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思考 > 焦点 > 正文
编号:11462283
称“陈晓旭是中医害死的”引来骂声无数
http://www.100md.com 2007年6月28日 新语丝
    称“陈晓旭是中医害死的”引来骂声无数

    卫生部副部长批其不严肃不道德不科学

    何祚庥:我说出来的事实让人不高兴了

    文/本报记者 邓艳玲

    摄影/本报记者 吕家佐

    2007年06月28日青年周末

    文/本报记者 邓艳玲 摄影/本报记者 吕家佐 2007年06月28日青年周末

    “抓住陈晓旭一说,大家都登了,反而我的观点就出来了,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谁理你!”尽管上遭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怒斥“这是借人们喜爱的影视演员攻击中医药的言论,很不严肃、很不道德、很不科学!”,下遇普通网民拍砖“信口雌黄,无聊至极”,何祚庥反而认为自己借陈晓旭一事来说中医,是“非常讲策略的”,也达到了让人们注意中医存在严重问题的目的。

    5月底,当多数国人还在为“林妹妹”陈晓旭的红颜薄命扼腕叹息时,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传出:是中医害死了陈晓旭。发出这个声音的正是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反伪斗士何祚庥。他声称自己就是根据报纸上对陈晓旭去世的报道,得出这个结论的。

    “他这不是瞎胡闹吗?”在网上,他被强烈地质疑和谩骂着。就在他几乎被唾沫淹没之时,6月14日,卫生部副部长王国强在接受采访时,对他进行了严苛的评价。第二日,几乎所有媒体都报道和转载了这一说法,何祚庥也似乎陷入了官方和民间的双重谴责永无翻身之日。但第二日,他就在网上写了一篇措辞毫不客气的文章对王国强加以反驳。

    一直以来,何祚庥就以反对伪科学和学术腐败为公众熟知,而他也因为敢于直言,在多个领域直言为引来无数争议,此次他借陈晓旭得乳腺癌致死来抨击中医甚至引来了官方人士的骂声,这个顽固的80岁老人难道真的觉得自己一点错都没有?

    中医就应该为陈晓旭得死负责 报纸上的新闻报道足以让我下结论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为“青周”):您是在什么情形下说“陈晓旭是中医害死的”?

    何祚庥:我参加全国科技活动周,在南宁给学生们做关于反对伪科学和学术腐败的讲座,有学生问到有关中医的问题,我就说了。

    青周:是您刻意提到了陈晓旭之死吗?

    何祚庥:学生主动问起,我在回答中也就不回避。当时,这是个非常热的事情,我在去南宁的飞机上看的几乎每份报纸上都有对她去世情况、她治病的情况的详细报道。

    青周:您只是通过看报纸也没经过严密的调查研究,就下这么一个肯定的判断,合适吗?

    何祚庥:我和陈晓旭不熟,也只在电视上看过她演的角色,我能去做什么调查研究?也没这个必要,根据各大报纸几乎相同的报道,提供的细节,足以让我下一个基本判断。

    青周:还有不少人看完报道也认为,是陈本人因为讳疾忌医而不愿意看病导致的结果呢!怎么就单单指中医害死她呢?

    何祚庥:事实上她是看的中医,吃的中药。如果她是不愿意就医,既不愿意就中医,也不愿意就西医,因为自己的信仰而死,我没话可说。但事实上她是选择了看中医,吃中药。报道中并没有说她看的中医提醒她去做详细准确的诊断,如果中医也说过这样的话,那就是陈晓旭自己负责任了。

    像季羡林遇到的好中医太少

    青周:那这也说明,这只是陈看的那个中医有问题,怎么能因为一个人的问题进而指责整个行业呢?

    何祚庥:中医就没有癌症的概念!更谈不上有能力去治疗癌症。但相当的中医大夫都宣称自己能治癌,还有众多治癌的特殊办法,也就是“偏方”。

    中医都是这样。季羡林在《病榻杂记》说起自己治病的遭遇,他遇到的那个中医邹铭西算是一个好医生,他不能确诊,就让季羡林另请高明,但这只是极少数。季得的也只是天疱疮,还不是什么癌症之类大病。很多中医是敢宣称,专治西医都看不了的疑难杂症的。

    青周:凭什么西医都治不了的疑难杂症,中医也一定就治不了呢?

