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西化/现代化 > 正文
编号:12539475
大洋洲中医药标准化的启示
http://www.100md.com 2015年7月13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4324期
     大洋洲在中医药标准化的发展道路上成果斐然,2012年7月1日,澳大利亚的中医(包括中医师、针灸师、中药师、药剂师、东方医师)加入全国注册和认证方案(NationalRegistrationandAccreditationScheme:NRAS),标志着中医在澳大利亚与其他医疗行业享有同样的法律地位、遵循全国统一的中医注册标准。2011年6月11日,大洋洲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theOceaniaFederationofChineseMedicineandAcupunctureSocieties)在新西兰首府奥克兰市成立。该洲际协会的成立旨在促进中医药在新西兰立法

    本文将从大洋洲中医药标准化的实践经验出发,探索中医药国际标准化发展的规律及特征,为推进中医药国际标准化进程提供借鉴。

    群众需求与协会标准是基础

    大洋洲中医针灸标准化的进程呈现出“以点带面”的发展特点:维多利亚州带动了澳大利亚中医针灸的标准化发展,澳大利亚又带动了大洋洲中医针灸标准化的发展。为何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成为推动大洋洲中医针灸标准化的重要因素呢?笔者发现以下2点原因:

    第一,针灸标准化是以群众需求为根本保障。维多利亚州只占澳大利亚国土面积的3%,是大陆面积最小的一个州。但是在历史上,由于1851年大量金矿在此发现,引发淘金热。早期的华裔工人成为针灸的服务对象。如今,维多利亚州已发展成为澳大利亚人口最密集、工业化程度最高的一个州。高密度的人群同样成为针灸发展的坚实群众基础。因此,维多利亚州在针灸标准化方面引领地位的产生不是偶然的。

    第二,针灸标准化以地区标准与协会标准为基础。无论是澳大利亚还是新西兰,两国在针灸方面都有相当数量的协会,并且每个协会都有自己的协会标准,标准的类型涵盖了基础标准、技术标准、管理标准。而且,各个协会制定的标准涉及领域广、规范内容细、权威性高。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卫生健康执业人员规范局已有150多年历史。澳大利亚在实行全国中医注册标准前以维多利亚州中医注册局(CMRBoard)颁布的注册标准为依据。维多利亚州在规范、立法、注册等方面的长期实践为地区标准“无缝”升级为国家标准奠定了坚实基础。

    立法是中医药国际标准化的保障

    立法是针灸标准化的基础和前提,是针灸标准化绕不开的程序。没有立法,针灸就不可能被完全纳入该国的卫生保健体系,就不可能为之制定国家标准,国际标准也不可能被强制实行。从澳大利亚的现状看,无论是维多利亚州的地方标准还是国家中医注册标准,在实施之前都经历了地方立法和国家立法。反观新西兰,目前制约该国针灸标准化发展的一大障碍正是中医药尚未被立法。因此,推动和促进各国对中医药立法是中医药标准化的必要前提。

    立法的科学性体现在对中医药完整科学体系的认同。澳大利亚对针灸的立法,从2000年维多利亚州通过的《中医注册法案(2000)》到2012年7月1日开始实行的包括中医师、针灸师、中药师、药剂师、东方医师的中医注册标准,都是包括中医、针灸、中药等对中医药的整体立法。这为其他国家对中医药立法树立了典范。传统中医药的学科分支在国外发展不均衡。在国外中医师有30多万人,其中针灸师就有20多万人。从这组数据可推断出,在国外针灸被接受的程度要好于中药。但如果只对针灸或只对中药立法,则会导致该国民众不能享受到完整、科学的中医药治疗与服务、会导致他们对中医药产生偏颇的认识、更会阻碍中医药在国外的健康发展。因此,在推动和促进各国对中医药立法同时应确保对中医药立法的科学性。

    大洋洲国家对中医药立法的探索和实践表明立法具有过程持久性、形式多样性、发展突破性等特点,应采取的态度是锲而不舍、区别对待、先易后难。在澳大利亚,中医药从维多利亚州的地方立法到国家立法经历了漫长的时间,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世界各地的中医药人要有足够的耐心和锲而不舍的精神

    在所有影响立法的因素中,政体影响重大。世界各国由于政体不同,中医药立法的主体和途径也“因国而异”。因此,不同的国家要区别对待,不能生搬硬套。

    大洋洲中医针灸标准化的现状表明各国中医针灸标准化发展进程不一,即便是同一国家,不同地区的发展进程也非同步。因此,在中医药标准化的进程中,要抓住有中医药群众基础、标准发展较成熟的地区作为突破口,先易后难,逐步而非同步地推进中医药立法工作。

    另外,要善于利用各国在历史上、现实上、制度上千丝万缕的联系,使之成为推进中医药立法工作的助推器。比如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在历史上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新西兰是英联邦国家,这些历史上和制度上的联系会有利于产生效仿作用,从而在客观上推动中医药标准化的发展。

    注册标准是中医药国际标准化的关键

    澳大利亚的中医药标准化发展证明,注册标准是中医药国际标准化的关键,这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标准即准入”。澳大利亚的全国中医注册标准不仅对大洋洲的中医标准化产生积极影响,而且对世界各国中医标准化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注册标准是中医药国际标准化的关键还体现在强制性标准在推动标准化中的重要作用。由于澳大利亚的全国中医注册标准是强制性标准,因此该注册标准不会流于形式,更不会形同虚设。

    新西兰尚未对中医药立法,更没有全国统一的注册标准。新西兰意外事故赔偿保险局(AccidentCompensationCorporation,ACC)虽然不能为大多数就诊的中医患者报销理赔,却可以为患者理赔在新西兰注册针灸师学会(NewZealandRegisterofAcupuncturists,NZRA)和新西兰针灸规范验证局(NewZealandAcupunctureStandardsAuthorityInc.,NZASA)注册针灸师处就诊产生的医疗费。新西兰意外事故赔偿保险局这一保险政策从侧面反映出注册标准在保障医疗质量中的关键作用。中医药标准化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让医疗质量最大程度上的优化。这对中医药国际标准的制定或者我国的国家标准转化为国际标准具有极其重要的参考价值。不同类别的标准在标准化的进程中的重要程度不同,标准的推进应分类别、分层次。 (杨毅 王子旭 郭义 天津中医药大学针灸标准化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