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药保健 > 中医性学 > 正文
编号:11718568
房事养生古今谈
http://www.100md.com 2008年12月1日 《现代养生》2008年第12期
     男女性生活,我国古代称之为房室生活,简称房事。人类的生殖、繁衍离不开两性的结合,人类的健康与人类社会的发展也与“性”问题息息相关,因此,以研究和阐明性解剖、性生理、性病理、性心理、性行为、性卫生、性教育、性临床和性治疗等问题的性医学应运而生,并逐步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我国古代对性问题的认识与研究,在两千多年的不断探索中,不同程度地涉猎了上述有关内容,并有不少专著传世,为中医性医学的创立奠定了基础,尤其是许多关于房事养生(性生活保健)的精辟论述,至今仍有重要指导意义和实用价值。现择其中几种颇具代表性的观点介绍如下。

    房事节度观

    古人认为,有节度的性生活对男女双方健康有益,强调在性生活时注意和掌握一定的原则和法度,可以达到防病、抗衰、延年益寿的目的。因此,在两千多年前就总结了“合男女必有则”的养生原则,并提出了以下房事具体节度。

    节度之一 性生活前要互相爱抚。《玉房指要》中说:“凡御妇之道,务欲先徐徐嬉戏,使神和意感,良久乃可交接……交接之道,无复他奇,但当从容安徐,以和为贵,玩其丹田,求其口实,深按小摇,以孜其气。”指出了在性生活前,务必进行爱抚嬉戏,使双方感情融洽,情绪和谐,性欲勃发,并强调爱抚动作要从容和缓,可通过相互抚摸、拥抱、亲吻,以唤起双方性兴奋。

    节度之二 性生活时动作要轻柔和缓。《养生方》指出:“必徐以久,必微以持,如己不已,女乃大合。”意即性生活时动作宜徐缓轻柔,互相体贴配合,使性高潮持续较久,双方都获得极大的性满足。

    节度之三性生活时要有适宜的气候、良好的身体状况及心态。《素女经》写道:“欲知其道,在于安心和志,精神统归,不寒不暑,不饱不饥,定身正意,性必舒迟,深内徐动,出入欲稀,以是为节,慎无敢违,女即欢喜,男则不衰。”在此进一步强调了性生活时的节度,关键在于选择心情舒畅、情志和谐、精神专注,天气不冷不热,饮食不多不少,体力充沛,情绪良好时进行。这样,双方性欲才能自然进发舒展,性生活时阴器宜深入并徐徐摇动、断续抽送,如不违背此节度,则能使女方感到愉悦快乐,男方身体不衰。

    此外,在性生活的节度方面,古人还提出了“弱入强出”、“五常之道”等原则,都是值得进一步观察和研究的。现代性医学也认为,性生活应遵循一定的原则:如注意协调男女性心理、性功能之差异,注意性生活前的准备,注意性生活时动作的柔和与相互配合等等,这与我国古人提出的节度观甚为近似。

    房事损益论

    古人认为,在性生活中有一些做法对人体有损害,而有一些做法对人体有益处。马王堆出土医书《天下至道谈》及《黄帝内经》、《玉房秘诀》等古籍中都讨论了房事损益问题,其中《天下至道谈》对房事的“七损八益”有较为系统的阐述。其所述“七损”为“闭、泄、竭、巾费、烦、绝、费”。据该书原文对“七损”的诠注可知:“闭”是指性生活时阴茎疼痛,精道闭塞,不能射精,甚至无精可射;“泄”是指性生活时大汗淋漓不止,阳气外泄;“竭”是指因性生活无节制,交合频繁,导致精液亏耗枯竭;“巾费”是指想要交合时,却阳萎不举,不能交合;“烦”是指在交合时呼吸急促,神识昏乱,烦躁不安;“绝”是指因女性性冲动较慢,男性如在女性未产生性欲时强行交合,就会严重损害女性身心健康,影响性生活和谐和夫妻感情;“费”是指在性生活时,双方仓促图快,徒然浪费精力,而达不到双方性满足之目的。其所述“八益”为“治气、致沫、知时、蓄元、和沫、积气、待赢、定倾”。据该书原文对“八益”的诠注可知:“治气”是指早晨起床时静坐,伸直腰背,放松臀部,收缩肛门,用意念导气下行至前阴部,使精气流畅,精力旺盛;“致沫”是指呼吸新鲜空气,吞服口中唾液,伸直腰背,蹲成马步姿势,收缩肛门,用意念导气下行至前阴部,使阴液充足,不断产生;“知时”是指在性生活之前,男女双方要互相爱抚,嬉戏娱乐,待双方都产生强烈性欲时再进行交合;“蓄元”是指在交合时要放松腰背部肌肉,收缩肛门,用意念导气下行至阴部,使其充满精气;“和沫”是指在交合时不要急速粗暴,而应尽量轻柔和缓,使阴部分泌物逐渐增多,以润滑双方阴器;“积气”是指在交合时不要贪欢恋快,缠绵不已,或反复交合,而应及时终止,使双方不致过于疲劳;“待赢”是指性生活将结束时,用意念纳气运行于脊背部,不要摇动,收敛精气,导气下行,安静休息片刻;“定倾”是指性生活结束时,应将余精洒尽,在阴器尚未完全疲软时抽出。