    何祚庥:那你中医先把西医能够治愈的大病先治好再说。我们来数一下,历史上的对人类影响的大病是中医治愈或者说可以治愈的?肺结核、伤寒、疟疾、鼠疫、霍乱、天花、盲肠炎(中医又称为绞肠痧)……我不是专业医生,我数不过来,你可以到医院去问,到病人中去问嘛。

    你还可以去翻翻巴金的《家》、《春》、《秋》,林语堂的《京华烟云》,去看看鲁迅的书,太多的文学作品中都有中医怎么耽误病人的。从五四以来,太多的先进知识分子都是反对中医的:梁启超、鲁迅、傅斯年、郭沫若……

    我自己就出生在上海一个封建大家庭,家里看病一定是找上海当时著名的老中医夏应堂。他在我们那个大家庭也是治死了不少人的。我父亲就是其中一个。我父亲26岁去世,得了伤寒。(接着马上起身拿来一本书《走出寄啸山庄》),这本书是我一个堂兄所作,讲的就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事情,在这本书里面,他就好几处提到了夏应堂,夏应堂把他一个姐姐,得天花就没有看出来,几乎治得送命,把一个姑姑治成了傻子。

    一般的伤风、感冒、泻肚子、拉稀中医倒是可以治,但这些小病,很多时候不治也是可以痊愈的。在旧社会,如果大病中医治不了,就有这样一种说法,可以治病不能治命,得了大病命中就该死的。

    青周:西医也照样成批成批的治死人,您为什么只攻击中医,而不去说说西医的弊端呢?这能说明中医就比西医差吗?

    何祚庥:那不一样。西医也会死人,但西医能够告诉你,为什么治不好。中医不是,它治不好了,就告诉你命中该死。盲肠炎,中医叫绞肠痧,不知道怎么治,很多时候只能等死;瘟病,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霍乱,也只能等死。

    夏应堂的儿子叫夏理彬,也是个名中医。夏应堂去世后,就是夏理彬给我们家人看病,就用上温度计了,他也认为温度计比用手摸要准确多了。还有一代人文大师陈寅恪,他家可是中医世家,他都说中医是要不得的。

    中医学泰斗反对中医现代化 农民也都认疗效显著的西医

    青周:中医在我们人民心目中地位还是很高的,这种高地位恐怕也是它长期以来的疗效形成的口碑吧?

    何祚庥:那你就错了,我首先问你,有了大病的时候,你是先看西医还是中医?现在就是在农村,观念也扭转过来了。(何祚庥的爱人庆承瑞插话:我们(上个世纪)50-60年代下乡的时候,农民朋友最认的就是青霉素针,如果发烧得厉害了,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医生给打一针青霉素。)1965年的时候,我在农村搞四清,有一位社员,得了胃溃疡,快要穿孔了,当时我立即做决定把这位社员紧急送到医院,做手术,治好了。社员们说,要靠中医,这位社员就完了。

    现在中医院都是靠西医在维持

    青周:说到医院,现在中医院这么多,不照样在行使治病救人的职责,如果都不能治病救人,也不可能生存下去吧?

    何祚庥:(庆承瑞:最近三个学生铊中毒,第一确诊的就是在中医院。这难道是中医能诊断出来的?分明是西医吧!现在的中医院,你去看看,那里的设备和普通的医院完全一样。)现在你去中医院的诊疗,来了以后先做的检查,那一套完全是西医的套路啊。开的中药里面掺了西药。现在很多所谓的中药里面真正起疗效的是西药成分,只不过是打着个中药的旗号,卖的却是西药。但是这些都不让说。

    完全标准的传统中医院活不下去

    青周:即便是现在中医不能治大病,不代表她不会继续发展,今后不能治大病啊,况且大病不也都是由小病发展来的么?为什么不用发展的眼光来看中医?

    何祚庥:(庆承瑞插话:中医已经存在两千年了,要发展,也早就应该发展成熟了;但问题是,现在的中医泰斗们却在那里说,中医不能变,变了就不是中医了。)他们认为中医的现代化是个错误的口号,认为中医现代化就等于消灭中医,这种认识在中医界是占主导地位的。(庆承瑞:最近在广州开了一个“挺中医”的大型研讨会,所谓“挺中医”认为现在中医院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现在用西医的办法来改造中医也绝对是错误的。)

    对现在中医院的格局他们是坚决反对的,他们认为就应该只使用中医的望闻问切,他们倒是主张要办完全标准的传统的中医院。 这个我赞成!你办吧!所有的现代化装备都不要,连温度计也不要,你就要靠手摸!你就和普通的医院比一下,看到底谁最终能活下去!

    我只否定中医的90% 讲10%精华还是给中医面子

    青周:说来说去,您其实就是要借陈晓旭的死来全盘否定中医罗?

