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图书&专辑 > 《华佗之讹》 > 正文
编号:11419662
二 华佗的医术
http://www.100md.com 《华佗之讹》
     华佗出名的关键,按通行的说法,在于他能在一千八百年前独立实施人体的内腔手术。这一壮举,比西方医学的实践纪录足足早了一千五百多年,比人类建立比较完整的内腔手术体系足足早了一千六百多年。陈寿在《三国志o华佗传》中这样描述华佗的手术技能:

    若病结积在内,针药所不能及,当须刳割者,便饮其麻沸散,须臾便如醉死无所知,因破取。病若在肠中,便断肠湔洗,缝腹膏摩,四五日差,不痛,不亦不自寤,一月之内,即平复矣。

    他描写华佗施行手术的病例:

    又有一士大夫不快,佗云:君病深,当破腹取。……士大夫不耐痛痒,必欲除之。佗遂下手,所患寻差……

    由此看来,华佗不但可以做人体内腔手术,而且还真的做过这种手术,起码为一个士大夫做了这种手术。

    客观地说,古代的中国人对外科手术的认识,与人们认识阉猪、阉牛、阉鸡相差无几,所以对华佗能否做人体内腔手术置疑很深。据《宋史》记载,北宋名医庞安时在论及华佗医术的时候说:"术若是,非人所能为也,其史之妄乎!"精通医学的南宋文学家叶梦得也说:

    华佗固神医也。然范晔陈寿记其治疾,皆言若病结积在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云云,此决无之理。人之所以为人者以形,而形之所以生者以气也。佗之药能使人醉无所觉,可以受其刳割,与能完养,使毁者复合,则吾所不能知。然腹背肠胃既已破裂断坏,则气何由含,安有如是而复生者乎?审佗能此,则凡受支解之刑者,皆可使生,王者亦无能复施矣。

    庞氏、叶氏与华佗所处的年代相隔近千年,宋代传统医学的水平,已经大大高于华佗的那个时代。华佗生活的东汉末年,是我国传统医学治疗原则和治疗体系确立和形成的时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构建中国传统医学治疗原则和体系的人,不是华佗,而是他同代的、被后世医家尊为医圣的张仲景。张仲景著书《伤寒杂病论》,一千多年来,一直影响、指导我国医家的临床实践。唐宋以后,更是东播西传,飘洋过海,传到许多国家,成为我国古代为数不多的具有国际影响的医学科学家。然而,历史有时象魔术师手中的道具,变幻的怪异与荒诞匪夷所思。遍翻二十五史,只见华佗,不见仲景。一个有传记传世,但没有著作或技能留存;一个青史无名,却有巨著和思想,指导和影响了一个民族甚至多个民族一千多年的医学实践,令后代所有的从医人员都自称是他的门人。正是张仲景和他的千千万万个门人,呵护华夏民族以至整个东方民族,渡过千年的历史长河,穿过无数疫疬的峰峦,以东方人特有的思维方式和实践技能,傲立于世界医学之林。而华佗,恐怕只能面对这样的情景,在一旁默默拂弄他头上的桂冠。

    陈寿笔下的华佗,应该是一个被包装了的华佗,一个名实不符的华佗。华佗的所谓医学成就,应该是一棵无根之树,是一股无源之水。华佗在一千八百年前给病人开膛剖肚,他怎么开怎么剖?凡懂得医学的人都知道,我们称之国粹的祖国传统医学的理论基础与现代医学截然不同,是毫不相干的两个独立的体系。祖国传统医学与世界上其他国家和民族的传统医学一样,都是用朴实的方法来认识、阐述人体、生命和疾病的。内腔外科手术作为医学发展史上的高峰,是以对人体结构和功能的认知清楚为前提的,也就是说,人体内脏部位何在?大小如何?功能怎样?相关脏器和神经血管分布连接在哪儿?只有弄清楚这些,才可能解决医生应该割哪儿的问题。而祖国传统医学体系中是没有人体解剖学的,人体作为父精母血所成,命成于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祖国传统医学对于人体和认知是生理功能性和病理反应性,是抽象的,而不是具体的。譬如祖国医学对人体肝脏的认知,是将人体血液的贮藏、部分精神活动和运动控制等功能统一划拨给肝脏统辖的,几千年来,肝的具体位置是众说纷纭的,虽然被含糊地说在下焦,一说在人体腹腔的右下部位,也有在人体左下腹一说。概而言之,祖国医学理论中功能的肝条理清楚,范围明确;而实物的肝则是千年悬案,无法定夺。直到现代医学诞生并传播到中国之后,肝作为人体重要的脏器才有一个具体的定位。然而,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现在的肝已非古代之肝,中国传统医学的肝也非现代医学的肝了。那么,远在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华佗,是如何面对人体内腔这一未知领域的呢?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华佗,看他刳割腹肚,看他湔浣胃肠,看他灌人以"麻沸散",看他涂敷药膏……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警车来了,华佗被铐走了。人类比较规范地开展内腔手术,是从十九世纪中叶开始的。与之相伴的是人类在现代生物学、生理学、解剖学、病理学、麻醉镇痛和消毒防腐等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操刀的医生都接受过系统的教育和训练,仔细研究过解剖学和病理学。手术过程操作严格,从临床诊断到消毒灭菌、麻醉、防腐、止血、缝合等,一切都按规范进行。尽管这样,内腔手术过程中病人死亡率仍在两成以上。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在经过多年的实验和事故之后,血液分型才成为一种标准的程序,输血才成为一种临床治疗手段,并且最后成为手术过程中的重要的支撑和保障。正是这些进展,最终形成了今天的完备的手术治疗规范,从而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刳割湔浣"。而要完成一个内腔手术,除了上述条件和各种设备设施药品器械以外,还需要一个互信互助的工作团队,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

    而华佗,孤身一人,盲人瞎马似的闯入人体内腔,这宇宙般神秘深邃的去处,他将如何施展他的医术?假设在麻沸散发作之后,华佗信心十足地打开一士大夫的腹腔;假设他先前就确诊了病在直肠,而且是在没有诊断原则的前提下;假设他分清楚了结肠和直肠;假设他刳了一截,然后再接上,然后再缝上,然后再敷药膏……。最后,病人可能痊愈。然而这些假设之后,人们必须面对严峻的现实:华佗用什么照亮人体内腔?靠什么止血?万一撕破了动脉,病人失血过多,靠什么输血?还有,伤口腐烂、感染,如何防治?并发症怎样治疗?还有麻醉不好,病人腹肌紧张收缩,刀口缝合不拢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看起来太繁杂太琐碎,正是这些繁琐的问题,每一个都是致命的。为了解决这些细节问题,人类花费了大量的时间金钱甚至生命,仅仅是输血的技术问题,人类就研究、实验了约三百年,且经过无数次失败,付出了数不清的生命的代价!

    华佗肯定不会刳割肚腹湔浣胃肠,肯定不会,也不可能。这样结论,很有可能被人指责为民族虚无主义,甚至有挖祖坟的嫌疑。否认华佗的外科成就,会不会在有些爱虚荣的民族的脸上抹了一层灰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