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更多评论 > 正文
编号:12541758
耻与痛,不应在被性侵儿童的家庭中蔓延
http://www.100md.com 2015年6月21日 今日话题
     湖北武汉新洲区的9岁女童小文阴部溃烂,经常大便失禁,而她的母亲农妇何某不仅没有对其及时救治,反而多次粗暴打骂,最终,遍体鳞伤的女童不治身亡。何某被法院以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这一幕人间惨剧究竟为何会发生?

    ■女儿“可能被性侵”让她变成了“魔鬼”

    ●何某对女儿的虐待令人发指,判故意伤害也不冤枉

    如果只看小文被虐待的惨状,何某就是一个“魔鬼”:

    从2011年至2014年的三年间,何某以小文经常大小便失禁将衣裤及床单弄脏、撒谎和拿同学东西为由,无数次不给小文吃饭,或进行体罚、多次持械殴打,致其遍体鳞伤。小文尸体上的伤疤遍布头、眼、手、脚、肩、背等部位,系长时间、反复遭受钝性打击所致。

    小文死亡的直接原因也跟何某的毒打关系密切。经法医鉴定,小文系因严重颅脑损伤而死亡。尸检鉴定显示,小文右顶枕部有一长3.5厘米挫裂伤,深达骨质,为新鲜创口,创口为一次形成。法医认为这不是孩子自己摔倒、滑倒、跌倒造成的。而在何某的供述中,也提到在小文死前不久,她曾扯住小文的头发,致其头部撞墙。

    因此,无论是新洲区检察院还是湖北省未成年人维权中心主任李春生律师,都认为应该以故意伤害罪追究何某责任。

    虎毒尚不食子,何某为何如此残忍“杀害”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女儿“可能被性侵”是让她变成“魔鬼”的原因

    何某虐待女儿的手段的确残忍,但如果何某天生是个虐待狂,那她的女儿小文一生下来就可能受到虐待,但何某并不是一直这样。何某的丈夫鲁某告诉《武汉晨报》的记者,“在2011年之前,何某每天会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经常在头上扎很多个小辫子。”这并非是丈夫偏袒妻子,小文的奶奶也曾在庭审中证实过这一点,即何某虽然也会打骂孩子,但疼爱孩子的时候和别的家长没有什么区别。

    让何某性情大变,开始虐待女儿的原因是2011年女儿“可能被性侵”,这一点法院判决书和何某家人的陈述都可以佐证这种说法。如法院判决书称,何某怀疑小文被性侵,但多次询问小文后均未问明具体情况。何某在发现小文可能被性侵之后,既未报警,又未对小文进行及时有效的医治,导致其阴部溃烂,阴道后壁部分缺损,经常性大便失禁。

    意识到“女儿可能被性侵”之后,何某的所做作为显然是不能被原谅的。面对这种情况,做父母的本该给女儿更多的支持和关爱才对。然而让人吃惊的是,很多被性侵儿童的父母居然都做不到这一点。原因何在?

    ■被性侵儿童的父母也是受害者,也被迫承受了“不能承受之重”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被性侵儿童的父母也是受害者

    一个孩子被性侵,旁观者的第一反应往往是“父母怎么没保护好孩子”。在很多人看来,父母保护好孩子是天经地义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孩子受到性侵,父母都负有责任。这种看法不能说不对,但很多人会忽略的是,家长同时也是受害者。孩子被性侵,对家长也是严重的心理创伤,美国儿科学会就建议,一旦孩子遭遇性侵,大多数孩子和父母应该接受专业的心理咨询。

    忽略了“家长也是受害者”,旁观者对家长的态度往往就变成单纯的指责。这种指责给家长往往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陕西省妇联妇女儿童权益部的志愿者、心理咨询师李淑茜曾遇到过这样的家长。一位母亲曾大声哭泣着告诉她,“明明受害的是孩子和我们的家庭,为什么人们却将指责投向我们。”这位母亲曾试图勇敢地领着自己受伤的孩子出门,听见的却是人们“带刺和挑剔的议论”。

    ●农村被性侵儿童家长的心理压力可能更大

    2014年,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儿童安全基金“女童保护”项目发布《2013-2014年儿童安全教育及相关性侵案件情况报告》,结果显示,乡村地区是性侵儿童案件爆发的重灾区。过去一年曝光的192起性侵儿童案件中,至少有106起发生在乡镇、农村地区,占总量的55.21%。

    而在农村,贞操观念更盛,女童被性侵的消息一旦传扬开来,家长会多一层担心:自己的女儿从此背上了污点,长大以后会嫁不出去。而对于村民来说,性侵案不仅打破了村庄的平静,更让村子背上了坏名声,对被侵害儿童的父母更是“敬而远之”。