    何祚庥:我没有全盘否认,我只否认90%,我说中医90%是糟粕,10%是精华。是他们说我全盘否认,是他们放大了。我没说要取消中医,但我说要反对中医的90%。现在有人硬说我何祚庥全盘否定中医,是故意歪曲我的理念。他们说不出来反对我的理由,就扣个帽子。

    青周:中医90%是糟粕,10%是精华,您怎么得出这两个数据?

    何祚庥:历史上的大病,对人类有影响的,天花、伤寒、疟疾、鼠疫、肺结核等等,都是西医治愈的,不但治愈了,而且把病原病理都弄得很清楚了。我数出的大病,你能治一个就是10%。还有好多人说我给出这个比例还是给中医面子呢。

    青周:您作为一个搞自然科学的人,最讲究精确的数据了,这样笼统地说90%和10%好像并不符合科学家的一贯做法?

    何祚庥:我讲过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是“伪科学”,阴阳五行理论只是中医的一部分,但我很遗憾,因为这是中医的指导思想,这种错误的指导思想影响的行动比较严重,所以我说它90%是糟粕。

    中西医没法结合

    青周:那10%的精华又指的是什么呢?

    何祚庥:(庆承瑞:无非就是指几千年的中国民间的医学积累了一些有用的经验,也许这可以算作精华,你要问我,精华具体表现在什么地方,我就说有一味中药叫鸦胆子可以来治孩子手上的瘊子)还有就是我小时候曾经手脱臼,是中医的手法弄好了。后来,我把这件事在网上说了,又有好多人告诉我,这在西医是入门常识,是学生在学校里就要学的初级知识,这个我就不知道,到底是西医是学了中医的,还是两家本来就有的。

    青周:您看,现在是人为地把中医和西医分成两个水火不容的体系,但事实上,中医有些东西和西医道理是相通的,那为什么要把它们弄得那么泾渭分明,水火不容呢?中西结合一起发展不好吗?

    何祚庥:发展一个医学体系,最重要的是科学的理论基础作为指引,中医的理念是不准对人体解剖,西医的解剖,要看神经血管,这两者怎么融合?这可不是我的看法。医学界很多人都这样看,举个例子,钟南山院士就说了,中西医的理论没法结合。

    中西医已经结合50年了,结合得怎么样?(50年不是太短了吗?西医好几百年,中西几千年呢?)你以为就我们关心吗?那些搞医学的人比我们关心多了,不是时间长短的问题,问中医大夫,也问中央卫生部,而是根本没法结合的问题。理论体系无法结合。

    抗击非典,都说中西医结合做出来的成就,我就问一个问题,我们因为非典牺牲了200多位医生和护士,在这群人中,有多少是中医?我2003年就在网上提了这个问题,但没人敢回答我。如果一个也不牺牲,就算重大贡献,我不相信!现在都说功劳是中西医结合,我就问中医大夫牺牲了多少位?

    治病不能靠文化

    青周:您把有用的东西就认为是西医的,中医即使有用的也是些没来由的雕虫小技,这公平吗?

    何祚庥:公不公平,推不推崇哪个,要看事实,不是人为拔高,把不好的东西非说成是好的。中医一些有用的东西是可以归到现代医学里去,大量的还是归不进去的,而且还不知道怎么回事。90%糟粕,10%精华,我已经做了定量的分析了,应该说我已经说得够到位了。

    青周:即使如您所说,您怎么就判断这10%就不是中医的主流呢?而且,那90%也许是以我们目前心智尚不能开掘出来的博大精深的内容?您的划分仅仅依靠目前历史上的大病诊疗记录就行了么?

    何祚庥:靠这个难道还不够吗?如果作为医学,绝大多数大病都不能治,那我还能说它是个先进的东西吗?它倒是宣称它可以治愈大病,但它从来不去治现在西医可以治愈的病证,都是我们可以判断的大病之外的,现在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疑难杂症,它就说它可以治了!

    中医自己说,“医者,意也”,意念的意;有时候又说,“医者,艺也”,艺术的艺;有时候又说,“医者,易也”,易经的易;就是不说,医者,科也。现在他们又说中医是文化,我倒是同意他们这种说法,但治病不能靠文化治吧。

    正式署名骂我的还就是王国强一人 中医在癌症的诊断上就该全部否定

    青周:您怎么看待您说出对中医的看法就遭来骂声?

