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专业 > 中华名医 > 缅怀学习 > 正文
编号:12539473
悼念干祖望大师 真正的中医学者 我的恩师干祖望
http://www.100md.com 2015年7月16日 中国中医药报
我的恩师干祖望

     中医耳鼻喉科一代宗师、国医大师干祖望教授于2015年7月2日在南京仙逝,享年103岁。他从医80余载,德艺双馨,治学严谨,造诣深厚,成绩斐然。谨以此悼念。

    我的恩师干祖望

    1983年7月,我从南京中医学院毕业后分配至江苏省中医院。院领导告诉我,今后将跟随耳鼻喉科干祖望教授学习,我心中既兴奋又忐忑。早有耳闻干老业务虽好,却是位“倔老头”。30多年跟师学习历程,让我受益匪浅。恩师虽然离去,但我永远无法忘却。

    严格

    刚到科室,干老就问我,《四书》《五经》读过没有,《内经》《伤寒》《金匮》《温病》熟不熟,《药性赋》《汤头歌》能不能背。他让我必读两本书,《柳选四家医案》和《类证治裁》,说临床很有用。刚开始在跟随干老门诊抄方的日子里,心理说不出的紧张,他会不时地问你,看的是什么病,中医如何辨证,应该用什么方,方剂中有什么药。当着病人的面,经常被问得面红耳赤,真正体会到“书到用时方恨少”的含义,只得回家恶补。试诊时,对用得不好的药,干老也从不留面子,当面指出,立刻纠正,绝不含糊。记得那几年,读了许多书,给今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每每读起干老所赠小诗:“小渺万钟訾相国,宁怀一技作医人,同僚末座俦和缓,学得书痴耐苦辛”,至今仍感慨万千。

    认真

    干老学习认真人所共知,尤其对学术十分严谨。“文革”中他的工作是打扫厕所,无意中看到当时正在编写的《简明中医大辞典》的征求意见稿,发现有很多问题,就积极领导反映,无奈被拒绝后,急中生智,给当时的编写单位人员写了一封信,称其中有些内容“狗屁不通”,以此引起大家的注意。成都中医学院的熊大经老师为此专程来南京,费尽周折才在私下找到这个“倔老头”,深谈之后,收益颇多,从而结成忘年之交。又如1985年他参加南京大学匡亚明校长主编的《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写作,主编《孙思邈评传》一书,仅在孙思邈寿命的一个问题上,整整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从8个不同版本中一一考证,最后定于141岁(公元541-682年),反映了其一丝不苟的态度。在门诊看病时,虽年过古稀,但他从不让学生代笔,问诊之后,亲自书写病案,字斟句酌,条理清晰,一笔一画,字迹工整,连标点符号也不漏错一个。他曾跟我们学生有一个约定,凡是在他门诊时所写的病历中发现错误,即可罚款。为此我们也格外仔细。好不容易发现他在中药黄芪的芪字下多了一点而要罚一块钱,干老为此还郁闷了好几天。记得在1998年10月13日,一位23岁的突发性耳聋患者前来问诊,他认真写医案分析:“禀质虽非藜藿,但殊感气血失充,值此新凉时节,时邪挟痰,上蒙清窍,以致眩晕泛恶,耳鸣失听。经过匝周治疗,浮邪已肃,而不足之证逐渐暴露,事可从补处治。虽然黄苔忌补,但舌质羸象已显,非滋腻之补尚可受领,拟取八珍而除熟地裁方。好在前期西药治疗颇佳,此时进服中药,正是风送轻舟,事半功倍也。”令在场医生、患者为之感动。

    勤快

    第一是脚勤,干老以喜欢走路而出名,七、八十高龄仍照样不变。他家住南京峨眉岭,后搬至上海路,无论下雨下雪,酷日寒风,常见到瘦小精干的他,手提拐杖或雨伞,快步走在人行道上,目的地常常为三处:医院、新街口邮局和杨公井书店。亲自邮寄来往信件成了干老的习惯;旧书店淘宝更是他毕生的爱好。星期天偶去夫子庙吃早茶,亦是步行来回,从不乘车。到医院上班查房,不坐电梯,爬楼十六层共近二百级台阶,令年轻人都佩服。第二口勤,一口浓浓的吴语腔,音量高,语速快,仗义执言,令人敬畏;教诲学生,如鞭如策,绝不含糊。以笔勤出名的他,一生中著书20余部,发表论文、医话400余篇,他将书稿叠摞起来,坐在旁边拍了一张照片,自谓“著作等身”。他为自己书屋写诗:我事涂鸦你吐丝,两般姿态一般痴,卅年自缚琅环里,乐仅庐陵太守知。

