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视点 > 正文
编号:12552060
中医药:不断创新才能永续传承
http://www.100md.com 2015年11月18日 中国中医药报第4392期
     世界卫生组织将医学划分为现代医学与传统医学(替代医学),早在1969年就提出“不同种类的传统医学在许多国家有着广泛的应用”,1978年《阿拉木图宣言》肯定了传统医学在人类健康体系中的作用,2002年、2013年相继公布的《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战略2002-2005》和《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战略2014-2023》明确提出促进传统医学纳入各国医疗保健体系的发展方向,要求制定相应的战略规划,为以中医药为代表的传统医学迎来了良好的国际发展环境。

    世界各民族的医学、药学,像本民族的语言文字、风俗习惯一样,是一个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党和国家重视和大力支持下,中医药得到了快速发展,不仅造福我国人民,而且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可。

    中医作为一种医学哲学思想,起源于2000多年前的《黄帝内经》。“中医”两字则最早见于《汉书·艺文志·经方》,“以热益热,以寒增寒,不见于外,是所独失也。”“有病不治,常得中医”(在这里中字念去声,中)。“中医”这个名词真正出现是在鸦片战争前后。东印度公司的医生为区别两国不同的治疗方法给中国医学起名中医。这个时候的中医名称是为和其他国家不同医疗方法(俗称西医)做一个对比。到了1936年,国民党政府制定了《中医条例》正式法定了“中医”两个字。过去人们又叫中国医学为“汉医”、“传统医”、“国医”,这些都是区别于西医而先后出现的。

    在传统中医基本理论指导之下使用的药物就是中药,利用现代技术研发的传统中药也应在中药范畴内。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以来,网上相关热点话题纷起。其中,讨论得最多的还是“青蒿素到底是不是中药”。笔者认为,青蒿素毫无疑问是中医药进入现代细胞、分子时代的药物,肯定是中药,也是时代进步后中医药发展的必然结果。采用提取分离技术从植物中得到药物,是人类社会进入分子时代的必然结果。认为分子时代之后发现的药物都是西药,与中药无关,无疑是阻止中医药进入分子时代,扼杀其生存发展空间。

    亚里斯多德说,科学是“关于永恒和必然的认识……知识也就是科学”。人类的已知科学相比大自然、宇宙空间只是沧海一粟。中医药经过数千年中华民族人体体验、智慧筛选、图文积累,本来就是知识,从根本上属于科学的范畴,甚至超过西方古代、近代的医药学理论体系。现代化学、物理学、光学等学科的最新成果完全可以应用在中医药中。核磁共振、显微镜、心电图等现代技术是现代各学科综合发展的结果,是人类共有的智慧,并不天然属于西医。

    中医药是中华民族在几千年生产生活实践和与疾病作斗争中形成并不断发展起来的,包括传统医药和现代医药。传统医药包含中医中药、藏医藏药、蒙医蒙药、苗医苗药等,现代医药包含与现代科学技术结合的中医药学。这才是中国人的医药,是真正的中医药。

    中西文化交流本是一件好事,近代中国也从中吸收了很多有益的东西。但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如果外来文化对本民族文化的生存造成威胁的话,就算不得是一件幸事。中国近代发展有时会呈现全盘西化的极端性和盲从性,使中国传统文化得不到应有的保护,甚至沦为被抨击的对象,中医药首当其冲,至今仍深受其害。

    如果否定我们的传统医药,说中医药不科学,应该废止,就是要灭掉我们的文化;如果将我们的现代医药说成是西医西药,就是要让我们中医药创新发展找不到方向,成为迷途的羔羊。不让我们用现代语言文字描述中医中药,现代的医生和病人都看不懂中医中药的说明书,就是在结扎中医药;不让中医药进入细胞、分子时代,中医中药一进入细胞、分子时代就变成西医西药,就是在阻碍中医药的发展!

    中医药本来就是随着社会科技的进步而发展的。把中医中药排斥在现代科技之外是错误的,大力发展中医药是实现中国梦振兴中华民族的必经之路!(作者为全国人大代表、好医生药业集团董事长) (耿福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