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中医之痛 > 正文
编号:12847982
“误入歧途”or墙内开花墙外香
http://www.100md.com 2015年8月5日 医药经济报
     引言

    新西兰已有17万多拥有本地身份的华人,且未算上越来越多来旅游或工作的“流动人口”。由此可见,新西兰的华人市场或许将大有可为。机缘巧合下,笔者来到新西兰。七年多的医学生涯,让笔者在异国他乡也不禁把目光停留在医药上,并有幸进入当地最大的中医药企业工作,得以更多地看到中医在新西兰的发展现状。

    在国内,中医院与西医院不相伯仲,互为补充,中医可以用西药,西医也可以用中药,俨然并驾齐驱之势。但在国外,情况完全不同。海外的中医,不像国内那样自成体系,没有完善的人才培养系统,更多只被看做“辅助治疗”,且有些中药无法进口等,都制约着中医的发展,甚至有人认为国外的中医已“误入歧途”。然而,又有人说,中医在国外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因为这里有资历丰富的老中医,这里提供了30分钟至1小时接诊一位患者的条件,这里采取的是更体现个人“功力”的纯中医治疗……

    然而,不管如何,在海外的中医一直在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努力前行,对他们的了解和观察也许能给国内中医药的发展带来启示或借鉴。

    广义中医VS 狭义中医

    在谈论中医前,首先要弄清楚到底什么是中医,或者说,什么算中医?教科书上的解释是:起源与形成于中国,具有整体观念、相似观(取象比类)、辨证论治等特点的医学。可以说,广义的中医包涵了中医特有的思维、诊断、治疗方式,而狭义的中医更多是指具体的治疗方式。但从定义上看,最关键的应该是中医的观念和思想有没有用在整个预防、诊断、治疗和康复的过程中。因此,笔者认为,国外很多自称“中医推拿按摩”的地方,并不能纳入中医的范畴,因为他们几乎都没有运用中医的核心思维,病人或顾客哪里不舒服就推拿按摩哪里。

    中医的辨证思维和整体观运用于诊断、治疗中,才是中医精髓所在。至于选择中药、针灸、火罐、推拿或更多的治疗方式,只是一个结果而已。即古人所说,只有“技”者,只能谓之“匠”,有思维的创造才能谓之“师”。所以,我们更希望在国外看到中医师而不是中医匠,然而,任重而道远。

    人才稀缺VS 前景朦胧

    在新西兰从事中医药相关的人并不算多,能称为“企业”的更少,像北京同仁堂这种几百年历史的老店,在新西兰却依然如新生儿般蹒跚起步。但不管怎么说,总算有连锁的中医药企业开始进入这片空白;而在此之前,都是以个体中医馆的形式,一个注册的中医师看诊、开方、抓药、针灸、推拿等,全部“一脚踢”。无疑,有系统中医学教育背景加上多年中医临床经验的中医师,是稀缺品。笔者认识了一位原本只是来新西兰旅游的资深中医师,在其旅途中无意看到中医师的招聘广告,然后,从应聘到公司出具聘用合同到其向移民局申请工作签证到签证被批准,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可谓神速。

    然而,在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利益起决定性作用,推动或毁灭,全在于它。海外华人虽不少,但在人群里仍算“弱势群体”,说白了,只看诊华人会让中医师或中医馆难以养活自己;而让非亚裔的人接受中医的理念,殊难矣。他们更多是接受针灸、推拿等作为一种辅助的疗法,能够接受中医理论、愿意喝苦药的非常少。

    总的来说,中医在国外的发展仍然较为受限。但随着西方各国对中医学的重视,他们对中医这一特殊职业给予了特殊的签证通道,也给予了一些就业、行业注册等方面的优待,这些都是非常利好的消息。

    无药可用VS 真正的中医治疗

    新西兰是全世界最纯净的国家之一,对一些动植物或食物类的入关审查也相当严格。有些中成药如含有麝香、牛黄、羚羊角等无论申报与否都不能入关,还有的中药饮片如火麻仁、肉苁蓉、石斛、阿胶、菟丝子等也无法入关,其余的药物必须在海关处进行高温熏蒸、灭活等措施之后才可过关。其中,不少药物是常用药,以致于有的中医师在处方时抱怨“无药可用”,不得不使用替代药物,如龙骨用龙齿代替,陈皮以橘红代替。且不论代替后疗效如何,但总有难以替代的情况。

    中医既然被归为“辅助治疗”,意味着中医师在这里没有西药的处方权,中医馆和中药店不允许卖西药。在国内一直被人诟病的中医“无用论”总算在大洋的另一端以不得已的方式被打破,中医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有闭经多月西医治疗无效来就诊的,有不孕多年连试管婴儿都失败来试试的,还有原来不信中医后来尝“中医粉”的……他们都是切实的中医受惠者,医者与患者之间,有太多的故事,有待往后分享。由于来诊的人都会提前预约,每个病人平均有至少半小时的看诊时间,望、闻、问、切,终于可以按部就班。真正的中医治疗,既考验了中医师的个人水平,也让他们不断努力提升自己的技能。

    结语

    中医在海外,算不得百花争艳,但却如坚韧的苇草石缝中顽强生长;未至于岔道歧途,但须时刻慎己戒满以病人为重。曰: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 (李静华 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