人,她清楚,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连续几周登上收视排行前三的位置,对于中医药这么一个似乎有些沉重而古老的话题实属不易,好评如潮也让她对未来的系列充满信心。

    “东汉时华佗已经用麻沸散来做外科手术,那是世界医学史上最早的麻醉剂;宋朝时我们就有了人痘接种预防天花,这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采访中,赵馨有些激动,“中医药是中华民族最耀眼的瑰宝,是每一个华夏子女的骄傲。它贯穿了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在几千年的积淀中,涉及各种文化领域。作为一门古老的医学,至今仍然散发着不朽的光芒。非常感谢CCTV6电影频道这个优质平台的支持,让我们可能把这个题材一直做下去,不断地去挖掘中医文化的博大精深,去体会每一位平凡医者的仁术仁心。”

    作为CCTV6电影频道电影创作部的重点项目,该系列电影责任编辑骆欣告诉记者,“我们将在如何提高自身影片艺术感染力上下功夫,使其达到电影思想性艺术性的完美结合。同时吸引更多年轻观众,让他们领略中国传统文化精髓。”

    “有责任用电影去宣传中医”

    赵馨大多数时间生活在国外,不论是工作还是陪伴孩子上学的过程,都会遇到很多好奇的外国人向她提起古老的中医,“中国人的针也可以治病,好神奇啊!”每当这时,她都会很自豪地耐心讲解给他们。然而,自己的孩子们对此却并不“感冒”。他们更愿意接受西医,认为那样更科学。这让她心里多少有些着急。

    曾经参加过不少电影项目投资的赵馨,2007年拿到一个有关清朝名医叶天士的剧本,“他是清朝的大医学家,是我国瘟疫病学的创始人、瘟疫病学家,对霍乱鼠疫等传染性疾病很有研究。”翻阅历史资料,她有点自责,“这么一个伟大的医学家,我们竟然不知道。”

    对于这样一个古装题材电影,“它适合走市场吗?”她找到了曾合作多次的CCTV6电影频道,双方一拍即合。我国在中医药方面的影视作品非常少,大多拍摄于上世纪80年代以前,仅限于众所周知的扁鹊、华佗孙思邈李时珍。电影频道非常重视这个题材,同时对剧本的审核提出非常严格的要求。主创团队在尊重史实的前提下,不断磨合扎实剧本。希望通过电影借古喻今,把过去医学大家“医乃仁术”的观念传递给当今医药领域。

    2008年,电影《医痴叶天士》在CCTV6首播,“收视效果非常好。”拍摄时花费了很多心血,也走了不少弯路,但电影频道领导及主创是满意的,认为这部电影非常有意义。

    兴奋中,大家买来抱着都费劲的大部头《中国历代名医碑传集》,在满是繁体字、文言文中查阅。当钻进另一个领域时,不断出现的名字令人兴奋:

    鲍姑,中国晋代女名医,炼丹术家,精通灸法,是我国医学史上第一位女灸学家,艾草的最早发明使用者。

    王惟一,北宋医家、中国著名针灸学家之一。集宋以前针灸学之大成,著有《铜人腧穴针灸图经》一书,奉旨铸造针灸铜人。

    钱乙,我国宋代著名的儿科医家。《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钱乙幼科冠绝一代”,其一生著作颇多,有《伤寒论发微》五卷,《婴孺论》百篇,《钱氏小儿方》八卷,《小儿药证直诀》三卷。

    唐慎微,北宋著名药学家。对发展药物学和收集民间单验方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开创了药物学方剂对照之先河,编成《经史证类备急本草》(简称《证类本草》)。李时珍本草纲目》的撰写也以此书为基础和蓝本。

    ……

    浸淫在中医药文化当中,每一位参与者都有了一种自觉的使命感,“我们有责任去宣传中医药文化,用电影故事这种轻松明快的表现形式去宣传它。”7年间,电影频道影视创作部及主创团队没有停歇,不敢停歇。5部电影相继拍摄完成,陆续在CCTV6播出。2015年2月,在CCTV6集中播放的系列电影中,两部为首播。“希望作品能表达一些东西,而不是一笑而过。”

    妈妈在干什么,孩子也会多少去了解。每拍完一部作品,孩子们就会去认真地看一部。已经在加拿大读大学的女儿告诉赵馨,“前两天,身体不舒服,我就去看中医了。”