    节俭

    干老没钱,也许是无缘,有一年他在外地得“福、禄、寿”三星瓷像,途中无意将禄星摔碎,回家后做一对联“三星唯缺禄,一屋独多书”。他常为无钱买书而纠结,也曾为买一部古书而抵挡了自己心爱的手表。干老珍惜纸张,他把凡是能写字的废纸(包括正面写过的)收集起来,裁成32开大小,用于在门诊记录病历,从不浪费,所以他所保存的病案纸张,黄白厚薄,五花八门俱有。记得有一次陪干老外出开会,中午他不休息却在盥洗间唱戏,我进去一看,只见他赤脚光背在洗衣服,嘴里还不断地哼哼,见我进去,还饶有兴趣地告诉我洗衣服的诀窍,如白衬衫穿久了发黄,可在清水中加几滴蓝墨水,浸泡半小时,就又变白了。并曾经作诗一首:愈加浆洗愈污黄,心痛新裁盛夏装,蓝墨水中加几滴,顿教锈刃换青霜。

    书痴

    读书教书著书藏书,一生与书结缘。从五岁起,干老就与书结下不解之缘,读私塾、学医、办报、行医、教学、写作,无时无刻,不与书打交道。博览众书,知识面广,学生凡有不解之处,都能在干老得到满意答复。甚至告诉你某个字句、某个典故出自那本书,那一章节,可谓是两条腿的活书柜。干老藏书过万册,但他分门别类,排列独特,查找十分便捷。有一次我与他在家整理门诊医案,数千张纸片,摆满书房与客厅,看得人眼花缭乱。我信心满满,心想一定比干老快,即先按病种,再按姓名,再排时间,摆起了龙门阵,忙了半天,也没有理出几份完整的病历。进书房去看干老,只见他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把每一张病历按次序放好,不重复整理,请教后才知道,他是用四角部首与号码法找名字,按名字排时间,自然十分顺利,令我这个大学生惭愧不已。他的书房四壁都是书柜,书桌在中间,人在其中看书就像窝在书堆里,书房被形象地称为“茧斋”,取意有三:书多屋小,如同茧壳;在此读书,似蚕做茧;蚕死丝尽,代表精神。在书房门上,至今仍有干老手写一对“欢迎在此看书,不得拿出门外。”可见他惜书如命。他读书认真,废寝忘食。有一次他读江苏人民出版社《中医学》,陡然鼻出血而不知。还作诗为记:皓首穷经腹乃空,补牢虽晚尚图功,不知鼻衄何时滴,展卷医书染纸红。

    倔强

    干老无论对官对民,一视同仁。不管当面背后,直言不讳,甚至投报写信。他为自己画像:“项似钢条心似镜,口如鸦噪笔如刀”。他性格怪僻,自傲不羁,他曾将自己比喻成一枝花,有诗为证:“行空万里狂驰骋,独放一枝傲蔓花”。但我看来,他更像一块顽石。记得1985年陪干老去无锡开《中医疾病诊断与疗效标准》一书定稿会,住在梁溪饭店。干老不睡懒觉,凌晨早起,我陪他去太湖边散步,晨曦中凉风徐徐,一块太湖石挺拔而立,透过石孔可以看见天上的残月与星星,旁边依偎一棵老松树,松针随着晨风来回摇动。干老凝聚许久,心有所思后说:我就像这块石头。如今想来,颇有感触,太湖石以其玲珑剔透,坚韧曲折的姿态显示其倔强的精神,难怪干老也为之动情。特拙句以慰干老在天之灵。

    干瘦挺立依苍松,曲漏皱凹更从容。

    星煌透过峦叠嶂,仙去亦恋此景中。

    :《诗·陈风·东门之杨》“昏昏为期,明星煌煌”。干祖望,字星煌。 (陈小宁 江苏省中医院)

