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医疗管理 > 正文
编号:12541757
为什么中国才有坑人的“医托”?
http://www.100md.com 2015年7月10日 今日话题
     近日媒体集中报道了骇人的“医托”现象:北京医托组团坑人,患者消费万元医托能提成七千。昨日,北京警方做出回应,查处了一起特大“医托”案,150人落网。然而翻查旧闻,全国各地对医托的报道一直都有,监管部门也一直在打击,但具有中国特色的医托现象依然兴盛,原因在哪?

    

    北京西站A1出口,一名女医托身着带有“北京公交集团”字样的衣服,与两名同伙聊天。(据新京报)

    ■坑人的医托由来已久,但打击乏力

    ●防不胜防的医托,坑的往往是穷人的救命钱,影响最为恶劣

    所谓医托,指的是一些医疗骗子,长期活跃在大城市的火车站、地铁口、医院门口、挂号处,现在甚至网上也有很多。他们用欺骗的方法引诱通常来自小城市或者农村的患者,把他们骗到一些偏僻的、甚至无医疗资格的小医院、小诊所去看病,然后与“医疗人员”合伙骗取高额诊疗和药物的费用。

    这种行为就跟酒托一样,但着了酒托的道还可以说有自身不检点的原因,被骗取的财物可能也不甚紧要。但医托骗的往往是急需治疗的穷人,骗的经常都是救命钱,因此影响尤其恶劣。

    我们也很难责怪患者太过轻易上当,人生地不熟等原因且不说,仔细察看媒体对北京医托的调查,可以发现医托们的骗术实在是相当高明,“他们组织严密,分工明确。遇到看上去像是病人的乘客,哪几个医托上前搭讪,哪几个医托把病人送到地铁站,哪几个医托负责把病人领进小医院、诊所,都有分工。大的团伙,甚至会分出专门的人在旁边盯梢,以防被监管部门抓现行。”医托在勾引人上当时,还有很多具体的技巧,例如老乡专门骗老乡,假扮本地居民,甚至送锦旗给“医生”演戏给病患看,等等。

    医托团伙作案,受害者则防备意识较差,甚至有心防范也会被算计(例如医托上来就告诉你“有很多医托”,但他是“真心帮你忙”),而且医托骗术不断升级变化,只为骗财毫无同情心。这让很多外地来的病患确实防不胜防。

    

    医托骗术通常都非常高明

    ●首先想到的办法是加强打击力度,但多年来的打击并没有多少效果

    那么,治理医托的办法,首先容易想到的就是让相关部门加强监管,让执法部门加强打击力度。但要知道的是,医托现象由来已久,全国各地尤其大城市往往都有,执法部门也不是近年来才开始打击,但效果并不明显。就以媒体报道的北京西客站医托而言,据说这些医托盘踞在北京西站出站口已近20年,“这些医托基本都是湖南籍,规模大概七八十人,以前是往各小医院、诊所拉人,大概五年前,这些人开始固定往百德堂拉病人。”

    2005年的时候,北京也有一波“医托猖獗”的报道,当时北京同仁医院保卫处工作人员称“我们医院附近潜伏的医托有一百二三十人,仅上个月我们就抓到50多人,估算他们骗取患者的救命钱超过10万元,许多病重患者一生的血汗钱全部被他们骗光,非常可怜。”北京儿童医院保卫处处长则称,“今年(2005年)7月份我们医院保卫处和月坛派出所,仅仅一天就抓到13名医托,帮患者追回被骗款1.3万元。”

    而国家卫计委去年底曾公布,为期一年多的联合多部门打击非法行医的专项行动,全国共查处了医托行骗案件966起。

    这表明,虽然对医托现象一直有打击,但作用有限。原因有多方面,例如打击行动不能常态化,经常死灰复燃;医托行骗手段高明,不容易留下破案线索;等等。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医托行骗利润空间巨大,骗子们愿意打点“周围的关系”,从而保证能常年固守一个地方行骗。据一家民营医院老板透露,如果有入侵者贸然进入医托的“势力范围”,根本不用医托动手,会有人出面驱逐。

    

    这是2005年被抓获的一群医托,但多年来医托一直非常猖獗

    在这样的情况下,多年来医托始终猖獗就不难理解了,再呼吁加强打击,恐怕效果还是有限。

    还有人从卫生医疗管理的角度,主张严格管理小医院、小诊所,甚至严格限制民营医疗单位的办理资格。但能不能严管且不知,就算严管了就能杜绝黑医院黑诊所吗?恐怕也不容易。不能否认,一些市场化医疗机构对一些医疗乱象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整体上来讲,还是起到了分流就诊人员的作用,加强管理往往容易“一管就死”,未必是好办法。

    ●仅靠更平均地分配医疗资源,恐怕也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

    有人提出,之所以有医托,是因为有太多来到大城市寻医问药的外地病患,要解决医托现象,要让外地病患在本地就能治好病,因此主张在小城市和乡镇加大医疗资源的投入,甚至主张缩减大城市的医疗资源,让医疗资源平均分配。

