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学版 > 医学知识 > 医学史 > 趣闻&杂家 > 正文
编号:10307133
进步——人类健康的杀手?
http://www.100md.com 青囊医学
     [美国《新闻周刊)5月5日一期文章]题:进步如何令我们患病(作者|, http://www.100md.com

    杰弗里·考利)|, http://www.100md.com

    警报频响|, http://www.100md.com

    过去一周里,“非典”可能占据了大部分新闻头条,但它并不是世界卫生组织监控的唯一怪病。|, http://www.100md.com

    在非洲中部地区,致命的埃博拉病毒已经持续肆虐了5个月。在比利时和荷兰,一种恶性的新型禽流感正在席卷所有养鸡场。荷兰农民近期内宰杀了1800万只家禽,希望阻止疾病传播。然而禽流感已经蔓延到几个省,并从家禽身上感染到了猪甚至人的身上,导致83人感染。大多数感染者只出现眼睛发炎症状,但也有一些人出现了呼吸道病状,其中一名感染了禽流感的57岁兽医最近死于肺炎。荷兰农业部4月19日发表声明说:“在死者的肺部发现了禽流感病毒,除此以外未能发现其他死因。”这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呢?|, http://www.100md.com

    非典型肺炎、埃博拉、禽流感,骇人的新疾病层出不穷,每一种都在向我们证明,人类尽管很聪明,对微生物却仍然无能为力。30年前的情形似乎不是这样。当时我们已经基本战胜了天花艾滋病还是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的东西,而且医学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但是就在乐观主义者宣称人类已经战胜微生物的时候,我们的大城市、工厂、喷气式飞机和血库正在打开疾病传播的新渠道。发展的阴暗面如今已不容否认;很多进步在让我们生活更加舒适安逸的同时也将我们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http://www.100md.com

    从20世纪70年代至今,新增疾病约 30种,导致数以千万计的人死亡;业已被遗忘的传染病也死灰复燃,爆发频率令人心忧。美国医学研究所在新近发表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传染性疾病将不断出现”,并且警告说,骄傲自满和无所作为将导致“灾难性的传染病大爆发”。|, http://www.100md.com

    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正如“非典”爆发过程所显示的,监测至关重要。如果能够及时发现所有地区的新感染病例,并通过全球合作共同遏制疾病传播,我们就能大大减弱其影响。但作好预防措施是我们的最终武器吗?我们是否充分了解新疾病的起源,从而能够防患于未然?我们能否防止“非典”或艾滋病的下一轮爆发?有效的战略应该是什么样的?|, http://www.100md.com

    自酿苦果|, http://www.100md.com

    在这场竞赛中,我们并非稳操胜券。人类大多数新疾病的起源是从动物那里感染的,这个过程受偶然因素的影响,甚至受天气影响。10年前,新墨西哥州一名健康的年轻人因出现类似“非典”的症状而奄奄一息,卫生专家在实验室里花了几周时间才找出致病的病毒。令他们大为惊奇的是,这根本不是人类的病原体。它是汉他病毒系的一个新成员,是由啮齿动物携带的病毒,被老鼠通过尿液排出后会通过空气传播。这种病毒上一次爆发是在亚洲,那么为什么身处新墨西哥州的人会感染此病而奄奄—息呢?

    现在科学家认为,美国的老鼠也一直携带有这种病毒,但不够普遍,因此不能在人类的工具棚和地下室里散布足以让人染病的病毒数量。改变这个平衡状态的是那一年的厄尔尼诺现象。大洋湍流导致美国西南部出现了反常的暖冬天气。老鼠的数量因此激增,让汉他病毒搭上了免费的便车。除非有人能控制天气,否则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5i[}*r, 百拇医药

    但气候反常并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威胁。生态学家研究疾病出现的原因时发现,人类活动的影响要大得多。几乎所有破坏自然环境的行为都会提高致病微生物的流动性。以20世纪80年代发生的情况为例,委内瑞拉波图格萨州的农民把数百万公顷森林夷为平地,改造成农田。这些农场吸引来的老鼠和田鼠与人一样多,而这些啮齿动物也把一种名为“瓜纳里托”的病毒带到了这个地区。这种病毒导致发烧休克和出血。100多人被感染,其中1/3的患者死亡。5i[}*r, 百拇医药