    诗人·奇人

    国医大师干祖望教授是名医、专家、教授,也是一位奇人、诗人。由于他的智慧和勤奋,青壮年就有许多著述问世。“文革”中,屡遭压制和打击,但他没有消沉,反而躲进自己的书屋“茧斋”,潜心读书,甚至夜读之时,“陡然鼻衄,书为之红”。他说:“这段时间是我在青少年寒窗之后,一生中的第二度苦读”,“我相信孟子之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肌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从而焚膏继晷,刺股悬梁般苦读,我相信知识总是有用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他重新焕发了青春,1980年元旦以诗言心声:“四化雄人志,三中暖我心”“党恩浩荡翻冤案,誓答深情作老牛”。从此,他精神焕发,“晨起攀梯六百级”“赤子童心七十岁”。他创造了七旬老人连办6届全国专科进修班、一年超额完成4000多小时工作量的奇迹。在70岁以后,他以超常的体力、毅力和智力完成了大量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除了日常门诊、病房工作和教学工作以外,业余时间撰写了《干氏耳鼻咽喉科学》《中医喉科学》《孙思邈评注》《干祖望医案》《干祖望医话》等20多部著作,在《中医杂志》《江苏中医》《辽宁中医》等刊物发表了280多篇论文。指导学生完成了3项国家级科研课题、6项省部级科研课题,并且获得多项科技进步奖和教学成果奖。

    干老写诗的功底是少年时代练就的。5岁,进入全国有名的“南社四子”(邵力子、柳亚子、姚石子、姚蓬子)之一姚石子家塾读书。十三年寒窗,他熟读了《四书》《五经》《离骚》《史记》、“唐宋八大家”以及“六朝”的骈体文等,打下了扎实的文学、历史学功底。为以后成为一代“儒医”奠定了基础。

    干老喜爱写诗,尤其喜爱写对联。他写对联十分讲究对仗、平仄,更注重内涵。1984年春我初上讲台,请教干老,他回我一纸对联,“赠学生严道南,言上课法:讲座初开,须腾蛟起凤;教材将掩,要画龙点睛。”正是将他讲课生动、风趣诙谐的神态跃然纸上。三国时代曹植能“七步成诗”,干老急就写诗作赋的功夫与其相当,他擅长即刻写就对联,并且把人名嵌入其中。在一次学习班上,他乘兴为几位学生题对联。给来自江苏仪征的魏祥写道:“得有识之士,毋问汉魏;结忘年之交,就是吉祥。”给来自河北张家口的李京秋写道:“专业专攻,决不五日京兆;勤耕勤读,当然百倍秋收。”给来自四川凉山的辜甲林写道:“求实学,应志怀争甲;言事业,要影响杏林。”见到这些脱口而出、对仗工整、含义深刻的对联,学生们无不喝彩。

    干老一生爱书,他写的诗赋对联也常常和书有关,如:1986年元旦春联:“读书教书藏书著书,一世靠书饱腹;言洁行洁手洁心洁,终生以洁持身。”那年日本《新医研究》记者采访他以后,刊登出他在书屋的大幅照片,并注上:大读书家、诗人。干老看了,用对联写出自己的感悟:“八字保康,童心、蚁食、龟欲、猴行;一生修养,稚洁、青雄、壮勤、晚节。”

    1986年7月,干老在出差的火车上写下了一首自题诗:“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三不买账,四化争功,五官开路,六面圆融,七十转运,八旬亨通,九秩不老,十足愚公,百岁退休,千古强翁。”29年之后的今天,百岁干老竟离我们而去了,让我们深感悲痛。可以欣慰的是,他留下的诗篇,永远会散发光芒。 (严道南 江苏省中医院)

    真正的中医学者——干祖望

    

    治身治病治学业 立德立言立功名

    年轻时的干祖望

    国医大师干祖望教授,是我今生今世最崇拜的老师。他是我初学中医时的追随者,在实习期间我就抄录了干老的许多笔记;也是我行医的指导者,在行医过程中,一遇到疑难杂症,就书信请教;又是我中医临床比较成熟时的点化者,师承三年,形影相随,受益匪浅;同时也是我如何树立医德、做人的榜样者。如今恩师与世长辞了,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写此短文,以资我对恩师的怀念!

