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学版 > 医学理论 > 其它 > 《生命与长寿》 > 一、生命起源 > 正文
编号:11397792
(三)生命的活力来自血液细胞的分化
http://www.100md.com 《生命与长寿》
     在生物界中,不论是单细胞生物还是动植物,乃至人类,都具有自身发展的巨大生命力。如果我们能用科学方法,一方面排除妨碍它们应有的生命活力发展的因素,另一方面提高它们应有的生命活力的因素,那么,每一种生物的生命活力将是无限的。

    乌都洛夫在 5 年内观察了纤毛虫连续不断地进行细胞分裂竞达到 2029代。他估计,如果这种小生物不因环境恶劣而死亡的话,用不了 5 年,它们的总体积就要超过整个地球,而且看不到有什么衰老现象。陆米叶估计,分裂到 40 代的纤毛虫,它们从原母体所得到的物质还不到万亿分之一。可见,在单细胞生物界中,由于繁殖周期短,它们的生命似乎是无止境地延续下去。如把单细胞放在适宜的环境里,而不因为外在原因而使它们死亡的话,那么,这种生物就可以给人一个永久不灭的印象。可是乌都洛夫与陆米叶只观察到纤毛虫细胞巨大的紊殖能力,而没有看到细胞繁殖能力的限度,因而没有注意到还有衰老与死亡的过程。当时人们产生了一个错误观念,认为生物是不会衰老或死亡的。后来见到生物界确有自然死亡现象,又认为死亡的来临是因为生命发展到很复杂的形态结构,特别是发展到最复杂的人类脑髓的形态结构时才发生的。另外,乌都洛夫还混淆了单个细胞的分裂与个体变化的界线。还有一位著名生物学家也做了一个实验,培养了一种小如针尖的草履虫。

    当一个草履虫分裂成二个草履虫时,就把它们分开培养,一个草履虫培养在新鲜的干草汁中,以后每分裂一次,都移置到新鲜的干草汁中。另一个草履虫仍培养在旧的干草汁中,不加新的干草汁。结果培养在新干草汁中的草履虫,在 7 年时间内一共繁殖了 4500 代,代代相传,没有死亡,但是培养在未更新的干草汁中的草履虫到了 107 天只繁殖了 138 代就死亡了。为了寻找引起草履虫死亡的原因,这位科学家又把活的草履虫再放进上述旧干草汁中,结果刚放进去的草履虫仍可分裂繁殖,因而推想草履虫的死亡,并不是因为旧干草汁中缺乏营养,而可能是由于在培养到 107 天后,所有草履虫的代谢废物都留在旧干草汁中,草履虫不断地吞食这种废物,引起了体内生理发生改变,导致了衰老与死亡。由此可以推想,生命活力表现在人体上时,虽和单个细胞分裂情况不同,但其生命活力是相当强的。100 年前俄国巴舒茨基出版的《圣彼得堡大观》一书里,曾记载:"1755 年在费登斯基村,有一个农夫叫克利洛夫,当时他已经 60 岁,结过两次婚,他的第一个妻子受孕 21次,共生了 57 个孩子(四胞胎 4 次,三胞胎 7 次,双胞胎 10 次)。他的第二个妻子受孕 7 次,共生了 15 个孩子(三胞胎 1 次,双胞胎 6 次)。这位老人一共有 72 个子女。"1782 年 2 月 27 日莫斯科尼科尔斯基修道院的一份报告中说:在苏伊斯基有一个农民叫瓦西里耶夫,曾结过两次婚,一共生了 87个孩子。当他 75 岁时,活着的子女有 83 个。由此可见,不论是单细胞个体或多细胞个体,不论是低等生物或高等生物,都蕴藏着巨大的生命活力。然而,现代医学和生物学家均认为细胞是通过分裂而增殖的。但是,日本森下敬一通过基础研究认为,细胞并不进行什么分裂,而是确证了"白细胞是红细胞产生"的事实。因此,他提出了"白细胞起源于红细胞的学说"。所以说机体细胞的增殖不是通过细胞分裂,而是通过血液细胞的分化而增殖的。实际上细胞分裂现象是观察不到的,在日本,山崎正文氏曾主张这个观点,这与森下放一坚信"由食物制造出红细胞,再演变成种种机体细胞"的主张是一致的。实际上,他们经过十几年的研究都没有发现所谓的细胞分裂现象。他们夜以继日地每天 24 小时,目不转睛地在显微镜下进行观察了 15 年,也完全没有看到细胞分裂现象,而是从物质演化生成最原始的生命体(血液细胞),然后再进一步分化成为固定的组织细胞(机体组织细胞),如此掌握生命的规律与本质,才能证实生命的活力不是来自细胞分裂,而是通过血液细胞的分化而增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