    马来西亚的养猪农民也曾有过类似经历。1999年,他们开始砍伐森林以扩大养殖业规模。随着林地为猪棚所取代,无家可归的果蝠开始栖息在棚顶的椽子上,它们身上携带的病毒污染了猪的饮用水。这种病毒现在被称作“尼巴”病毒。纽约“野生动物信任围栏”委员会主席玛丽·波尔说:“那些猪患上一种剧烈咳嗽,这种咳嗽被称作‘一英里咳’,因为你从那么远都可以听得到”。这种病迅速从猪身上传播到了养猪人身上,导致严重的大脑炎,感染者死亡率达40%。马来西亚政府关闭了8家农场并屠宰了100万头猪,才最终扑灭疫情。5i[}*r, 百拇医药

    这些事例说明,盲目改变生态系统可能对人类健康产生灾难性的后果,无论我们在亚马孙盆地,还是在康涅狄格州的森林。5i[}*r, 百拇医药

    康涅狄格州是莱姆病爆发的地方。这种疾病同样是人类利用土地方法不当所致。莱姆病的病原菌是布氏疏螺旋体菌,它们存在于鹿和白足鼠体内,通过寄生于这些动物体表的蜱传播。人类和这些动物共处已经很多年了,但第一例莱姆病到1975年才出现。5i[}*r, 百拇医药

    为什么我们突然变得容易感染了?美国生态系统研究协会的动物生态学家理查德·奥斯特费尔德认为这和郊区发展有关。在开阔林地中,狐狸和山猫捕食携带布氏疏螺旋体菌的老鼠,从而控制这种菌的数量。但随着建设者把林地分割为小块土地,食肉动物消失了,老鼠连同蜱的数量自然会激增。奥斯特费尔德最近对纽约附近的小块林地进行调查后发现,面积为一到两公顷的小块林地同10到15公顷的林地相比,前者携带布氏疏螺旋体菌的蜱的数量是后者的?倍之多。5i[}*r, 百拇医药

    防患未然5i[}*r, 百拇医药

    幸运的是,人类不会进一步传播这种细菌。即使一种微生物成功地从—个物种跳到了另一个物种身上,新的宿主往往成为它旅途的终点。尼巴或瓜纳里托病毒都不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汉他病毒也是如此。但我们从灵长类动物和猪那里得到的微生物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当埃博拉病毒从猿跳到人的身上时,往往在整个家庭或医院造成传染后才会罢休。而HIV病毒在人类之间传播了30年仍势头不减。从黑猩猩身上传播到人身上至今,HIV已经感染了约6000万人,而这完全不是气候异常的责任,是我们自己撞到枪口上去的,是我们把它传播到世界各地的,而且我们还会重蹈覆辙。5i[}*r, 百拇医药

    尽管“非典”引起了很大恐慌,但它显然不是很厉害,至少在当前状态下还不是。导致“非典”的冠状病毒的危险程度和任何流感病毒差不多,但并不很容易传播。正如路易斯维尔大学的进化学家保罗·埃瓦尔德所指出的,这种传染病不会持久,除非每名感染者再传染一个以上的人。致命的流感病毒的毒性与“非典”病原体接近,但是流感病毒能使一屋子人感染得病。这种大范围流行的流感病毒过去曾出现过,很多专家相信,它的再次出现只是时间问题。5i[}*r, 百拇医药

    我们如何降低危险?长久之计必须包括的措施有:对世界各地的农场进行现代化改造、改善基本卫生条件,储备疫苗和抗病毒药物。随着有关传染病的生态学的科学发展,也会提出更明智、更安全的土地利用和野生环境保护的方法。而在此之前,监测尤其重要。5i[}*r, 百拇医药

    值得欣慰的是,发展进步在增加微生物流动性的同时,也使得对它们的追踪更容易。10年前,快速通信对很多卫生部门来说还很成问题。如今,甚至最偏远的监测站都已同“新发疾病监测网络项目”联网。全球最大的卫生机构还建立了类似的科研系统。这种系统是否有效,取决于使用者是否坦诚善意。如果说“非典”恐慌也有一些正面影响的话,那就是上述理念被重新确立。这种理念会使我们取得多大进展仍然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