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相关信息 > 正文
编号:11379747
替中医说话的国民党高官
     湖南省中医院湖湘名医馆

    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中医曾经受到严重的摧残。1929年2月,国民党政府首次卫生行政会议,通过了余云岫炮制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掀起一股恶浪向中医袭来。全国中医和众多有识之士群起反对,湖南中医界推选吴汉仙代表湖南国医馆,谭日强代表国医学校,赴南京参加全国中医代表团,向国民党三中全会请愿,这个反动方案才未能公开执行。

    在这场迫害中医的闹剧中,扇鹅毛扇的是两个姓汪的,一个是当时任国民党副主席后来成为大汉奸的汪精卫,他曾说:“中医的存在,有辱国体”。另一个是当时任教育总长的汪大燮,他在主持召开的国民党政府首次全国教育会议上,把中医列为消灭对象,成为余云岫等人废止中医案的先声。

    对待中医,国民党内也有同情和支持,并仗义执言的人。在1935年召开的国民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以冯玉祥为首的81名代表,共同提出“政府对中西医应平等待遇以宏学术而利民生案”,要求公布《国医条例》。此项提案,签名的有中央委员25人,各省市代表33人,海外代表23人。1946年10月,以于佑任、陈立夫等14人,在国民党召开的国防会议上,联合提议:“为加强中医药之工作,拟请行政院设置直辖管理中医药委员会,专门管理及研究中医药事宜以保民命而宏学术”。当时于佑任发表演说,认为中医不应由西医主持之卫生署管理。他比喻说:“如果以基督信徒管理全国和尚,试问此对不对?,”妙语一出,举座皆惊称是。在湖南,当时任湖南省主席的何键,任省参事会秘书长的曹伯闻先生,也是属于同情和支持中医的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如湘省国医院,系最早创建的湖南省中医医院,1931年由何键批准,拨银圆1万元,作为建院基金,至1934年5月正式开业,即今省中医院前身。

    在这些国民党的高官中,冯玉祥将军是著名的爱国将领,国民党中的左派,中国共产党的挚友;于佑任先生,是清末进士,胸藏无数文章,是国民党中的元老,担任国民党政府监察院院长30多年;陈立夫先生,长期掌管国民党的党务,长期关心中医中药,曾被推选为台湾中医药公会的荣誉会长。他们站出来帮中医讲话,自然比民团请愿的作用要大得多。通过不懈的斗争,到1936年,国民党政府被迫公布了《中医条例》,1938年被迫承认《中医专科学校暂行通则》,中医药界终于取得了求生存,求合法的初步胜利。

    至于于佑任、陈立夫等倡议在行政院(类似现在的国务院),设置直辖管理中医药委员会(类似现在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设想,只能到后来,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才得到实现。(肖国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