    上述“七损”、“八益”论,较为系统地阐述了性生活中几种违背性生活规律,对人体有害的情况及几种顺应性生活规律,结合气功导引对人体有益的做法,并明确指出在性生活中要尽量避免有害的做法(七损),妥善运用有益的做法(八益),使性生活和谐,达到养生健体的目的。

    房事损益论,是我国古代医家在长期生活实践与医疗实践中摸索总结出来的房事养生理论之一,尽管其中有个别差强人意之处,但总的原则和思路仍合乎科学道理和客观实际。特别是以下几个观点,至今仍有现实指导意义:一是指出在性交前,男女双方须保持良好的情绪和心理状态,先互相爱抚温存,嬉戏娱乐,融洽感情;二是指出女方性冲动缓慢,男方要善于等待,并主动激发女方性欲,如女方无性要求时,男方不得强行交合;三是指出性生活时,男方不要急速粗暴,以免损伤女方身心健康;四是指出性生活要及时结束,不可贪欢恋战,逞一时之快,疲劳过度而损害身体。现代许多性学专家也十分强调性交之前性唤起的重要性,男女性心理、性功能的差异性及夫妻间性生活互相调适的重要性,虽然认识角度和表述不完全相同,但其用意是一致的,因此,人们在性生活实践中,可古今参照,互为补充。

    房事宜忌说

    古人认为在性生活时有“宜”有“忌”,必须要选择适宜的时间、地点、气候和良好的身体状况、心理状况,而避免在疲劳过度、身体虚弱、大病未愈、情绪不佳、饥饿饱食、月经来潮、便后、浴后、醉酒之后过性生活。如《素女经》提出房事“七忌”,即第一不宜在月初、月中、月末和火神忌讳之日进行;第二不宜在雷电交加、暴风疾雨、天昏地暗之时进行;第三不宜在刚进饮食尚未消化之时进行;第四不宜在刚解小便之后进行,第五不宜在做事或步行过度劳累之时进行;第六不宜在刚洗完澡、头部及身体潮湿时进行;第七不宜在长时与女性交谈,阴器过度勃起,阴器伤痛时进行。

    此外,《广嗣纪要》还提出了房事“三虚四忌”,即“三虚者,谓冬至阳生,真火正伏,夏至阴生,真水尚微,此一年之虚也;上弦前,下弦后,月廓空,此一月之虚也;天地冥日月,此一日之虚也。遇此三虚,须谨避之。四忌者,一忌本命正冲,甲子庚申,晦朔之日;二忌大寒大暑、大醉大饱之时;三忌日月星辰,寺观坛庙灶墓之处;四忌触忤恼怒,骂嚣击搏之事。”古人在此明确指出性生活应避开冬至、夏至、月初、月末及凌晨、黄昏、甲子庚申、严寒酷暑、醉酒饱食之时,以及寺庙、井灶、坟墓、太阳与月亮直接照射的地方,且不宜在情绪不好、烦躁大怒、打架骂人之后进行。

    古人总结的上述性生活宜忌,涉及到时间、地点、气象、体质、生活、情绪等诸多因素,虽有个别封建迷信之言,但不少从实践中总结的经验,是可以作为借鉴的。现代性科学的研究也认为,人的身体状况由于受生物钟的影响,呈一定的周期性,性欲和性能力在不同的时间也有强弱之别,而且还与气候、环境、情绪密切相关。因此,强调夫妻性生活应选择适宜的时间和环境,营造一个温馨的气氛,并在情绪良好、身体健康、体力充沛时进行,以利于融洽夫妻感情,提高性生活质量,而不宜在疲劳过度、身体虚弱、饥饿或饱食、情绪低落或烦躁不安时进行,以免损伤身体和影响性生活质量。

    综上所述,我国古人对房事养生问题,既有较全面的感性认识,也形成了较系统的理性认识。他们提出的“房事节度观”、“房事损益论”、“房事宜忌说”等等房事养生理论,涉及到性生活保健的诸多方面,其中,大部分内容已被现代性医学研究证明是正确的,还有一些是现代性医学尚未认识或认识不一致的,有待进一步研究和总结。本文择要地介绍了我国古人关于“房事养生”的主要观点和现代性医学的有关知识,旨在让读者对性生活保健问题有个初步了解,并能在实践中加以运用,以达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之目的。〖编辑:安然〗 (王 敏)


    参见:首页 > 中医药 > 中医药保健 > 中医性学