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保健版 > 心灵空间 > 心身疾病 > 正文
编号:12548344
“急短精障”不应是一场噩梦
http://www.100md.com 2015年10月26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4379期
     戴上“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的帽子,真的就可以肆意妄为了吗?

    日前,对南京“宝马案”的审判,让一个精神病学诊断名称“急性而短暂的精神病性障碍简称急短精障”一夜之间成为“热词”。

    网友编了许多段子调侃“急短精障”,其核心意思就是:我有精神病,可以免责。

    戴上“急短精障”帽子不轻松

    其实,这都是不明真相的人望文生义而做出的一些推测和想象。“急短精障”,真的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在目前的精神科临床实践中,“急短精障”的诊断并不常用。一方面是由于患者的临床表现或患病时间(即病程)不符合急短精障的诊断标准。另一方面,也即更为主要的是,诊断为急短精障的患者在后来病情演变中,约有70%以上更改为其他诊断。在被更改的诊断中,约65%的患者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这就意味着最初诊断为急短精障的患者,后来将近一半转归是精神分裂症。因此,急短精障的诊断在临床上使用起来还是很慎重的。如果病程不再短暂,而是像精神分裂症那样迁延不愈,那么还有人愿意认领急短的帽子吗?

    获得“特权”就是占便宜吗?

    现在很多人关注的重点是急短精障患者肇事后不用或较少承担法律责任。似乎凭借一个诊断就可以逍遥法外。这种心理的背后其实是对特权的追逐。确实,精神病人肇事后会因病情而获得一定的豁免。貌似存在一种特权或优待。其实,这样的特权就如同购买的巨额保险一样,如果有朝一日能够理赔,其前提一定是天灾人祸的兑现。

    据报道,去年9月,一位抑郁症患者驾车无故对路上行人冲撞,造成两位妇女死亡,另有一人轻伤。作案后,司机向公安机关投案。原来该患者想割腕自杀,没有成功,于是想到了开车撞人,以期获得死刑。后来经过司法鉴定,该患者被评估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即减轻处罚。法院判定肇事者赔偿两位死者家属各20万元。而死者家属则怨恨难解,觉得法院轻判了。

    在这个案例中,肇事者虽被轻判,但是现在不仅要支付巨额赔偿,还要背负沉重心债,毕竟两条人命是在自己这里结束的。尽管攻击是一种普遍存在的被压抑的本能,但这样的攻击不会带给肇事者任何快感。所以,这样的特权还是越少越好。就如同保险,越不需要理赔就越平安。实际上,精神病人在疾病发作期的肇事肇祸行为,往往缺乏目的性和计划性,与之最近的亲人家属反倒最容易成为受害者。如果遭遇这样的疾病,虽然可以“享有”从轻判罚,但终归不是件好事,也不是占了便宜这么简单。

    调侃“急短精障”是心理防御

    对于急短精障,尽管很多人编成段子来调侃。但实际上却是一种心理防御,是以一种轻松幽默的方式来掩饰对于精神疾病肇事肇祸的抗拒。背后的心情很可能和受害者家属一样,多少都会觉得有些不公平,对判罚难以接受:一个原本无辜的人,为什么要用生命来为另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的疾病买单?这样的质问于情于理似乎都不过分。但更为糟糕的是,一些精神病患者因病致贫,一旦肇事,根本无力赔偿。这对受害者而言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从源头上讲,对患者的监控和管理是相当重要的。当下,精神病人之所以较多地以“开车”的方式肇祸,与小汽车的可及性有关,即容易得到。就如同今年3月,患有抑郁症的德国飞行员为自杀而蓄意坠机一样。患者的交通工具因为易得,已然成为潜在的不安全因素。南京宝马案等都是在症状的支配下,使用汽车做出危害他人的行为。因此,对患者的驾驶行为应予以严格管理。同时,不只是驾驶,其他可能肇事肇祸的方式都需要关注。患者家属或其他监护人,应密切关注患者的精神状况。此外,社会也应该给患者更多的接纳、理解和尊重,使得患者看精神疾病时能够像看感冒那样坦然,那么很多安全隐患就可能会在早期干预中化于无形。