    “老祖宗留下的文明不能丢”

    “拍摄‘中华名医’系列电影,是电影频道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CCTV6电影创作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2008年,受国际大环境的影响,西方个别国家公然抵制中医,甚至将中医行医视为违法。时任电影频道中心主任阎晓明不仅从中医题材立项给予充分肯定,并且一再强调中医题材电影对电影频道更多的是社会责任,有对外宣传中医药文化的深远意义。

    今年1月,韩国KBS电视台推出纪录片《超级中国》,在韩国掀起“中国热”。韩国人一贯对中国文化的特别关注,也是刺激主创立项拍摄‘中华医者’系列的动力之一。

    韩国“端午申遗”的“江陵端午祭”,是韩国江陵地区一种传统的祭祀仪式活动,和中国的端午风俗不一样。“国人值得反思的是,为什么我们的许多优秀传统文化在韩国、日本被保存得更完好,就像汉字在日本已经成了日本文化的基石一样。”

    在国外有不少钟情于中国古老中医文化的学者,“德国汉学家波克特一直致力于中医文化在欧美西方国家的推广,他多次公开讲道,‘中医是一门成熟的科学,当代人类不能缺少中医’。”

    赵馨总能敏感于海外华侨以及许多外国友人对中华文化的重视,也惊讶于国内青年一代对自己文化的疏离与隔阂。“不能等了,我们有责任传承弘扬中医的古老文明。”

    “要告诉大家,我们天天正在受益的老祖宗留下的5000年文明不是白来的,我们自己别都丢了,中医药是中国梦必不可少的元素。”这是电影频道力推这个系列电影的重要意义。

    由于该题材可发掘的人和事很多,系列电影立项拍摄时,时任电影创作部主任董瑞峰在人物选择上提出了具体标准,即人物在中国医学史上奠基人的作用,其影响力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人物的事迹能给我们提供作为一部影片的基本元素。

    “每个人物搜集的素材都有这么厚一摞。”骆欣两手比划着材料的高度,“对于艺术创作来说,你如果没有静下心来的态度,绝对做不好。这个团队拍摄成本不高,但敬业精神职业态度比做大院线电影的人更专注。每一个人物的案头工作都花费了很多心思。”

    已经合作过4部电影的方军亮导演有学医经历,杨真导演出身中医世家,“他们身上都有着抹不去的中医情结,以及对中医文化传承坚守的责任。”

    影片拍摄中,电影频道中心主任曹寅强调,在尊重史实的前提下不断突破影视剧中“神医”的传统形象。“不能再是山羊胡老郎中的样子了,一定要让电影好看、耐看,要去吸引更年轻的观众。”在《怪医唐慎微》中,不断突破调整的偶像电影在CCTV6播出后吸引了大批年轻观众,很多网友留言“唐医生帅呆了,微博上的女子们都在呼唤他。”“唐小哥颜值爆表,没看够,有片源下载吗?有DVD卖吗?”

    在片尾字幕里,电影创作部主任唐科、副主任康健创意性地提出增加提示,告诉观众该人物的发明或医学成就比西方的同类早多少年。“希望通过电影能激发每一名观众、每一个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大家觉得这个贴心的小提示太重要了,“现在很多年轻人瞧不上本国文化,当你把历史真相告诉他,他会震惊的。”

    唐科对接下来系列电影的拍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想尽办法把电影的思想艺术和可观性真正完美结合,让电影好看,真正吸引观众。”

    “为什么晚上11点就要睡觉,为什么针灸的这一针就要扎在这里,为什么这味药要在这个时辰吃……”骆欣介绍,接下来的中医系列在内容上更要着力强调“中医药与大自然融会贯通的中国文化,通过电影的表现手法去阐述、表达中医在调养生息等方面的知识内容”。对于未来,康健为主创团队提出了更清晰的想法,“播出形式上要不断调整,要符合观众的口味。要不断尝试季播剧的电影拍摄播出模式。即一季拍摄5部电影,根据收视率及预期效果不断调整第二季、第三季的拍摄播出内容。”

    “相信低成本文化电影同样能拍得耐人寻味,一样能打动观众。”主创们很有信心,“只要我们以大众欣赏为出发点,相信‘中华医者’传统文化系列题材永远都不会落伍。”(本文原载于《新华每日电讯》) (强晓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