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版 > 医学评论 > 图书&专辑 > 《华佗之讹》 > 正文
编号:11419665
五 “被讹化的华佗”与“洋华佗”
http://www.100md.com 《华佗之讹》
     在华佗被陈寿制讹之后的一千七百年间,即从公元三世纪到公元二十一世纪,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象华佗那样做手术,因为祖国传统医学的外科是建立在治疗跌打损伤、刀箭金创和皮肤疮疡基础上的。虽说隋朝名医巢元方在华佗三百年后,即骄奢淫逸的隋炀帝当政的第六年,完成了中国医学史上第一部病因病理学专著《诸病源候论》,并在书中记载了肠道缝合术和结扎止血方法。然而巢氏的方法是应付军事和急变事件出现的外伤,而不是主动地剖腹湔浣。他所介绍的手术方式十分粗糙和愚笨,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可以说要让人九死一生。他说:肠子断了的,缝结好后,用鲜鸡血涂结口,然后推入腹腔之中;肠子没断而淌出腹腔的,用大麦粥渍洗后推入腹腔。这些做法看来令人毛骨悚然,所以巢氏之后,再也无人谈论内腔手术了。外科学一直作为内科的附庸,用内科学的辩证方法诊治疾病。更为遗憾的是,除正骨科之外,外科被"皮肤科"化了,成为皮肤病和小型外科的专科了。以至吴谦主编的清代皇家医典《医宗金鉴》的外科学,干脆只分"痈疽"和"杂症"两大门,皮肤痈疽证治部分占百分之九十以上;金创、跌扑、冻烫伤、虫兽伤等占百分之十以下。正因为这样,社会上才流传一个古老的笑话:从前,有个人受了箭伤,到外科医生处就诊。医生迅速剪掉箭杆,说:罢了。病人不解地问:箭簇在体内,如何处理?医生十分坦然地说:去找内科医生吧。

    无可置疑的是,祖国传统医学在发展历史中,一直都迈着优美的步履,走在西方传统医学的前面。特别在临床实效和药用植、动、矿物的发现、收集和使用上,远远走在希波克拉底医学的前头。对此,国人的的确确可以骄傲一番:

    公元659年,大唐政府组织完成了我国第一部国家药典《新修本草》,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国家药典,比欧洲最早的《佛罗伦萨药典》早八百多年。

    东汉人魏伯阳著《周易参同契》,记载了水银和锡的炼制方法,已经炼制出用于临床治病的矿物药。世界公认炼丹术起源于中国,且成为近代化学的先驱。

    针灸作中医领域中最古老、最具有民族特色的医疗技法,两千多年来,一直发挥着独特的医疗作用,受到世人称道。

    中国医学经典《内经》提出血液循环的概念,在世界医学史上居于前列。

    公元十一世纪,国人开始用"人痘接种法"预防天花,成为世界医学免疫学的先驱。

    一千多年来,朝鲜、越南、日本、阿拉伯国家、印度等国家和地区都派人到中国学习医学,中国医学具有一定的国际影响。

    令人遗憾的是,这种优势持续了一千多年,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

    驾着文艺复兴、思想启蒙和工业革命大船的现代文明,以不可抗拒的力量横扫欧洲大陆。他们用中国人发明的火药,粉碎了教会和军事贵族为首的封建社会,并将炮弹掷向南中国海。中国比欧洲早一千三百年掌握了冶铁技术,而且发明了火药,然而,一直处于冷兵器时代的中华帝国,却被自己发明的罗盘引来海盗,在铁和火药构成的大炮面前瑟瑟颤抖。

    中国人曾经告诉欧洲人如何炼铁,他们却炼出了一个工业时代。东西方两种文明的分野,正是在这样的铸炼之中发生的。人类前进的步伐突然加快,一直走在世界前列的中国被渐渐抛下,并且越拉越远。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当西方发明了化学麻醉药和消毒剂,令大型外科手术变成通例的时候,乘着鸦片战争的余烟,西方医学正是靠他们令人信服的外科手术,在中国大地,在号称外科之祖的华佗的祖国,深深地扎下根基,并且枝繁叶茂起来。据《中国医学通史》记载,苏州医院在一九一五年至一九一六年成功地做了三十五例阑尾手术;四川一名外科医生在一九一八年做了四十例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和胃溃疡手术。当然,这些主刀的大夫无疑都是"洋华佗"。在这群蓝眼睛高鼻梁的西方医生面前,华佗的后代们开始真正的惶恐起来了。神州的医坛从此有了两种医--中医和西医,这在世界医坛上是绝无仅有的。

    中医从此处境艰难,在"洋华佗"面前,华佗如果在世,他将如何对应呢?