    链 接:

    什么是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

    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是由外部刺激所致心因性精神障碍,发病因素与个体的社会因素、心理因素、身体因素、道德因素密切相关

    社会因素:随着现代科技的迅速发展,都市人口密集,各种噪声空气和水源的污染,生活节奏的加快,交通拥挤,竞争激烈,住房困难,待业,下岗,自然灾害人际关系矛盾增多,所有这一切均易令人焦虑紧张,成为精神障碍的重要根源。

    心理因素:心理因素与精神障碍密切相关,有的外国学者认为正常和异常行为都是意识与无意识欲望驱动或本能矛盾冲突的结果。心理障碍或者心理疾患主要是由于本我欲望要求和超我控制间潜意识矛盾冲突而产生焦虑情绪防御反应的结果。这种矛盾冲突是从婴儿期就开始的,根据于生物本能欲望要求对社会约束的强烈反抗斗争。为了减缓本我与超我间的矛盾冲突所带来的焦虑,自我发展了各种防范焦虑的手段即心理防御机制。那些能设法通过发展有效的应对策略(或防御机制)来把内心心理冲突减少到最小限度的是心理健康的人。而有意无意地过度运用单个或集中防御机制,以致主宰了个体的人格以其发展或损害了他的有效功能,则会导致某种心理异常或精神障碍。

    道德因素:张口骂人,动手打人,夸张的表演等等也涉及人格问题。

    受到外界突然刺激每一个正常人或多或少都可能出现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症状,如抑郁、焦虑、血压增高心率加快、面红耳赤或恐惧面色苍白、出凉汗、四肢无力等,甚至出现敌对,但大多数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平缓自己的心态,也有少数人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表现为:

    反社会人格障碍 是指违反社会法规的一些品行障碍或心智障碍,具有高度的攻击性和无惭愧感。

    偏执型人格障碍 这类人变现固执,敏感多疑,过分警觉,心胸狭窄,好嫉妒,自我评价过高,体验到自己过分重要,倾向推诿客观,拒绝接受批评,对挫折和失败过分敏感,受到质疑时易出现争论、诡辩、甚至冲动、攻击、好斗。

    分裂样人格障碍 这种人不爱交往,情绪缺乏和冷漠,不仅自己不能体验欢乐对人亦缺乏温暖,爱好不多;过分敏感而且害羞、胆怯、怪癖,对表扬和批评均反应不良;未丧失认知现实的能力,但常表现孤立行为,趋向内省性隐蔽;活动能力差,缺乏进取型。对人际关系采取不介入的态度;缺乏兴趣;缺乏亲密的知心朋友。

    强迫型人格障碍 这类人的特征为懒惰、犹豫不决,好怀疑和按部就班。他们以高标准要求自己,希望能做的事完美无瑕,事后反复检验,苛求细节

    表演型人格障碍 这类人以人格不成熟和情绪不稳定为特征,他们常以自我表演,过分的做作和夸张的行为引人注意;暗示性和依赖性特别强,自我放任,不为他人考虑,表现高度自我中心;极端情绪性,情感变化多端,易激动;对人情感肤浅,这使人们难以与周围保持长久的社会关系;长久渴望得到理解和评价,感到容易受伤害;幻想性,往往把想象当成现实;不停地追求刺激,不能忍受寂寞,希望生活似演戏一样热闹和不平静;外表行为显示不恰当的挑逗性,打扮得花枝招展卖弄风骚,甚至调情,诱惑人。

    冲动型人格障碍 这类人主要特征为情绪不稳定及缺乏冲动控制能力。暴力或威胁性行为的暴发很常见,在其他人加以批评时尤为如此。 (宋崇升 北京回龙观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