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学版 > 医学专题 > 正文
编号:11171911
围产新生儿医学现状与展望
http://www.100md.com 2006年9月9日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医院
     围产新生儿医学是医学科学中近年采发展最为迅速的一门学科,它的发展直接关系到围产儿的发病率、死亡率、后遗症发生率及人口素质,是衡量一个国家、地区医疗水平的指标。我国政府和领导非常重视这一领域的发展,颁布实施了《中国儿童发展纲要》,并对国际社会承诺了降低婴儿和儿童死亡的18项指标。2001年9月第23届国际儿科大会在我国召开,为儿科各专业的发展带来了强大的动力,11月中华医学会新生儿学组的南宁会议为我们围产新生儿工作指明了方向。

    由于全国同仁的共同努力,近年我国围产儿死亡率明显下降,早产儿,低出生体重儿存活率明显提高。据报导围产儿死亡率已从1990年的12—14‰。降至1997—2000年的1.6—10.9‰;新生儿窒息死亡率由3.8—17.2%,降至低于1%的水平。西安市新生儿死亡率由1996年的13.3—17.5‰,降至2000年4.3—9.5‰。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目前面临的问题和发展方向:

    一、体制的建立与完善

    围产新生儿医学即是一门多学科交叉的学科,又是一门相对独立的学科.它的交叉体现在与妇产科学、儿科学、遗传学、免疫学、分子生物学等多学科间不可分割的渗透,体现了科学发展的必然结果。它的相对独立体现在不论其救治对象还是其医疗技术,都有其特殊性。我国的围产新生儿医学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差距,国内不同地区的发展也不平衡。目前国内许多大中城市普遍建立了新生儿科及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NICU),有一批业务精、技术强的专业人员,但在许多中小城市及医院,专业人员缺乏、设备简陋,有救治不到位的情况存在,严重影响了新生命的质量,影响了我国人口质量的提高。所以建立新生儿救治及培训网络、加强新生

    儿转运,有利于有限人力物力资源的合理运用及整个专业素质的提高,使生命质量得到更好的保证。

    由早期的新生儿治疗服务,到地区性围产中心的建立,以至今天建立区域性围产保健及转运服务。网巳势在必行。建立由中心向周边辐射,由三级医院向二级医院、一级医院,甚至乡村、单位卫生所、私立医院辐射的网络。下级医院解决不了的急危重症,可逐级或直接向中心转运。在中心住院病人过分拥挤时,可将恢复期病人转回至二级或一级医疗机构继续治疗。这样既充分利用中心的人力物力优势,又解决了基层单位希望解决的问题,是一种值得推广的体制。

    二、人才培养

    世界卫生组织曾预言:21世纪,地球上人人将享有全面的医疗保健。这就需要培养和造就一批了解学科前沿、保持高技术水平的新生儿专业人员。除了终身自学,需要通过参加国内外学术交流,借助继续医学教育及新生儿专业培训网络,开展逐级的培训与教学,建立各级培训点,并逐步推展,并可利用网上教学,建立远程会诊等。年轻医师应规范化培训,攻读学位,不断地补充,拓宽和提高,特别是新生儿急诊医学人才的培训,更是迫在眉睫。

    三、科研的展望

    系统性的、多中心随机临床对照研究是近期的方向,高科技性信息技术的运用是持续的动力。

    本世纪是医学与生命科学的时代,也是信息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计算机网络技术、数字化技术迅猛发展,互联网已逐渐成为医学信息交流的主要媒介。计算机互联网上的国际,国内交流获得信息,将成为围产新生儿工作者必须掌握的基本技术.而临床的多级化网络为多中心的协同作战,开展前瞻性研究,新理论、新方法的综和评价,为临床推广和改进攻克难关提供了基础。新技术的运用将是推动围产新生儿医学发展最有力的动力。

    随着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基本完成,人类疾病基因和相关基因的分离、克隆将为人类研究发病机理、临床诊断及特异性药物的生产等提供广阔的空间,也为人类征服疾病,提供了巨大的潜能。在围产新生儿领域先天性代谢病和遗传病将得到无创、高效的诊断,并得到分子水平的理想治疗。在单个原子、分子水平上研究和改造物质的纳米技术也将用于靶向药物、自动修复基因蛋白等,从而使许多先天性代谢病、遗传病得到控制,为提高我国围产新生儿领域水平做出贡献。

    四、临床的问题和挑战

    1、新生儿急救医学

    如前述,近年通过国外新技术、新疗法的引进,我国许多大中城市建立了NICU及新生儿转运系统,抢救技术明显提高,使许多过去不能救治的重症新生儿得以存活。但与国际上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国内不同地区的发展也不平衡,尤其是西北地区,明显落后。如何建立并完善这一机制,培养自己的围产新生儿急救医学人员是陕西、西安各级医疗部门、单位迫在眉睫的大事。

    2、早产儿、低出生体重儿的管理

    有资料表明,中国早产儿出生率有所上升。早产儿、低出生体重儿,由于其器官和功能的不成熟,生活能力低下,死亡率高。近年虽存活率有明显上升,但存活者常出现多种临床问题及后遗症。如何保证他们在生理上、心理上及社会生活中全面正常,提高生存质量已成为全球性急待解决的问题,也是我国围产新生儿医学在本世纪需要重点攻克的目标之一。这要求产科提高围产保健质量,降低早产、低出生体重儿的发生率,与新生儿科通力合作减少围产期损害;新生儿期后体格、神经、精神发育的促进等。最大限度的减少损害,提高生存质量。

    3、新生儿营养、代谢

    新生儿的营 养、代谢、母乳喂养及其对体格、心智行为发育的影响将仍是一个重要的课题。不同人种的胆红素代特点及正常值将被更清晰的确立,无创性的检测、治疗及监测将进一步完善并得以广泛、运用。

    4、新生儿呼吸系统疾病的治疗

    除了对呼吸系统发病机制的进一步研究、肺泡表面活性物的运用及研究外,探讨更为合理的呼吸管理、更为适合的通气方式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5、新生儿感染

    围产期母婴垂直传播性感染性疾病的防治,包括:产前宫内感染的筛查、孕期的治疗、产时的处理、新生儿期的早期控制等,新药、新疫苗、新检测和治疗技术的开发运用将受到极大的关注。

    6、围产期窒息复苏与颅内病变的诊治和预防

    围产期窒息及所致的颅脑病变仍为围产儿死亡、致残的重要原因。诊断技术的改进和完善、缺血缺氧性损伤的机理和防治仍将是围产新生儿医学中的研究的热点和难点。目前国内沈阳中国医大、上海复旦大学儿科医院、浙江医大儿童医院及西安交大第一、二医院等在此方面的研究已取得了一定成果,但由于发病机理的复杂性,上述问题仍未得到根本性的解决,这将有待于依靠新的技术在发病机理及治疗措施上获得新的突破。

    21世纪是医学与生命科学的世纪,围产新生儿医学将是其中最有发展潜力的学科。希望从事并热爱这一专业的同仁,团结一致,共同努力,去迎接新世纪的挑战。(刘 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