    华佗被讹化了,但是,被讹化的只是华佗的表面,他真实的一面,应该打上中医发展历史的深深的烙印----即使华佗当年真的有盖世之术,他也注定只能在他自己的影子里行走,他永远也无法超越他自己,他的后人也无法摆脱他的阴影,去开辟一片崭新的医学蓝天。因为------

    华佗是道家的华佗。他以医为业、行走江湖,试图换取一些清泊的名声。同时,他也是道教的华佗,他凭借魔术一般的医学诊断和预言,拨弄人的生死,把玩生命的底线,并且,他的医术来若仙授,去如鬼遁。

    华佗是儒家的华佗。他穷一生之力,求得医名不算,还欲上仕途,混个一官半职,以实现他作为一个读书人的人格价值。他走的是一条中间路线,在医和士之间玩着平衡,而且自私、保守、封闭。他撰写一本青囊秘籍,临死的时候,才想到要传给别人。别人不要,他只好亦羞亦恼地烧掉了。他虽说带了两个学生,一个叫吴普,一个叫樊阿,也没有学到什么真本事,华佗一死,这两人也烟消云散了。

    华佗是佛门的华佗。大约在公元一世纪,佛教传到中国。佛教徒们用驱邪治病的魔法来迎合民众,最后传开了。华佗生活的年代,正是佛教文化广为传播的时期。发生在华佗身上的许多故事,本不应该为中土所为,华佗的名字,也应该是一个佛教的名字。没有人知道华佗和佛教之间的渊源有多深多远,但华佗的死和死后的精神不灭,好比涅槃,化作他生命最高的独一无二的圆满了。

    华佗的影响是巨大的,他的典型意义也是深刻的。所以,美国宗教史学家休斯顿·史密斯教授有个耐人寻味的观点,他说:"每一个中国人在伦理和公众生活上是儒家,在个人生活和健康上是道家,而在死亡的时候是佛家。"而儒、道、佛三教混杂,构成了中国人的思想基础,因此,两千多年来,中国的医学乃至科学技术领域形成了一种与欧洲不同的特殊学术类型,这就是"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而一切真正具有自然科学价值和意义的知识和技能,如医学、农学、工艺学等,则被贬称为"小术"、"方技"。整个社会的主旋律是崇古、尊古;知识分子的人生哲学是非儒即道,能当官就当官,当不成就逍遥避世,官当久了或不顺心也退隐山林田园。特别是宋代以后,整个民族的主流思想是消积的悲观的。正是这种思想的保守加上超稳定社会构架的长期存在以及玄学迷信的泛滥,导致整个民族群体人格的缺损:不敢怀疑,缺乏理性的批判精神;缺乏创意、冒险意识和开拓愿望;妄自尊大,闭门自守……。所以,当西方科学酿造出来的现代医学成果琳琅满目地摆在面前的时候,国人们的目光开始向过去寻找,终于从一千七百多年前,牵出华佗的影子,硕果式的放到人们面前,以此来平衡失重的民族自尊。当现实严酷的时候,用回忆和幻想来掩映自身的缺损和丑陋,有时候会是一种流行病。"我们曾经有过,我们以前更辉煌"的观念和谈吐,真叫人恶心!习惯用古人撑门面的群落,其虚弱的内心才是真正的生讹长讹的土壤,何况华佗之讹本身就应该是一个民族千年的悲哀!

    人体外科手术是一门严格的、组织有序的技术。

    医学是一门诚实的、真实的科学。

    科学的思想更应该是现实的,前瞻的。

    过去没有神医华佗,没有了过去的华佗,今天的中国才会格外年轻,充满活力和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