    何祚庥:那有什么关系,我讲的是事实,别人谩骂,事实还就是事实。包括卫生部副部长,他官大,说我“极不严肃,极不道德,极不科学”,我就真的这样了么?他说“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人去世,难道都是中医害死的?更何况,癌症的治疗是所有疾病中死亡率最高的。”我可没那样说,我说的是陈晓旭啊,说的是乳腺癌。

    多数癌症死亡率是高,但乳腺癌不是,如果早发现,80%是能够治愈的。他作为一个卫生部的副部长,就应该告诉人们,应该普及这样的常识;而且同时作为中医药管理局的局长,他应该知道中医药的短处,应该告诉人们,中医是不能治乳腺癌的,应该看西医。中医在癌症的诊断上面就该全部否定!

    他现在是袒护啊。而且他还说何祚庥说了这种情况之后,就是不道德。这作为一个部长说这样的话,太差劲了吧。你是对人民负责呢?还是对你手下的中医负责?

    讲出让人不高兴得事实被说不道德

    青周:您自己并不是医生,对中医的了解会多过一个管理中医药的官员?如此下结论的确不足以让人信服,感觉太武断?

    何祚庥:我讲的也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常识而已。我的确不懂医学,有人比我更懂。(他起身又拿来一本杂志《抗癌之窗》最新一期2007年6月号,他非常认真地把封二上面的主管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国医学科学院,顾问委员会主席吴阶平等人的名字读出,以示这份杂志的专业性和权威性。翻到《陈晓旭不该红颜薄命》这一篇。)写这个文章的人自己在文中称自己是乳腺癌专科医生。他在文章中所讲的,和我所讲的几乎是一个意思。这可是他卫生部主管的一份权威杂志啊,人家也是这样讲的,我把乳腺癌可以防治,早发现可以用西医方法治愈的事实讲出来了,难道不道德了吗?

    事实上是,卫生部门长期在做一些乌七八糟的事情。(翻倒杂志的另一页,《抗癌仙姑“还阳草”骗局始末》读起有关已被他划上线的句子,先是法院1991年法院对这一诈骗当事人判了6年的有期徒刑。),你看,1982年年底,经推荐,又获当时卫生部主要领导同意,王淑华的“还阳草”居然进入中国中医研究院所属的广安门医院,开始了代号为831的临床验证,最后因为无效而告终。这就可以看见这就是他们的传统,中医领导部门会支持这些没有科学根据的偏方,甚至是诈骗,宣称能够治癌。是我武断,还是我尖锐,还是我说的事实让人不高兴了呢?我说话不算尖锐。鲁迅,比我尖锐多了。他甚至说,中医是有意无意的骗子!当然鲁迅比我更有资格说这样的话,鲁迅学过现代医学。

    我坚持的是我弄懂的科学常识

    青周:为什么那么多人要站出来独独骂你呢?

    何祚庥:网上骂我的人都是匿名的,说明那些人找不到可以驳倒我的理由,只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骂骂我。倒是正式署名的就是我们的王国强副部长。

    那些主张一分为二来看中医的人,也承认我讲出了一些事实的真相,中医会害人,是事实,没法回避的事实,但这个事实让他们感到不舒畅。

    青周:但也有不少网友也在说中医治好他们病的例子,为什么他们的说法您不采信呢?

    何祚庥:证明一个全称肯定的说法,孤证不立,要打倒一个全称肯定的命题,一个个案就行了。其实你真要知道情况,你应该去问问医院的大夫,治癌症的大夫,你就可以知道事实到底是什么。现在西医虽然他们在实践中发挥重要作用,但他们不敢对中医说什么,他们也没地方去说。连我这样一个中央卫生部管不着的圈外人士说了一句话,就遭到副部长的迎头痛击,在他们管辖下的西医大夫,还敢说什么批评性意见?!

    现在不是提倡创新吗?创新难道不需要怀疑精神吗?中医是不准怀疑的。谁说中医坏话,就是反对传统文化,全盘打倒传统文化,这没道理啊。

    青周:就是您说,您为什么不用一种能够让普通老百姓接受的方式方法把您认为正确的东西传达出来,而不让人反感呢?

    何祚庥:我觉得我现在的方法很好,抓住陈晓旭一说,大家都登了,反而我的观点就出来了,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谁理你?有人说我炒作,我炒作什么?再炒作我也不会成为著名大夫,也不会有人找我治病!牵涉到社会公众健康,我认为我讲的这种观点需要向社会公众传播。何祚庥从来没说,我的意见都科学,我也没说我什么都懂;我很多不懂,但我现在坚持的是我弄懂了的,而且是普通科学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