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文化 > 小说连载 > 《生死平衡》 > 正文
编号:11397765
楔子(一)
http://www.100md.com 《生死平衡》
     1977年夏天,世界卫生组织干事德国人冯·豪塞特先生风尘仆仆,从吉布堤越过边界来到索马里北部的一个偏远乡村,找到了名叫阿里·毛马林的青年男子。这位黑人没有穿上衣,因为营养不良腹部膨胀凸出,满脸尽是天花留下的瘢痕。豪塞特知道这个地区十分贫穷落后,当天花免疫法在大半个世界都普及时,这儿仍沿用古老的吹粉法防治可怕的天花,即把天花病人的干痂皮研成粉末,吹进健康人的鼻孔中。但这种方法不够安全,阿里·毛马林只是由于他的身体强健才战胜了天花病毒,免于一死。

    豪塞特先生为他拍照时,毛马林傻呵呵地笑着,丝毫不知道这是在纪录历史,这使激情型的豪塞特先生觉得十分遗憾。他请翻译告诉那位黑人,这张照片将使他名垂青史。天花是一种烈性传染病,由天花病毒致病,死亡率曾高达25%,它至少在地球上肆虐了2000年,埃及法老拉美西斯的木乃伊上就发现了天花瘢痕。英国史学家马考莱曾称它是“死神的忠实帮凶”。从免疫之父琴纳1796年发明牛痘接种算起,人类经过两百来年的努力,终于消灭了天花。而阿里·毛马林先生作为世界上最后一位天花病人,无意中成了人类2000年进步的见证。

    索马里语翻译努力把德国人的冗长谈话翻译过去,他不知道那位鲁钝的黑人听懂了多少。豪塞特先生又遗憾地说,可惜他来晚了,否则他一定为最后的天花病毒取一份样本,保存到日内瓦的病毒基因库中。

    那位黑人显然听懂了后面的话,叽哩呱拉说了一通。翻译迷惑地翻译着:“他说你们的人已来过一次,把他身上的脓疱刮了一些带走了,说要存在什么库中,还付了他50美元呢,真是慷慨的先生。”

    豪塞特很奇怪,据他所知,从没发表过任何关于采访毛马林并保存病毒的样本的报道。他请翻译再次确认,翻译经过长时间盘问后说:“没错,他说的意思就是这样。”“那么问问他,是什么样的人,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

    翻译盘问后又告诉豪塞特:“他说是一个月前来的,是三个白人,穿着西服,都很瘦,窄长脸,鹰钩鼻。其它情况他一概不清楚。”

    豪塞特先生很遗憾,但他知道无法从他嘴里掏出更多的情况,便也付了他50美元,与他告辞。毛马林对又一笔意外之财十分惊喜,笑得合不拢嘴,村民们也都欣羡不已,很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得上天花。

    归途中豪塞特同翻译还在谈这件事,那位正在同坏路搏斗的司机忽然插话,说那三个人他可能见过。一个月前他跑这条路时,见一辆车停在途中,有三个白人在车前面向东北做礼拜,还非常认真地拍打身上的尘土。司机常与伊斯兰教徒在一起,知道这是穆斯林礼拜中的“土净”仪式,那三人长相也是典型的阿拉伯人的特征。这么说,那三个白人很可能是阿拉伯人了。

    冯·豪塞特回到日内瓦后,曾向一些阿拉伯同行询问过此事,但没有人知道。世界卫生组织早在几年前就已提取了天花样本,分做三份保存在瑞士、美国等地,所以毛马林的天花病毒保存与否只有历史的意义而无科学意义。时间长了,豪塞特先生也淡忘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