    广西兴业县大平山镇南村的性侵女童案曝光后,当地村民的反应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虽然女童小雨被多名老人性侵,但在记者采访时,却有不少村民认为,那些老人从来都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情,都是被孩子给害了。

    而小雨的父亲从报警之后,自己在村子里就没有了朋友,没有人可说话。他擅长泥水活儿,原来好多人找他去帮忙,但2013年一整年呆在家里,再也没有人上门了。

    ●因此,很多家长遇到孩子性侵时会选择逃避和忘记

    身为受害者,却被周围的人厌恶和嫌弃,无疑让被性侵儿童的父母心力交瘁,而且最为疼爱孩子的父母,受到的创伤往往最重,根本无法帮助孩子。由于缺乏专业的心理指导,许多父母在不知不觉中,会把这种痛苦转嫁到孩子身上去。

    2007年,学者龙迪出版了《性之耻,还是伤之痛》一书,全书共35万字,是中国大陆第一部关于儿童性侵犯的社会工作研究文本。在书中,龙迪列举了被性侵儿童家长的种种错误表现:要么采取“捂”的办法,希望一切会随着时光消失;要么以顽固的“贞洁”观念强化孩子的不洁感,要么因为痛惜而放任孩子胡作非为。

    有学者认为,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被曝光的儿童性侵案是是冰山一角,绝大多数家长都选择了“捂”。何某在发现女儿“可能被性侵”之后,虽然也找了孩子所指的嫌疑人理论,但据丈夫鲁某所说,“孩子当时才6岁,在农村是件很丑的事,怕对孩子影响不好就没报警,后来不了了之”。何某“捂”的更为极端:甚至都不为女儿医治,导致女儿阴部溃烂,阴道后壁部分缺损,经常性大便失禁。

    龙迪在研究中还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家长逐渐忘记了孩子们的伤痛,将成人不满意、社会规范不接受的种种行为归咎于孩子,比如“不听话”、“不懂事”、“不正经”……孩子也会因此挨打受骂。而据鲁某介绍,何某“性格好强、能吃苦、有些完美主义”,这样的性格,可能让何某对孩子“不洁”感更为强烈,何某对孩子的“管教”的方式也更为残忍,丝毫没有把孩子当做一个需要呵护的儿童,并最终导致了孩子的死亡。

    儿童遭性侵案件在各国均有发生,图为印度儿童举行抗议活动抗议

    ■帮助被性侵儿童的父母是对被性侵儿童最好的帮助

    ●父母的创伤不修复,孩子的创伤很难修复

    国外的一系列研究显示,儿童性侵犯受害者中占20%~40%的人,没有出现性侵犯所带来的精神症状。而修复创伤的关键,则是受害儿童能否从家庭成员,特别是父母那里获得更多支持。

    但正如上文所说的,中国被性侵父母常常承受着旁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痛苦,在这种情况下,父母是无法为孩子提供更多的支持和理解的,反而有可能会对孩子进行二次伤害。所以说,仅仅谴责和严惩何某的做法是不够的,要改变这种状况,一方面需要国家为被性侵儿童和家长提供更为专业的心理治疗,另一方面需要社会观念的转变,明白儿童和家长都是性侵害的受害者,旁观者不仅需要抛弃冷漠,更需要给他们拥抱,告诉他们“你们没有错”。

    韩国电影《素媛》讲述了一个未成年少女在遭遇性侵后"重生"的故事

    ●有了父母的支持,被性侵儿童才能站出来

    要想从根本上减少儿童性侵,被侵害儿童勇敢站出至关重要,如果绝大多数被性侵儿童都“默默无闻”,只会让性侵害者更为大胆。关于为什么要勇敢地揭露儿童性侵案,苏妮塔·克瑞丝南(印度一家受迫害妇女及儿童的机构的创始人)曾做过极为精彩的论述:“最近我正在忙着一则三岁幼女被侵案,父母因疏忽将女童沾满血污的内裤洗净,导致司法调查困难重重。因此有人提出:让女童一次又一次指证嫌疑人,一次又一次试图回忆那场灾难,对其幼小的心灵也许会造成更大的负担。于是我不得不问自己,这样的调查是否值得。我思前想后,觉得这是值得的。因为是否能抓到罪犯,对这个孩子的未来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记得那场灾难的同时,她也会记得身边的每一个人,父母,警察,举国上下的民众,这些有良知的人们为她所尽的一切努力;同时她也将学会分辨‘这并不是她的错’;对于那些潜在的强奸者,在追查到底,严惩罪犯的社会舆论和工作态度面前,他们则会因此而有所收敛。”

    结语

    遏制儿童性侵是一场艰难的战斗,太多的侵害者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太多的受害者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但很多人没意识到的是,家长也是受害者,单纯地指责和歧视这些家长,反而会释放出他们心中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