    这个想法不能说没有作用,但并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鉴于我国医疗服务行业总体水准的良莠不齐,尽可能地平均分配医疗资源,可能会导致医疗服务水平的整体下降,因为大医院的管理水平不是小地方的小医院可以比拟的,要治疗疑难杂症和应对民众日益提升的医疗服务需求,大医院也往往有必要做大做强。当然现在确实有大城市的大医院承担职能过重的问题,县域医院的资源投入确实需要加强,但一来需要时间,二来也不能解决小地方病患得了大病非得去大医院的问题。

    ●强化宣传,提醒防骗,也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还有人提出,既然医托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医院等附近出没,那是不是可以效仿银行,用各种文字和语音持续提醒公众警惕诈骗?如铁路部门在进京列车抵达北京之前,广播多次提醒旅客警惕医托,或者点明医托诈骗术,又如北京西站广播也持续提醒游客防备医托,是否又能起作用?

    不太看好这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方法能起到作用,因为这些提醒无助于解决病患的病痛,但医托却善于从这个角度骗取患者的信任,而且骗术真的是在不断升级,难以防备。

    要想真正根治医托,还得找到更深的根源。

    ■治理医托,关键要搞明白为何医托是中国特色

    ●“医托现象”的产生,根本原因是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市场失灵

    医疗服务市场是一个很特殊的市场,特殊就特殊在买卖双方之间巨大的信息不对称,病患对疾病尤其是重大疾病往往缺少了解,而只有医生才是权威。这样信息不对称的市场,就会出现市场失灵。举一个典型例子,一个小地方的患者生了重病,没有人能够向他提供治病信息的指引,甚至当地医院也提供不了帮助,病患就只好来到大城市,却依然由于排队等各种原因无法及时得到正规治疗,这就给了医托骗子可乘之机,他们加入了这个医疗服务市场,利用患者对医疗信息了解不足,诱骗他们以高昂价格只得到效用为负的治疗,这就导致了市场失灵。

    按经济学的说法,这种信息不对称是一种外部性,需要由政府解决这种外部性,才能让“医托”现象消失。

    ●国外难觅“医托”,关键在于社区首诊和严格的转诊制度,解决了信息不对称问题

    事实上,“医托”这个词基本上只在国内出现,几乎找不到发达国家存在医托的报道,发达国家的医疗诈骗,往往是“患者假生病”骗取医疗保险,而不是被医托坑。

    之所以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不存在医托,是因为他们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医患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方法是建立社区首诊和严格的转诊制度,所谓“社区首诊”和“严格的转诊”,以英国为例,是指居民要想享受国家免费医疗,在患病时(重大伤害等立即威胁生命的状况除外),就必须首先由社区或家庭的全科医师诊治,并根据病情逐级转诊,病情控制后再转回至全科医师处进行后续性治疗。医院不接待没有任何医师或医疗机构推荐转诊的病人。这种制度就保证了患者在患病后,对病情有初步的了解,并知道该如何进行下一步。而不是像无头苍蝇那样跑到大城市里,被医托骗子玩得团团转。

    

    社区诊所中的全科医生,经过全科医生的首诊,能有效给予患者有用的医疗信息

    ●中国要想根治医托现象,就必须花力气建设好社区首诊制度和转诊制度

    中国要想根治医托,就也得建立类似国外的社区首诊制度和严格的转诊制度。有了健全的社区首诊,能让很多不需要跑到大医院的患者留在小医院或诊所、甚至家里进行处理。更重要的是,就算是大病,配合规范的转诊制度,也能够让患者在大城市树立明确医疗方向,能够尽快获得有针对性的医疗,减少了在陌生环境停留的时间,也就自然减少了被医托侵扰的机会。

    然而从本世纪初中国卫生当局就说要建立社区首诊制度和转诊制度,效果却非常不佳。例如,2012年北京市医院门诊总诊疗人次为1.97亿,其中基层医疗机构5905.8万人次,占总量的 29.9%,超过七成的门诊依旧由大医院承担。另外,由耶鲁大学、辅仁大学、厦门大学联合完成的调查表明,北京、上海、厦门3个城市的5000多个家庭、18889个家庭成员里,仅有12.28%的居民愿意首选社区医院。

    而相比之下,在英国,90%的门急诊由家庭医生首诊,其中90%以上的病例没有进行转诊,由全科医师完成治疗,98%的门诊处方药由全科医生开出。美国每年12亿人次的就诊量,其中81%发生在医院外的医生诊所(Physician offices)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我们的香港和台湾地区,这个比重也均超过80%。

    这就是为什么国外没有医托,而国内医托如此兴盛。

    结语

    全科医生、社区首诊、没有转诊介绍就不能去大医院,这些制度很多人听起来还很陌生,这固然有民众观念抱残守缺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有关部门作为还不够。要想杜绝医托,就必须下力气建立这些现代医疗服务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