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医疗管理 > 正文
编号:12829538
别让药检比思维 影响中医名声
http://www.100md.com 2016年4月13日 中国中医药报
     别让药检比思维 影响中医名声

    据4月10日《羊城晚报》报道,广东省广州市中医院因规定医生给病人开的检查费用要和药费达到1:1,不达标就要扣奖金,导致医生只能“恳求”病人不要只开药而不做检查。因为收入与“开单”挂钩,目前该院已有医生护士甚至科室主任请辞。此新闻一出,引起舆论哗然。一方面是病人的愤怒与不解,一方面是医生的无奈和委屈。如何看待这一事件?

    检查费用要和药费达到1:1比例,在很多情况下无疑是引导医生“过度”开检查单,从而让医院赚取更多的利益。这等同于变相地让医护人员“敲诈”病人,无疑是违背了医护人员诊治病人的初衷。

    一边是“医生看病不如看宠物”,一边是医生不接受医院的“奖金陷阱”,说明医生这个行业“病得不轻”。医生应有的劳动价值与报酬和资格资质不相称,医生内心的苦楚说不出;医院想方设法让医生变为“钱袋子”,从而换取更多的“个人利益”和“单位利益”;有能力有良心的医护人员经过多次“煎熬”后选择“请辞”,给“二流医生”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这样的政策有点“逼良为娼”的嫌疑。

    作为以中医药特色治疗“简、便、验、廉”为生存法宝的中医医院,通过制度手段让医生“必须引诱”病人开更多的检查单,等同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给中医药行业抹黑。这种思维不仅影响单位形象,严重影响整个中医药行业形象,甚至败坏中医名声。

    实际上,该不该用现代化医院管理模式来管理中医医院本身就有待商榷。需不需要让病人做检查、做哪些检查,临床中医师会根据病人病情、症状、体征、治疗效果等酌情决定。而医院却逼着医生“检查费和药费达到1:1”,无疑是给临床中医师套上“脚镣”,最终受到损害的是病人的利益和医疗行业形象。(梅松政)

    开药搭检查 医院其实也有无奈

    据4月10日《羊城晚报》报道,广东省广州市中医院因规定医生给病人开的检查费用要和药费达到1:1,不达标就要扣奖金,导致医生只能“恳求”病人不要只开药而不做检查。因为收入与“开单”挂钩,目前该院已有医生护士甚至科室主任请辞。此新闻一出,引起舆论哗然。一方面是病人的愤怒与不解,一方面是医生的无奈和委屈。如何看待这一事件?

    有人推断这是医院为创收而祭出的歪招,其实并非完全如此。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认为医院出此下策,也有自己的无奈。因为医政部门在考核医院质量时,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药费比例。按照现在的要求,三级医院的药费收入一般不超过医院总收入的50%。在此现实下,只有保证药费与检查费始终保持在1:1的比例,药费比例才能保证不超过50%。

    而医政部门限制药费比例,主要基于两个目的:一是限制大处方。处方费用少,则药费比例低;二是鼓励医院创新。医院不能总是局限在单纯的药物治疗上,还要开创新技术,提高手术量。同样是心梗病人,这边是药物治疗,另一边是置入支架,前者的药费比例肯定会高,如此,对于推广置入支架这样的新技术,显然会产生积极的作用。

    所以说,这样的政策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在实践中,一些名医院由于初诊病人比较多,相关的检查就较多;同时复杂病例也多,各类新技术的应用机会就相应更多。因此,对于各地的“龙头”医院而言,药费比例确实不存在问题。

    但对于一些相对普通的医院,特别是中医院而言,这样的政策就存在一定弊端。由于“老病人”相对集中,并且慢性疾病患者较多,诊疗过程往往并不需要太多的检查,治疗也常常以服药为主,在此情形下,要保证完成50%以下的药费比例,确实有些力不从心。特别是我国的诊疗费整体偏低,还大致维持在10元左右的水平,在昂贵的药费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要保持50%以下的药费比例,不依靠检查费来拉大分母,降低数值,还真无其他方法。

    由此不难看出,将药费与检查费进行1:1的绑定,并对医生进行经济考核,医院的政策虽然难逃“懒政”嫌疑,但也不乏无奈。

    出现这样的情况,其根源还在于一些管理政策没有充分考虑我国的医疗实际,在制定管理目标时,对国外经验学习的多,与医务人员的交流沟通少,导致了某些本来是为了便民的措施,在实践考核中成为患者的负担和医生的心痛。

    避免类似荒诞的情况,恐怕还需要我们的医政部门在制定政策时,多了解临床工作的实际情况,以及不同医院之间的区别,建立医生与医政部门的有效沟通,保证政策不要发挥出相反的效果。 (郑山海)

    警惕“按总额发奖金”带来“变味”处方

    近日,笔者无意间接触了几名病人在公立中医医院和民营医院中医科开的中医处方,这些患者都有同一个疑问,“我已经用了这么贵的药,为什么疗效不好,中医到底还能治好我这病不?”

    笔者分析了这几个处方后发现,几乎每张处方都有“逢贵则用”的特点。也就是说,哪些中药饮片当前价格贵,就尽量在处方中加入。最常见的就有人参、红参、三七、浙贝母等,甚至有的处方中直接有2至3味价格昂贵的中药饮片。

    看起来只是几个小小的处方,却折射出医疗机构“按照总额发奖金”的弊端。据了解,有少数医疗机构在管理中按照“医生所开中药饮片费用总额”给中医师发放奖金或工资。也就是说,医生要获得更多的个人收入,就得让病人“消费”更多,一些以开中药饮片处方为生的中医师不知不觉被卷入“逢贵则用”的泥潭中,影响中医处方质量,同时加大病人医疗费用支出。

    其实,中医处方的最大价值在于辨证论治。一些中药饮片贵,并非能包治百病,而是其产量或生产工艺受限等导致“物以稀为贵”。中医处方的疗效来源于中医师辨证论治精准、中药饮片质量保证、调剂人员认真负责按照处方剂量调配、病人按照医嘱煎煮服用等,而非越贵疗效越好。中医师处方“逢贵则用”的弊端显而易见。“变味”的中医处方很容易造成“变味”的中医药发展,必然多方受损,应该引起重视。

    笔者认为,医疗机构应该探索单病种收费或以诊疗病人多少、所开中药饮片剂数、“大处方”“贵处方”实行三级医师审核制度以及病人复诊次数等来发放中医师工资或奖金,鼓励中医师尽可能用“简、便、廉、验”的中医药为病人服务,避免“高大上”的“贵族处方”影响中医药美誉。(梅松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