    中医的捍卫者

    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扬言要取消中医,1929年,余云岫率先发难,提出《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国民政府通过了该议案,中医生死命悬一线,落至冰谷。就在此时,本想当一名画家的干祖望,阴差相错地投拜马培之的高足钟道生的膝下学起了中医。干祖望明知中医受排挤,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学好中医,争做一名优秀的临床中医师。1933年干老业成后悬壶于上海金山县张堰镇,干老白天门诊,诊治病人,晚上看出学习中医药理论及经典著作,并撰写小文章,以“冷来阁”别名,发表在松江《茸报》报上,共有100多篇,其中许多文章是针对当时汪精卫主持行政院,一向崇西蔑中,取缔中医的坚决态度,展开斗争。同时还参加施今墨在上海成立的“中医公会”组织。干老多次当选为金山、松江两地会长。在施今墨为首的上海“中医公会”与全国各地中医团体代表多次到南京政府请愿,“取缔中医”之说终未实现,而赢得了生存的权力。

    中医的创建者

    历代中医仅有喉科(实指咽科),真正的耳、鼻、喉疾病都分散在内外妇儿科中。干老北上学习西医耳鼻喉科,立志创建中医耳鼻喉科。他是第一位带上了额镜的中医师,1951年在上海松江第四联合诊所挂上第一个“中医耳鼻喉科”牌子。干老在诊病治病的同时不断积累经验,并翻阅大量的文献资料,逐步探索中医耳鼻喉科的理论,编写教材。后调入江苏省中医院工作,1972年,在省中率先成立耳鼻喉科,使中医耳鼻喉科有了初步的雏形。但是没有人才不行,没有团队更不行,干老想到了培养人才,办耳鼻喉科学习班,共办了6期全国中医耳鼻喉学习班,为全国培养大批临床人才。1983年成立了江苏省中医学会耳鼻喉科专业委员会,干老为第一任主任委员;1987年成立中华中医药学会我耳鼻喉科分会,干老成了第一届主任委员。如今,有了系统的中医耳鼻喉科书,人才辈出,队伍不断壮大;有了学术交流平台,诊病水平不断提高,全国各地才有如今新兴的中医耳鼻喉科这个奇葩。

    中医的开拓者

    干老一生读书,把中医书籍中有关耳鼻喉科的记载文献进行了疏理,结合临床实际情况,加上西医的检查和论述,将其上升到新的理论,从而发展拓宽中医。如五诊十纲,即把西医检查所得纳入到中医的辨证中,以加强了中医辨证的准确性,从而提高了疗效。又如对发声机理的阐说:“无形之气者,心为声音之主,肺为声音之门,脾为声音之本,肾为声音之根。有形之治者声带属肝,得肺气而能振动,室带属脾,得气血之养而成活跃,会厌披裂属阳明,环杓关节隶于肝肾。音调属足厥阴,凭高低以衡肝之刚怯;音量属手太阴,别大小以权肺之强弱;音色属足少阴,察盛枯以测肾之盛衰;音域属足太阴,析宽窄以蠡脾之盈亏,肝刚、肺强、肾盛、脾盈,则丹田之气沛然而金鸣高亢矣。”如此的阐述,不仅是对中医理论的新发展,也是对人发声生理、病理、辨证、施治等可谓一目了然。

    临诊时要不断观察、总结、提高。干老在70年代发现了“喉源性咳嗽”新病种,而西医90年代才提到“上气道敏感症、上气道咳喘,隐匿性哮喘。”干老认为喉源性咳嗽,是以咽痒即咳,不痒即不咳。甚则哮喘。共病机是外邪困遏肺经,治疗以宣肺为主,方用三抝汤。起初发现该病多因感冒服用苦寒之品、含糖的感冒冲剂或抗生素,使之感冒失治,邪困肺绖而不得出,用宣肺发散之麻黄,的汗而解则病瘥。后来发现有许多病人无感冒史,常易出汗出汗时微风一吹即咽痒咳嗽,此类患者多与空气污染空调电风使用不当有关,这就给治疗中增加了难度,它既是风邪袭肺,困遏肺绖之邪,其治则宜宣发,但病人又易出汗,再宣发这就是矛盾,同时也不能因表欦汗,以免外邪困遏肺绖不解之弊,因此干老认为就要在麻黄用量上加以权衡。

    “国医创建耳鼻咽喉科学,治身治病治学业;大师传承理法方药仁术,立德立言立功名。”这是追悼会会场上一副挽联,的确也概括了恩师其人。如今恩师驾鹤西去,他那浓郁的中医气息、孜孜不倦的精神、医德高尚的品质,永远留在我们心中,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 (陈小宁 江苏省中医院)

    悼念干祖望大师

    杏苑耆宿日渐凋,回首白下茧斋遥。

    健乎妙笔缘书富,癯然瘦体因诊劳。

    五诊十纲辨证广,三炎一聋疗效超。

    驾鹤归去曲未终,弦歌永续逐浪高。

    (本社通联部许岩协助约稿) (周益新 山西省大同市新建康医院)


    参见: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坚信中医 > 干祖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